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侠义英雄展昭完结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1)
  夜色清凉,天空中冷月如钩,湖面上波光和月光的摇曳中升腾起一层白色的水气,云雾般缭绕着湖中的孤岛。岛上道路崎岖山势险恶,在夜色中也辩不出方向。
  突然,一叶扁舟自雾中穿出,径奔岛上而来。舟头昂首伫立着一个青年,剑眉深锁虎目含威,穿一身枣红色的侍卫服,头带黑帽,脚穿官靴,铁臂环抱的胸前,斜靠着一把乌鞘长剑,鲜红的剑穗在夜风中飘荡,正是南侠展昭。
  扁舟破浪前进,陷空岛逐渐的逼近眼前,如同一只巨兽般向下俯视着。虽然感觉到了一阵阴森险恶的煞气,可展昭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挺立船头。
  田太守畏惧白玉堂的恶名,没有派来一兵一卒,但展昭英雄盖世,即便陷空岛是龙潭虎穴,他也毫不在意。世人都欺善怕恶,可南侠却深信邪不胜正,一腔热血沸腾,他甚至等不及天亮,毅然孤身闯入陷空岛来。
  船在山坳中靠岸,展昭大约审视了一下地形,趁着月色走上山岭,直奔五鼠居住的卢家庄。
  临行的时候,田太守曾劝戒他道:"陷空岛险恶异常况白玉堂又是极有本领之人,他既归入山中,难免埋伏圈套。!"展昭心里寻思着,自己一人上岛,毕竟危险重重,虽然和白玉堂没有深交,但平素又无仇隙,当用侠义感化于他,希望白玉堂能因此感悟,同他回开封了结此案。
  但是他却不知道白玉堂因意气之争而偷走三宝,归根结底却和展昭自己有重要的干系,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展昭被皇上送了个"御猫"的名号,才引起江湖人称"锦毛鼠"的白玉堂的不满,兴风作浪处处作对。所以才迫使展昭孤身陷空岛要和白玉堂做一个了断。
  卢家庄说是庄园,其实却是壁垒森严的山寨,展昭来到近前,只见一带高墙极其坚固,有个大栅栏门关闭,上前推了推,门从里面锁着。于是折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片,敲着栅栏,高声叫道:"里面有人么?"只听里面应道:"什么人?"展昭应道:"俺姓展,特来拜访你家五员外白玉堂。"里面的人口气轻浮的道说:"不是号称南侠御猫的展护卫么?"展昭道:"正是。你们当家的可在么?"里面的道:"在家,在家。等了展大侠好些日了。请稍等片刻,容我禀报。"一时便没有了声息。
  展昭在外呆等多时,总不见出来,心里有些不耐烦起来,又敲又叫。忽听得从西边来了一个人,嘟嘟嚷嚷道:"你是呀?半夜三更这末大呼小叫的,连点规矩也没有!你若等不得,你敢进来,算你是好的!"说罢,又拧身走了。
  展昭听对方语气轻蔑,不由得大怒,暗道:"可恶这些庄丁们,岂有此理!这分明是白玉堂吩咐,故意激怒我。谅他纵有埋伏,我南侠难道就怕了他?!"想到这里,将手扳住栅栏,一翻身两脚飘起,倒垂势用脚扣住,将手一松,身体卷起,斜刺里抓住墙头。往下窥看,却是平地。展昭恐有埋伏,又投石试探了一下,方才转身落下。
  月光被房屋掩隐,两旁边黑漆漆的看不清楚,连个人影儿也没有。上了台阶一看,双门大开,门洞高悬着铁丝灯笼,上面写"迎祥"二字。
  展昭暗道:"姓白的必是在此了。待我进去,看看如何。"一面迈步,一面留神。
  进了二门,仍是谨慎而行。正中五间厅房却没有灯光,正在犹豫,却见东角门内隐隐透出亮儿来,不知是什么地方。
  上了台阶,往里一看,见东面一溜五间平台轩子,俱是灯烛辉煌,门却开在尽北头。
  到了北头,见开门处是一个子口风窗。将滑子拨开,往怀里一带,觉得甚紧,只听咯吱吱咯吱吱乱响。开门时见迎面有桌,两边有椅,一人穿松绿的花氅的男人在屋里一闪身进里间屋去了。
  展昭暗道:"这必是白老五,不肯见我,躲向里间去了。"连忙跟入里间,掀起软帘,又见那人进了第三间,却露了半脸,颇似白玉堂的摸样。又有一个软帘相隔。
  展昭忍不住心头怒火道:"到了此时,你纵然羞愧见我,难道你还跑得出这五间轩子不成?"赶紧一步,已到门口,掀起软帘一看,这三间却是通柁,灯光照耀真切。见他背面而立,头戴武生巾,身穿花氅,露着藕色衬袍,足下官靴,俨然白玉堂一般。
  展昭喝道:"白庄主请了,展昭有事求见。"
  呼之不应,及至向前一拉,那人转过身来,却是一灯草做的假人,展昭心中诧异,已知中了圈套。说声:"不好!"才要转身,哪知道脚下早踏住了锁簧,等翻了木板,展昭不及腾挪,身体直落了下去。
  (2)
  展昭误中机关,地上木板翻转,他整个人掉落进陷阱中去。
  人在空中,只见四下漆黑一片,南侠只觉浑身被绳索缠绕,竟然丝毫不能动弹。
  又听见一阵锣声乱响,外面众人嚷道:"抓住咧!抓住咧!"几个庄顿着灯笼火把冲进密室里来,原来木板之下,另有一间屋子,半空中悬着一个皮兜子,四面皆是活套。展昭掉在里面往下一沉,四面的网套儿往下一拢,有一根大绒绳总结扣住,再也不能挣扎。
  展昭深吸一口气,反肘欲拔剑突围,被一个庄洞破,忙喝道:"将他手中宝剑摘了!"⊥有人上来从网眼中夺他手中武器,展昭还待挣扎,其余几个庄丁立刻挥舞着棍棒朝他身上打来。南侠被罗网所困,根本无法闪躲,几棍重重落在他身上,一疏神,宝剑也被掣了出去。
  "这家伙还不老实,须得好好的教训,杀杀他的威风!"一个庄丁胡奇一边抽打展昭一边怪叫道。
  一时间棍棒如雨点般向展昭身上招呼,打的吊着展昭的绳网在空中如同陀螺般旋转,展昭无法躲闪,只得运功拼力忍受,猛的一棍正打在展昭额角,展昭一声闷哼,只觉眼前一黑,人影都模糊了起来。
  眼看着束缚在罗网中的南侠没了反抗的力气,几个庄丁这才住手,将一副手铐伸进网络中反铐了展昭的双手,又在他双脚上钉一条铁镣,这才放低绳索,将展昭从绳网中解放出来。
  "这只猫狡猾的紧,可要小心伺候!"一个叫胡烈的为首的庄丁嘱咐道。他和兄弟胡奇都是白玉堂新近结识的朋友柳青引荐来陷空岛的,仗着白面判官柳青和锦毛鼠白玉堂交好,兄弟两个自然也威风了不少。
  这时胡奇又取一条长绳在手,搭在展昭颈项上,从两边反绕住双肩,将胳膊在身后绑紧,又在胸前捆了数十匝。
  〈着被绳捆索绑,铐镣加身的展昭,众人哄笑起来。
  "都说这个南侠如何武功盖世,我看也不过是个愚蠢的家伙而已!"胡奇挖苦展昭道。
  胡烈上前扳住展昭的脸揶揄道:"长的如此魁梧英俊,原来是个草包饭桶!"展昭猛的侧头甩开家丁捏着他下巴的大手,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叫白玉堂出来,有本事来一对一的较量一翻!"那胡烈先是吃了一惊,见身边的人将被绳索捆绑的展昭牢牢按住,随即冲上前去揪住展昭的头发,正反开弓的抽了几个耳光,骂道:"你一个阶下囚,也配提我们五爷的名号!"又将一口浓痰"呸"的一声吐在展昭的脸上道:"没受过教训的野狗,怎么能见我们当家的?4来需要大家好好的调教一番才是!"展昭被那家丁打的眼前金星乱冒,脸上糊着一口浓痰,散发的气味令人作呕。展昭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只气的浑身发抖,可手脚上锁着沉重的铐镣,浑身又被绳索捆绑牢固,被几个家丁推搡着,身不由主的走出密室,来到上面的平台轩子。
  那个为首的家丁胡烈在屋子正中一张椅子上坐下,架着二郎腿悠闲的晃着,吩咐将展昭押至他的面前。
  "还不下跪?!"家丁见展昭昂首挺胸傲然站立,不禁怪叫道。
  "哼!我展昭上跪苍天正义,下跪天子父母,怎能跪你们这群宵小!"展昭剑眉一轩,仰起头不屑的道。
  "岂有此理!你还以为这里是开封府,你以为你还是江湖上的南侠?今日你已经是我们五爷的阶下囚了,居然还敢嘴硬?"胡烈气势凶凶的道。"来人,给他点颜色瞧瞧!"话音一落,几个家丁立刻挥舞棍棒朝展昭的腿弯处横打过来。展昭运起神功,不管如何拷打就是不屈膝下跪,尽管他一身练就上乘武功,棍棒一时伤不到筋骨,却仍然打的他双腿隐隐生痛。
  展昭一边尽力忍受着拷打,一边怒喝道:"去叫白玉堂出来说话!""五爷是我们的当家,自然更是你的主子,见是一定会让你见的,不过要先让你学些见到主人需要遵守的礼节!"胡奇挥舞着棍棒奋力一棍抽在展昭小腿上,棍子"乓!"的一声断成两截。
  展昭一声闷哼,拖着铁镣向前跌出两步,终于挺诅烈的疼痛,仍然屹立不倒。众人看见断裂在地上的棍子,也被展昭的气势震慑,大家楞在当地没了主意。
  "这小子骨头倒硬!"胡奇拎着棍子气喘吁吁的道。
  "到了这里还充英雄好汉,我倒要看他有多大能耐!"椅子里坐着的胡烈嘿嘿笑了几声,长身站起,走近展昭的面前。伸手揪住展昭的头发,用手掌轻拍着展昭的脸道:"展大侠长的如此英俊不凡,倒是要好好伺候的!"突然就在展昭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做什么?"展昭怒喝。却警觉对方的手已经伸入自己怀中胡乱的揣摸起来,展昭心里暗惊,欲待挣扎却被绳索捆定,丝毫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那家丁解开自己的裤子,一双湿润绵软的手直伸进他的裤裆里去。
  (3)
  展昭的阳具被那个家丁胡烈握在手中,反复的摩挲把玩起来。
  绳索紧紧的捆绑着他的胳膊和身体,手脚反锁着铁链被一帮人看押着,胡烈被白面判官柳青调教的技巧娴熟,一只手揪着展昭的头发,用舌头吮吸着他的耳朵,另一只手则在他的裤裆里熟练的拨弄。
  展昭终于明白对方是要强迫自己射精的时候,阴茎已经在对方顽固的套弄中逐渐的勃起了。
  他心里一阵恶心和愤怒,大叫道:"…你……你要做什么?…啊……住手!啊…快住手!"∩是他越是挣扎抗拒,下体反而更加迅速的坚硬起来。
  胡奇蛮横的扯下展昭的裤带,他的裤子立刻掉落了下来,堆积在带着脚镣的小腿上。上衣被掖在捆绑着身体的绳索上,展昭那只年轻昂扬着的阴茎立刻暴露在众人面前。
  通红坚硬的阳具在胡家兄弟的挑逗下已经完全膨胀,充血的龟头泛着诱人的光亮,一滴透亮的液体从马眼里缓缓渗出。
  "展大侠也有骨软筋酥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这硬汉子究竟有多硬!"胡烈说着话,伸手按动展昭裤裆里挺立着的阳具。那棍子立刻如同弹簧一样上下跳动起来,引起身边众人的哄笑。
  展昭受此侮辱,又羞又怒,心里想克制住身体的反应,然而下体竟然控制不住的兴奋起来。如此辛苦的忍耐,展昭的额头泌出了汗水,胸膛起伏着,呼吸也急促起来。到了后来,只有要牙齿紧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屈辱的呻吟。
  "这个大侠好象还没享受过这种滋味哦。"一旁的胡奇说着话,更蹲下身去用手抚摩展昭的睾丸和大腿。
  展昭脸涨的通红,被捆绑在绳索里的身体完全绷紧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步步的走向高潮。
  〈着展昭仰着头艰难的忍耐,胡奇一边更加出力的掳动着他的阴茎,一边调戏着道:"咦?!展大侠怎么不骂了?你骂的大家好兴奋呢!"屈辱和愤怒的痛苦折磨着展昭,他的身体克制不住的颤抖着,想要出声,从嘴里发出的却是几声压抑着的断续的呻吟。
  胡烈感觉到手中展昭的阴茎愈发的火热坚硬,一边加劲套弄一边向身后押着展昭的家丁使个眼色,立刻,身后的人抡起手中的木棍抽向展昭的腿弯。
  完全不曾防备的展昭被一棍打个正着,双腿虽然勉强站住,却已经颤抖不已,同时,一股精液随着他沉闷的嘶鸣而迸射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一棍打在腿上,展昭再也支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在了胡烈的面前,阴茎离开了家丁的掌握,兀自震动着射出一股一股乳白色的浆液。
  "占着便宜才肯学乖啊?"胡奇将满是黏液的手在展昭的脸上涂抹着,讥笑道。
  展昭还待挣扎着站起,早被胡奇用绳索将他曲起的双腿捆绑缠绕在一起,再也动弹不得。
  为首的家丁胡烈得意的坐回椅子上去,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展昭,继续命令道:"现在下跪是学会了,接下来给我磕头吧!"〈展昭不理睬他,几个家丁立刻按住展昭的头向下使劲,却始终无法凑效。
  胡烈恼怒起来,脱下一只鞋子劈头盖脸的砸向展昭。"还充硬汉?!"他跳起来,将另一只鞋子也扔在展昭脸上。"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喽!"他又走到展昭面前,脚上穿的一双满是污垢汗渍的粗布袜套散发着酸臭的气味。嘴里咒骂着,胡烈伸出一只脚来,用脚尖在展昭射在身前的精液上蘸了几下,转到展昭的身后,抬起脚尖顶在了展昭的屁股下面。
  展昭只觉得滑腻的袜子在自己的屁股缝里来回涂抹摩擦着,然后停在了他的后庭处,那只粘湿的脚尖开始在他的身体下面转动着试图塞进他的肛门里面。
  展昭本能的向上抬身,但是绳索将他的双脚分别牢固的捆绑在大腿的根部使他保持跪姿,家丁的一只脚趾已经塞入他的肛门。
  "…啊……住手!"下体的刺痛使展昭发出痛苦的叫声,他的身体在绳索中无助的挣动着,但随即被身边的几个家丁强行按住。
  "给爷爷们一人磕三个响头,我们就饶了你!"胡烈气焰嚣张的道。
  那只塞进肛门的脚趾来回转动着,粗糙的粗布袜子摩擦着肛门里细嫩的肌肉,让展昭痛的死去活来,挣扎着喊道:"我展昭今日既然落在你们手中,只求速死!休要羞辱于我!"胡奇嬉笑道:"我们就是要羞辱你,你又能如何?"一边说话径自又将展昭还残存着精液的阴茎抓在手里玩弄起来。
  二 通天窟
  (1)
  "想不到白玉堂的手下是如此一帮宵小败类!"展昭忍着疼痛愤怒的骂道。
  "妈的,罗嗦的紧!"为首的家丁胡烈不耐烦的道。他取回塞在展昭屁股下的脚,将那只粘湿滑腻的粗布袜子脱下来递给胡奇,命令道:"封嘴!"胡奇答应一声,接过袜子,那双布袜子湿腻腻,粘着展昭的精液,散发着酸臭的气味。胡奇忍不住笑道:"快来尝尝爷爷的臭袜子!"将袜子团成一团,就来捏展昭的嘴。
  展昭一边挣扎反抗一边大声怒骂:"…你……你们这…群卑鄙……卑鄙无耻之徒……"猛然胡烈将一只肥大的脚趾恶狠狠的插入展昭的肛门中去,展昭疼的一声惨叫,那团蘸着自己精液的肮脏布袜立刻毫不留情的将他的嘴塞了个结实。胡烈又除下另一只脚上的布袜打横绑在展昭的嘴上,将口腔里的布团固定住。
  这一下展昭连话也说不成了,嘴里塞着布团,绑在脸上的袜子更连鼻子都一起蒙住,呼吸着酸臭的气息,他的阴茎却在淫乱中又一次坚硬。
  胡烈挑动脚尖,展昭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他的身体被迫前倾,ninilu期待你的到來男人隐秘的部位展现出来,只见浓密的黑毛下,紫红色的肛门正紧张的闭合着,仿佛嘴巴一样吮吸着家丁插入其中的脚趾。
  "这么紧的屁眼,一定没有人用过吧?!"胡烈狞笑着又将脚趾深入其中。
  展昭只觉得那只汗湿粘腻的脚指头在自己嘴羞耻的地方挑动,伴随着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他的阴茎却被逗引的亢奋起来。
  "…呜呜……"他努力的挣扎着,试图阻止那只脚粗暴的进入。
  胡烈猛的抽回脚,踢着展昭挺直的阴茎道:"这样就兴奋了?还有更爽的呢!"展昭阴茎上残存的精液都被涂在了肛门上,胡烈按低展昭的身体,从胡奇送过来的一个黑木盒中操起一只短粗的阴茎形状的棒子不由分说的插进展昭的肛门。
  "…啊……啊……呜呜…呜呜……"粗粗的棍子慢慢的探索进去,展昭疼的浑身颤抖,塞着布团的嘴里模糊不清的喊叫着。
  "怎么样?是不是知道听话了?"胡奇让展昭夹着棍子跪在面前,一边抓住展昭的阴茎手淫,一边得意的道。
  那只棍子突然狠狠的更深的插入,展昭疼的浑身的肌肉绷紧,可阴茎偏偏在淫乱中更加的坚挺膨胀。他英俊的脸上露出极度痛苦和屈辱的表情,虎目圆睁,如要喷出火来。
  〈见展昭不屈的瞪视着自己,胡烈冷笑道:"真是个硬骨头!来啊!教导一下我们展护卫,怎么给主人磕头!"话音一落,展昭肛门里塞着的棍子立刻被胡奇抓住,那家伙拽着露在肛门外的一头向上抬起,展昭只觉得下体剧痛,身不由己的弯下腰去。莫大的耻辱一点点摧残着展昭的意志,那只棍子被更高的上抬,展昭的头终于在压迫下触到了地面。
  胡烈立刻伸脚踏在了展昭的头上,哈哈大笑道:"你终于知道自己的地位了?!"屁股已经高高的撅起,插在肛门的棍子笔直的向斜上方竖着,胡氏兄弟让展昭保持着这个耻辱的姿势,然后将他坚硬的阳具从两腿间拉向后面继续抚摩玩弄。
  "…呜呜……"展昭痛苦的忍受着侮辱和折磨,肛门处的疼痛和阴茎上传来的快感交织着让他有种晕眩的感觉,这一次射精甚至连展昭自己都没有察觉,在一片哄笑声中,胡奇用沾满精液的手将那只假阴茎完全的插入展昭的肛门,并用刑具末端的皮绳捆绑在展昭的腰上,将木棒固定在展昭的身体里。
  …受了这样一番折磨蹂躏,在一群家奴面前下跪磕头,男人最隐秘的肛门里塞着木棍,并且被强迫射精,展昭坚强的意志几乎被完全摧毁。嘴里塞着袜子又咸又腻,鼻子里也呼吸着袜子上的酸臭气味。展昭低垂着头,任凭家丁们对他奚落和嘲笑。
  此时为首的庄丁胡烈说:"此时天有三鼓,暂且不必回禀五爷,且把他押在通天窟内收起来。我先去将这宝剑交明,然后再去回话。"说罢,几个家丁将绳捆索绑的展昭从地上拽起来,出了平台轩推推拥拥的往南而去。
  ∩怜展昭周身被绳索捆定,双手反锁,双腿拖着脚镣,脱在脚踝处的裤子更拖拉着妨碍了行动,肛门里还塞着木棍,被押着一步一挨的往前走,每一步迈出,身体都疼的颤动不已。稍微迟缓些,身后的家丁立刻拳脚相加。
  受了这么些个打击,展昭再也无力反抗,只得竭力前行,挂在两腿间的阴茎随着他身体的颠簸左右晃动着,已经冰凉的精液顺着大腿向下流淌着。
  走不多一会,只见有个石门,却是由山根凿出来的,虽是双门,却是一扇活的,那一扇是随石的假门。假门上有个大铜环。庄丁上前用力把铜环一拉,上面有消息将那扇活门撑开,刚刚进去一人,胡奇这才将展昭堆在小腿上的裤子提上来,草草的系上带子,随手一搡,将展昭推入洞中。
  (2)
  展昭被胡奇猛的一推,踉跄着走进石洞。他人还未站稳,身后庄丁一松手,铜环往回里一拽,那扇门就关上了。此门非从外面拉环,是再不能开的。
  脚镣声响,展昭挪着脚步向里走去,觉得冷森森一股寒气侵人,原来里面是个嘎嘎形儿,全无抓手,用油灰抹亮,惟独当中却有一缝,望时可以见天。展昭这才知道为什么这里叫通天窟。借着天光,又见有一小横匾,上写"气死猫"三个红字。匾是粉白地的。展昭到了此时,心里愤怒屈辱交集着,又多添了悲哀和无奈,不觉心里感慨着:"哎!我展熊飞枉自受了朝廷的四品护卫之职,不想今日误中奸谋,被擒在此。"展昭正自思索,忽然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个人战战兢兢的走出来,倒把展昭吓了一跳。
  那人也带着手铐,却是锁在身前的,他上下打量面前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上的侍卫服被绳索捆的凌乱,手脚上锁着铐镣,又仔细看去,见被绳索捆绑着的青年高大魁梧,一双剑眉飞扬,两只虎目含威,嘴却被绑着,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那人试探着走前几步,解开展昭绑嘴的袜子,将口中的布团掏出来,又走到展昭身后来解他身上的绳索。
  展昭忙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低头费力的解着绳索,原来展昭刚才一翻拷打折磨中使劲的挣扎反抗,绳索竟都勒入肌肉里去了,好不容易解开了绳头,那人才出了口气将绳索逐一褪下来,但手脚上的镣铐却无法解脱,那人退后一些道:"小人姓郭名彰,乃镇江人氏。只因带了儿上瓜州投亲,不想在渡船遇见头领胡烈,将我父子抢至庄上,欲要将我儿与什么五庄主为男宠。我不答允,谁知他登时翻脸,说小人不识抬举,就把我捆起来,监禁在此。"展昭一听到男宠二字,又想起自己所受羞辱,心里不禁一惊,想着还不知有谁和自己同样遭遇,更激起英雄气概,气冲牛斗,一声怪叫道:"好白玉堂呀!你做的好事,你还称甚么义士!你只是绿林强寇一般。我展熊飞倘能出此陷阱,定与你誓不两立。"郭彰就问展昭因何至此,展昭便将白玉堂开封盗宝的事情说了一遍。自己遭胡烈胡奇兄弟擒获羞辱的事情自然隐过不提,他站在那里述说,塞在肛门里的塞子好不难受,只是双手被反锁在身后无法打开,又有郭彰在一旁,他只有强自隐忍。只一会工夫,展昭就觉得憋涨难耐,连忙退后两步,靠在岩洞的石壁旁站立。
  此时已交四鼓。忽然外面人声嘈杂,早见呼噜噜石门已开。胡烈胡奇兄弟两个恭敬的迎进一个人来,展昭以为是白玉堂,怒道:"姓白的,你做的好事!"却见来人白面微须,却是白面判官柳青。柳青窥伺白玉堂美色,与之结交,天天酒色相陪,让白玉堂对他言听计从,他在陷空岛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党羽,并把得力的心腹胡烈胡奇叫来帮忙。白玉堂年少气盛,虽惯闯江湖又怎知道床第之间的龙阳秘事,天天和柳青消魂玩乐,哪管得了其他。
  只是这柳青与白玉堂相处的久了,逐渐的厌倦起他来,加上陷空岛也逐渐的被他控制,就又打起展昭的主意来。柳青早垂涎展昭英雄品貌,只苦不能得手。当他知道白玉堂对展昭被封为"御猫"耿耿于怀,立刻唆使白玉堂盗窃三宝,果然引得展昭独上陷空岛,落入他布置得陷阱之中。
  方才他正与白玉堂在房内淫乱,听得心腹胡烈报告已经抓获了展昭,心里兴奋,脸上却不动声色,用酒将白玉堂灌的烂醉,这才急忙带着人往关押展昭的通天窟而来。
  此时展昭挺立在他面前,虽然带着手铐脚镣,却掩不住他英雄本色,粗犷豪迈的江湖侠客与高傲乖张的白玉堂比较,又是另一种美丽。
  当下佯作吃惊道:"嗳呀!原来是展兄。手下人如何回说我是刺客呢,实在不知。"嘴上说话,却并不解开展昭手脚上的刑具。
  展昭一见柳青,心里已经隐隐知道事情的端倪,原来白面判官在江湖上素来名声不好,柳青更在一次猥琐骚年之时,被展昭抓获,后立誓改过才得逃脱。此时自己独闯陷空岛,万没有想到会落入昔日仇家得手中。
  当下双目一瞪,吆喝道:"你去叫白玉堂来,他将俺展某抓住,便要怎样?""和我说也是一样!"柳青一脸淫笑,看着愤怒不屈的展昭,心头更是喜欢,忍不淄拿手来摸展昭的胸膛。
  展昭厌恶的一闪身道:"你只叫白玉堂来说话!"柳青有些不悦,缩回手来脸涨的通红,冷冷的哼了一声。
  旁边的胡烈见主子生气,连忙道:"就是白当家的对我家主人也礼敬有加,你一个囚犯如此嚣张!刚才的好戏这么快就忘了,不会记吃不记打吧!"说着就和胡奇两个人跳过来按住展昭,要让他给柳青下跪,展昭如何肯跪,正要挣扎,双臂早被胡烈兄弟按住。
  (3)
  胡奇又拿起地上的绳索来将展昭五花大绑起来。
  〈见展昭被麻绳捆的如同肉粽子一般,柳青又兴奋起来,问道:"方才有什么好戏?"胡烈嘿嘿笑着,猛的一把脱下展昭的裤子,展昭被绳索捆的动弹不得,眼睁睁被脱下裤子,三条皮绳固定在裆部的刑具立刻显露出来。
  旁边的郭鄣乍见一只粗木棒被塞在展昭结实挺立的屁股缝里用皮绳栓着,也不知道塞进去多深,只吓的一声惊叫,又连忙伸手将嘴捂住。
  柳青笑道:"果然有些意思。"见一旁的郭彰惊的目瞪口呆,于是又道:"那就再演一出戏让我来欣赏一下如何?"一边说一边扣指敲打展昭的阴茎。
  展昭怒道:"淫贼,休要羞辱于我!"
  柳青哪里理会,反而将展昭的阴茎抓在手里,拽着那只肉棍向郭彰走去。
  展昭嘴中痛骂,但是却无法反抗,柳青的手握着他的阳具一扯,他身不由己的跟着柳青走到郭彰面前。
  "你不是想走吗?实话告诉你,你儿子我也玩的腻了,只要你吃一回展大侠的鸡吧,我就放你们父子回去!"柳青握着展昭的阴茎根部,在郭彰的面前晃动着。
  男人的阳具在柳青的抚摩下逐渐傲然挺立,郭彰只觉得一阵做呕,却又不敢躲闪。只听柳青威胁道:"你要不想吃,那我只好叫你儿子来吃喽!"郭彰一听,心里气苦,连忙道:"千万不要!我…我吃就是!"一边说一边张开口,将展昭的阴茎含进嘴里。
  展昭还想挣扎,身子被胡奇胡烈押着向前一推,阴茎反而完全没入郭彰的嘴里。
  郭彰被展昭年轻坚硬的阴茎直捅入喉咙,发出痛苦的惨叫。
  柳青哈哈狂笑着道:"全吃进去,不许偷懒哦!"展昭怒道:"你这个禽兽,真后悔当初展某没有将你碎尸万段!""你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只不过我可不想杀你,我可要体会一下南侠的屁股呢!"说着话,松开展昭腰上的皮绳,将插在展昭肛门里的假阳具拔了出来。
  "…啊……你…这个畜生!"展昭疼的一声惨叫,胡烈早拾起那团袜子,又塞进展昭的嘴里。
  "你还是闭上嘴慢慢的享受吧!"胡烈拍打着展昭英俊的脸道。
  此时柳青早已经按捺不住,掏出流着淫水的阴茎顶在了展昭的肛门上,腰上一使劲,将那根又大又粗的阳具塞入展昭的肛门。
  展昭嘴里发出闷哼,自己的阴茎也被推入郭樟的口腔深处,他那年轻英俊的脸上痛苦的欲望并存的表情更让柳青兴奋,他抓住展昭结实宽阔的双肩,将南侠的身体固定住,阴茎狠狠的向展昭的身体深处捅去。
  塞着臭袜子的嘴里发出屈辱的呻吟,自尊和威严在凌辱下被摧残着。
  柳青疯狂的操着展昭的肛门,他的阴茎"扑哧…扑哧…"的插入南侠的屁眼里。南侠展昭被操的双眼发迷,浑身大汗,嘴里发出模糊的哼鸣。自己的阴茎也随着身后的碰撞在郭彰的嘴里快速抽送着。
  终于一种晕眩的感觉袭来,展昭的阴茎急速抽送,连续几股白色的精液喷入郭彰的嘴里,郭彰痛苦的闭上眼睛,将南侠的精液全部咽了下去。
  ∩此时身后的柳青却仍然没有停止,展昭的肛门被操出了血,火辣辣的疼。柳青却插的更加用力和深入,展昭又羞又怒,可身体被绳索捆绑,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却也奈何不得柳青。只觉得一根粗硬火热的棍子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自己射过精的阴茎随着身体的颤动而夸张的摇晃不休,上面还粘连着残存的精液。
  展昭只得闭上双眼,默默忍受着身后得撞击。
  柳青干得一身大汗,呼吸急促,仍然觉得不过瘾,伸脚踹向展昭的腿弯,喝令道:"跪下!"南侠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展昭想要挣扎,但绳索铁链却牢固的捆绑着他,身体被按住,南侠象狗一样趴在地上,屁股对准柳青,柳青坚硬的阴茎再次恶狠狠的插入展昭的肛门。
  展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被撕裂一般,那只火热的棍子插入自己最羞耻的地方,而自己却象只狗一样挨操。可自己的阴茎在此时却逐渐的坚硬起来,展昭的头脑混乱了,眼前的景物都变的模糊不清。
  猛然柳青用手掌抽打着展昭的屁股,喘息着道:"爷爷还没爽呢!把屁股给我夹紧!"展昭羞辱的呜咽着,却只得把肛门肌肉收紧,柳青插的更加兴奋,阴茎在展昭体内连续的抽动,展昭只觉得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入直肠深处。
  柳青将阴茎从南侠的身体里蛮横的拔出来,展昭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柳青上前一步,掏出展昭嘴里的布团,不等展昭喘息,把粘满黏液和展昭肛门里污物的阴茎塞进南侠的口中清洗起来。展昭恶心的想要呕吐,却被操的没有一丝力气,只有任凭柳青将阴茎在他的嘴里胡乱的捣动。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