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孔雀王之尸解仙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序章
  天地之间有光明亦有黑暗,森罗万物自有其运行之道,天界里有神佛,地界 里有阎王鬼卒,人间亦有不断想超脱生死以求永生的各类修练之人、妖,为善者 自能修炼成神仙,一念之差为者恶便沦落成妖魔邪道。在那幽黯深处正有许多昏 暗不明的妖魔鬼怪,正窥伺着人间┅┅「祥灵寺」是一座建有近百年的古庙,寺 中主神为大日如来,一日寺中高僧美童大师於坐关静修八年后坐化,奇怪的是寺 中其它僧人对此事似有难言之隐,一直不愿多谈。只是悄悄地自行处理,似乎不 愿外人知闻此事。
  祥灵寺大殿中,随着摇晃的烛火隐隐约约见到两个人影。
  「主持┅┅这该怎么办呢?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这种情况已经发现十多次 了,一次比一次严重,只是近来他的力量好像又增加了。」「我们寺里的高僧曾 布下强力的法术,难道还无法将他完全封印住吗?」「刚开始确实是封印住了, 但越到后来他的力量就越大,已经镇不住他了。」「就先用降魔金刚咒试试吧, 在他周围再布下符咒的界法阵,不过┅┅还是需要去请慈空大师来才能彻底解决 吧。」「也对,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灰白的薄雾弥漫在丽得学园的四周, 到处流动着一股不安与怪异的气分,女子宿舍里大半学生都已经入睡了,只有几 位用功的学生还在专心读书,刚巡视完宿舍的女教师°°良子见无异状,就离开 女学生寝室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良子望见窗外的白雾心里想着这奇怪的浓雾已经 连续在夜间出现好几天了,边想边回到她个人的房间。
  一个灰色的人影尾随在良子身后飘进了房间内,她一点也没有查觉。良子正 要换上睡衣上床就寝,那个灰色的人影突然由墙上扑向良子,良子吓了一大跳正 要开口大声呼救,一根粗大湿濡的肉具缠上了她的躯体,由脖子向上一绕插进了 她张开的口中,使她的尖声呼叫都变成了低声的呜咽。
  良子拼命出力挣扎,放眼望去却不见任何人物,只有一团黑影在眼前晃动, 那黑影像一阵黑雾不断变幻着各种形状,且由黑雾里伸出许多条粗大的肉具不断 缠向良子的身上,肉具将良子的双手反绑在被后,又将她的双腿分开,另有两条 肉具窜入她的上衣,掀开了胸罩,缠绕在她雪白高耸的双乳上不断蠕动收紧,接 着其它的肉条都靠过来纷纷磨擦着她的乳房与乳间,惊恐加上刺激令她的乳尖渐 渐硬挺起来。
  良子不停地扭动娇躯,那些肉具却越缠越紧,丝毫不愿放开的样子,还不断 伸进她的内衣中在她的身体肌肤上活动、磨擦,一条肉具突然掀开她的裙子在她 内裤微微隆起处不断来回抚弄,良子害怕得流下了眼泪,黑雾朝她脸部喷出一股 红雾,良子只觉得一阵浓冽的异香吸入体内,身体忽然热了起来,先前的惧怕与 恐怖感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良子全身冒出了香汗心 里想道∶「好奇妙┅┅身体突然┅┅好热┅┅好热┅┅」肉具继续在良子身上不 停地蠕动使她更加兴奋起来,良子的心情开始春情荡漾,此时她口中的肉具终於 抽了出去,还黏着一丝亮晶晶的津液,良子却不再大声呼救,反而兴奋地呻吟道 ∶「真好┅┅再来┅┅好舒服┅┅」身上的肉具更加速蠕动,下体的内裤也有明 显的水印,一条粗大的肉具撕开了良子的内裤,向早已湿润的花瓣进攻,良子感 觉到下体一阵刺痛,伴随而来是一阵阵销魂的抽插快感,花瓣与肉具紧密的交接 处,不断溢出了混和了血丝的滚热蜜汁。
  黑雾与肉具在良子身上不停地动作,良子兴奋地喘道∶「真棒┅┅别停下来 ┅┅我好舒服┅┅真棒┅┅」她也回应着肉具的抽插而扭摆着纤腰与丰臀,肉具 的活动越来越激烈,令良子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连话也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儿 地呻吟着。终於黑雾闪出了暗红色的光茫,所有的肉具都喷出了白色黏稠的精液, 不断洒在良子的乳房、小腹与全身各处,当然到秘穴内也被精液给灌满了。良子 这时也亢入了高潮,全身一阵痉挛,下体不停地冒出快乐的蜜汁,但是竟然渐渐 被肉具给吸收乾净。不久良子虚脱般软了下去,黑雾也满足的放开女子的娇躯, 再度隐没在黑暗中。
  第一章
  两个星期后丽得学园的夜里已不再有浓雾了,女子学生宿舍中两位学生林萍 与小玉是同寝室的同学,小玉近日来似有喜事,整天笑嘻嘻的。下课后林萍关心 问道∶「小玉,瞧你最近都很高兴的样子,是发生了甚么好事吗?说出来让我也 高兴一下。」「我啊┅┅嘻┅┅我就告诉你一点点好了,就在今晚王子就要来找 我了。」「咦!是那个传说中的王子吗?这两星期里听说已经有三个女孩子被王 子带走了。」小玉满怀喜悦的心情回到寝室,林萍则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她觉 得论脸蛋、身材自己都不输给小玉,论功课方面也是平分秋色,为甚么王子只选 上小玉呢?而且小玉又怎么知道王子会在今晚找她呢?这些问题林萍决定要在晚 上观查小玉的行动来得到答案。
  熄灯后小玉如同平常一般上床就寝,反倒是林萍因为怕错过了见王子的机会, 一直注视着小玉的动作,所以迟迟未能入睡。但是白天满堂的课程实在太疲累了, 林萍的眼皮终於也渐渐沉重起来,意识也逐渐模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萍心 中挂记着小玉的事,恍惚中好像看见小玉起床,走到衣柜前挑了套华丽的衣衫换 上,还在镜子前照了一阵子,接着才开门出去了。林萍一想到∶「出去了!」就 惊醒过来,也顾不得还穿着睡衣,就轻轻地跟在后面,她由宿舍二楼的走道窗边, 望见小玉已经站在楼下宿舍大门边,还隐隐约约听见∶「榛树┅┅榛树摇呀摇呀 ┅┅把金和银抖落在我的身上┅┅」这时四周涌起了一阵大雾,由雾中响起了马 蹄与马车声,林萍看见一辆由两匹马拉的华丽马车出现了,坐在车前的驾车者全 身披着长袍,看不见面貌。马车停在小玉的身前,车门缓缓地打开,里面一个高 大的身影伸出了手,小玉高兴的也伸出手让那人影握住,小玉上了马车后,长袍 人就驾着马车离开。林萍目睹了整个过程,更坚信王子的存在,她下了决心也要 让王子与自己见面。
  小玉自上了马车后,在黑暗的车厢中觉得坐在对面的王子呼吸沉重,她心中 又是高兴又是好奇。她努力想看清处王子的穿着长像,但车厢里黑漆漆一片,根 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小玉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一股甜香飘来,小玉一吸入鼻腔内, 立刻由头部产生一阵暖流,这道暖流不断经过身体内部向脚下流动,使她的胸部 与胯间也温热敏感起来。小玉害羞的想∶「奇怪┅┅我怎么┅┅热起来了,还变 得这样敏感?」那王子靠了过来将小玉抱入怀里,小玉微微挣扎一会儿就软绵绵 地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小玉才一张口正要发问,王子已经吻上了她的朱唇,慢 慢在芳香的少女美唇上吸吮着,这个的意外的行动使她吃惊,但第一次被男子抱 住身体也使她一时茫然不知所措。那是甜美有味的香吻,还从嘴里发出叹息声, 他尽情的吮吻可爱的小嘴,当他把舌头伸入时,小玉觉得嘴里很热,舌头就像要 溶化了,她放松了嘴唇享受柔软的深吻,他不断吸吮散发甜美芳香的香唇。
  「唔唔唔┅┅」小玉还不时发出无意识的低吟。
  王子的手由小玉的衣领滑入了她的胸罩内,握住她小巧的乳房,手指灵活的 在她的乳房及乳尖上弹动揉捏着,使小玉更加的兴奋更加的销魂。车厢中的异香 越来越浓冽,小玉在连串的深吻与爱抚中,呼吸也变得迫促起来,吸入了许多的 异香,心情也变得更加大胆放浪。
  小玉觉的胸部有一只手在放肆的摸弄,她不但不加推拒,反而还热情的迎合 上去,双手反抱住王子,两人更热情的交接。他的另一只手探进了小玉的裙摆之 内,手指拨开了内裤直接探索着她胯间的桃花密境。小玉受不了如此热情的刺激, 娇躯发热口里咿咿唔唔的发出难过的娇吟,却被他用嘴唇给堵了回去。他的双手 渐渐用力、深入┅┅小玉的桃花源分泌出许多滚热的蜜汁,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沾 湿了。
  王子将小玉的上衣扭扣脱开,扯下了她的胸罩,让她的乳房完全袒露出来, 他的手放在小玉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上,不久之后,小玉的敏感阴核受到他另外 一只手微妙手法的玩弄,快要忍不住了,从身体内部产生甜美的快感,使她双手 抓住王子的背脊,不停扭动软绵绵的臀部。他分开小玉的双腿一把扯脱她的内裤, 小玉又羞又惊地「啊!」了一声,两腿颤抖着却又放松了力气,让他侵入了胯间, 王子就用双手捂住她的双乳,把肉棒深深插入,小玉初次被异物侵入蜜穴,刚开 始十分地疼痛,甚至哀叫出声。王子见到如此的情况,就缓缓将肉棒抽出,然后 又变成在洞口戏弄,每一次小玉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声。汗珠 从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房上,从性器交媾的位置发出摩擦的水声,小巧的乳房不停 的让他捏抓搓弄,原来只是窄小紧张的阴道慢慢松弛分泌出蜜汁,肉壁包围住肉 棒,这样的性交就使她产生极大的兴奋!
  小玉边扭动着湿热的躯体边喘道∶「我难过┅┅啊┅┅好难过┅┅」头向后 仰,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振动,这样啜泣实在美极了┅┅王子见小玉已经能够适应, 就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小玉露出高兴的表情,摇头时黑发随着飞舞,双手抓住 王子的双臂,指间陷入肉内,每一次深深插入时,美丽的双乳摇动,汗珠也随着 飞散,抽插的速度加快,经过最后猛烈插入后,小玉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啊┅ ┅啊┅┅」随着野兽般放浪欢乐,臀部开始经孪,大量的精液不断射出,小玉感 觉出下腹部的深处一股灼热的水箭射入,快感迅速漫沿全身,快乐的刺激令她丧 失了神智与动力,蜜汁大量的由交合处涌出,这时候的小玉身体留下从来没有过 的强烈馀韵,全身微微颤抖,可是身体无法离开男人的身体。
  王子离开了小玉的身体,她软软地瘫平了四肢,眼光涣散痴痴的望着王子, 嘴角带着喜悦的笑容还流着一串津液,虽然暂时失去思考力,胸口却还剧烈的起 伏着,那人影发出了一串怪异的笑声。马出不停地奔驰入浓雾的深处,失去了踪 迹。
  第二章
  隔了几天一早丽得学园门口出现了两个人,一位穿了修行和尚的装束,另一 位却是个约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梳了两条长长的辫子,穿了一身的女学生制服, 长得俏丽可爱不过她生得金发碧眼,又有些像是外国人。林萍这时正坐在教学大 楼前的阶梯上,正回想着前几晚小玉的事。
  这时良子老师带了那两个人走了过来,见到林萍正坐着发呆,开口说道∶「 林萍,怎么不进教室去上课呢?无故旷课可是会留级的唷。」林萍吓了一跳站起 来说道∶「是┅┅老师,但是我一早就头痛。」良子摇摇头无奈的说道∶「又来 了。」跟着良子指了指金发少女道∶「这是今天刚转学到我们学校的新同学,你 带她到学生宿舍去,就住在昨天退学的小玉的床位。」林萍喃喃的低声道∶「小 玉┅┅退学了吗?」金发少女走了过去害羞的说道∶「你好,我┅┅我叫亚修拉。」 看样子似乎不常和朋友交往。
  那和尚上前拍了拍少女的头道∶「喂!要更有礼貌一些┅┅哈┅┅她是长得 和国人不太一样,脾气也有些怪,但是你们可以结成好朋友的。」亚修拉双手放 在头上正生气的瞪着那和尚。
  林萍望着这对奇怪的人,突然轻笑起来,并亲切的向亚修罗打了个招呼。那 和尚放下手中所提的两箱行理说道∶「我要回去了。」亚修罗露出惶急的表情道 ∶「孔雀!你要走了┅┅那我┅┅」那个叫孔雀的和尚把行理推到亚修罗面前道 ∶「我只是陪你到学校,要上学念书的人是你自己喔。」「但是┅┅」「你马上 就会习惯的,有事再打电话给我。」「孔雀┅┅冷酷┅┅呆头鹅┅┅至少也要帮 我搬行理吧。」孔雀头也不回的走了,经过丽得学园的大操场边,隔着铁丝栏网 见到许多身穿运动衣裤的少女在进行着各种运动,露出雪白的大腿在跑步、跳跃 着,甚至有些汗流夹背的少女因为上衣被汗沾得湿透了,紧贴住身子的运动衣, 显示出少女丰满的上围曲线,散发着无限的青春热力。孔雀的视线直盯住少女们 的胯间与胸部,心中暗暗决定∶「嘿┅┅要常来这儿┅┅」突然他觉得附近有一 股邪恶之气,於是低下头去寻找,见到两条车行的痕迹,孔雀蹲下去用手摸了摸, 说道∶「这┅┅奇怪┅┅这个轮子的痕迹难道会是黑暗的┅┅」另一边林萍帮亚 修拉提了一箱行理,两个人回到宿舍大楼,林萍帮忙收拾着房间与床铺,亚修拉 则取出行理放置着。林萍先开口说∶「亚修拉┅┅他┅┅」「嗯?甚么事?」「 孔雀┅┅孔雀他是你哥哥吗?」「孔雀?不是啦,不过┅┅也差不多吧,我经常 和他吵嘴的。」说着亚修拉向林萍笑了笑。接着她在衣柜中发现了一本书,问林 萍说道∶「这本是甚么啊?」林萍接过来翻了翻看,说道∶「这也许是我前任室 友小玉留下来的。」「那她一定是忘了拿走了。」林萍边翻边念道∶「不能参加 派对的灰姑娘┅┅到榛树下母亲的墓前┅┅那只小鸟来了,把金丝银线织的礼服 ┅┅还有用绢线、银线刺绣的美丽鞋子抖落给她┅┅榛树啊榛树┅┅摇啊摇把金 银抖落在我身上。」「你在念些甚么呀?」「这是灰姑娘的故事,你没听说过吗?」 「嗯。」「这是说一位受后母、姊姊们欺负的灰姑娘,靠着小鸟和仙女的帮助, 终於和英俊的王子结了婚┅┅这是┅┅所有女孩子的梦想┅┅」亚修拉由林萍那 拿过了故事书,有趣的翻阅着。林萍接着说道∶「你哥哥┅┅像孔雀这种人就可 说是王子┅┅」亚修拉了一跳,先是呆了一下,回想起孔雀做过的种种糗事,大 笑道∶「哈┅┅孔雀┅┅哈┅┅他不行的,他又蠢又笨不会是王子的。」另一边 的孔雀正在游乐场里打着小钢珠台,到处都回响着机器"机机嘎嘎"的声响,孔 雀虽然手指在玩着操纵杆,但心里还在担心着在丽得学园见到的邪恶车痕。终於 他下定决心要回到丽得学园再查探一次,就在他转身离开之后,身后的机器响起 一阵高昂的音乐,原来中了头奖,赢来的小钢珠源源不绝的滚落出来,孔雀一高 兴把所有担心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外了,马上坐回座位大叫∶「老板!拿箱子来。」 在装了满满几箱小钢珠后继续奋战着┅┅一天的课程好不容易都结束了,私立学 园的压力果然不小,亚修拉都感到点喘不不过气来了。晚上与林萍早早就上床睡 了,奇怪林萍也这么早上床。睡梦中亚修拉身穿华丽的礼服,在布满浓雾的花园 中见到一辆豪华马车渐渐驶近。到了身边车门被拉开了,亚修拉心里羞得砰砰直 跳,细声道∶「你┅┅是我的王子吗?」车里的人影说道∶「是的,亚修拉。」 那人步出马车,竟然是全身礼服的孔雀,亚修拉吓了一跳,但是这样子看孔雀别 有一番英姿,孔雀双手抱起了亚修拉,低头就要亲吻她,亚修拉羞得不知所措, 就在快亲到时,她突然大叫一声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做这怪梦都是白天看了 那「灰姑娘」的故事影响的吧。
  「孔雀┅┅是我的王子吗?」
  亚修拉回头看隔壁床的林萍,但是床上却空无一人,亚修拉轻轻叫唤∶「林 萍┅林萍┅┅你在吗?」她找遍了寝室与浴厕都不见人影,担心这么晚一个女孩 ┅子会发生甚么事,就穿了拖鞋出了寝事寻找,在窗边听见宿舍外传来阵阵马蹄 与马车声,她向外一望见到林萍穿了礼服正一边唱歌一边走出宿舍大门。
  「榛树啊┅┅摇呀摇┅┅把金和银抖落在我的身上吧。」亚修拉见到一辆马 车由浓雾中出现,停到林萍身边┅┅第三章马车停下来后,在楼上的亚修拉感觉到一股超乎寻常的气份,她将精神集中 把感觉向外延伸出去,当精神一接触到那马车散发出来的气息,亚修拉立刻打了 个冷颤,一种极端邪恶的气息传了过来。亚修拉惊讶道∶「不┅┅林萍不要去, 那个不是王子。」林萍高兴的等待车门的开启说道∶「来了!我就知道,向那本 书祈祷一定有效的,我终於不是让王子讨厌的坏小孩了。」终於车门缓缓开启, 黑暗的车厢中伸出一只手来,牵了林萍就要上车。
  这个时后亚修拉赶上来了,她一边奔跑一边叫道∶「林萍!不可以┅┅别上 车┅┅」在马车前面的长袍人见有外人出现,将手中的长鞭一扬,就朝亚修拉打 去,啪!的一声长鞭抽击在地面,扬起一片尘土,亚修拉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 长鞭,但是鞭子带起的妖风还是割伤了她的手臂。亚修拉靠近马车,更感觉不到 这车的人气,就像一具怪物似的。
  她双眼一瞪,将精神聚集在长袍人身上,阿修罗天生的魔力发出去,轰!一 声,一大团火焰凭空冒出,裹住长袍人毫不留情的燃烧着。那长袍人一阵挣扎, 发出吱!吱!怪叫,一会儿就倒在座位上不会动了。亚修拉少了长袍人的牵制, 更接近马车向林萍呼唤道∶「林萍┅┅快逃┅┅快跟我回去。」林萍回过身来, 双眼茫然的望着亚修拉,似乎不认得她是谁。亚修拉正要上前拉住林萍,一只手 臂由车厢里伸出来,手掌对着亚修拉的身体,她心中闪过一丝警讯,急忙将双手 交插护住胸口,一下子由那只手掌发出了强大的无形劲力,冲击着亚修拉的身体, 她被弹了开去,馀下的劲力还在地上激起一大片尘土。
  林萍趁亚修拉被击退时上了马车,亚修拉被打倒在地上,看着马车驶离,她 怕伤了车内的林萍,就不能使用阿修罗的地狱火焰攻击,正大叫∶「不可以!林 萍┅┅快回来啊!」忽然砰!一声巨响过后,马车停了下来,一个人影站在马车 前,亚修罗仔细一看是孔雀来了,她高兴的叫道∶「孔雀你来了!」孔雀一手抱 着由小钢珠游乐场赢来的一堆奖品,一手指着马车,还不忘向亚修罗一笑算是打 招呼,说道∶「我就知道会有事发生。」他抛下了一大袋子的奖品准备应付眼前 的怪车。无人驾驶的马车又动了起来,ninilu期待你的到來两匹高大壮硕的马匹发疯似的向孔雀撞来。 孔雀由怀里取出降魔金钢杵,双手掐了手诀念道∶「!阿罗牛久莎诃!」马车直 接撞向孔雀的身躯,马匹也发出疯狂的嘶吼声,在暗夜中更增恐怖,他专心将念 力集中在降魔杵上,迎向马车前半部,用力把法力经由降魔杵打向马车中央,正 邪两股力量相互撞击,爆发出巨大的声音,一阵闪光过后只见拉车的马匹被咒法 力震得四分五裂,马车也斜冲到一边去,孔雀喘着气站在路中央。
  亚修罗奔上前去关心道∶「孔雀你没事吧。」「我没事,哼!这家伙力气挺 大的,我们先救你的朋友吧。」说完进入车厢抱出了已经昏迷的林萍。
  「还好你来了,我一个人还对付不了这个怪物呢,咦?怎么这马车┅┅」失 去了车、马匹的马车,经过咒法力的攻击之后慢慢腐朽了,整个车体渐渐融解掉, 最后出现了一位身披风衣脸带面具的人物。亚修拉道∶「小心!这人会发出强烈 的气劲。」孔雀缓缓走过去,见他没有反应,便踢出一脚试试,竟然一踢就中, 整个人居然垮了下来,风衣与面具飘落在一旁,亚修拉叫道∶「啊?里面竟然是 空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孔雀!」没想到孔雀不但没有回答,反而低下头靠近林 萍的朱唇┅┅亚修拉气得大叫∶「孔雀!你┅┅」「这味道是┅┅!?是魅魂香, 难道是尸解仙?」亚修拉松了口气,原来孔雀是闻林萍身上沾的味道,她问道∶ 「魅魂香是甚么东西?尸解仙又是啥妖怪?听起来怪怪的。」孔雀说道∶「虽然 在进行着修练,但是还存有一丝的邪念,因此有一些地仙们虽然修练有成,但却 一直无法成为高级的仙人,只有他们的灵魂可以长生不老,其邪恶的欲望却也跟 随他们一直存在这世上。」「那┅┅这魅魂香又有啥关系?」「这香味很强,表 示日子尚短┅┅至少在这几个月内有成为尸解仙的人。」「那林萍怎么样了?」 「被尸解仙附体的人,身心皆被夺!」「这┅┅要怎么办?」「真可怜,但愿还 来得及,但是┅┅」亚修拉拉着孔雀道∶「真可怕┅┅」「亚修拉┅┅」「嗯┅ ┅」「假如那妖怪遇上了你,想必会裸足而奔吧!」亚修拉生气的大叫∶「甚么?! 孔雀你竟然这样说我┅┅」「别闹了,你收拾一下,我两手没空,真是┅┅发出 这样大的声响,竟然全校都没有人被吵醒,看来这个学校的确有些古怪。」说完 孔雀便抱着林萍回宿舍大楼,只剩亚修拉一个人留在当地。她气得踢开地上一罐 果汁,嗔道∶「甚么意思!臭孔雀!我┅┅也是个女孩子啊┅┅」她还是收拾散 落一地的物品。
  第四章
  第二天林萍被送到了医务室,女校医恭子正对她进行治疗,但是林萍一直瞪 大了双眼直喊∶「不┅┅让我去找我的王子,他终於来接我了┅┅」并且一直挣 扎着要起床离开,恭子不得已只有替她注射镇静剂,林萍再呢喃道∶「我的王子 ┅┅已经┅┅灰姑娘┅┅」越说越小声,不久就沉沉睡去了。
  恭子对在一旁的良子说道∶「良子老师,这孩子我会照顾的,你就先出去吧。」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恭子医生。」良子说完就退出了医务室,在门外看见了 孔雀与亚修拉站在那儿,她由亚修拉知道了昨夜发生的事,觉得有必要与孔雀和 亚修拉谈一谈,就对二人说道∶「两位请随我到会客室谈谈。」三人进入会议室 坐下后,良子先开口说道∶「亚修拉一早就告诉我昨夜你们与林萍遇到的怪事了, 老实说我并不相信,尤其是说本校有妖怪存在,这话要传出去,那更是会对本校 师生造成非常大的困扰。想必是小孩子爱幻想,才会把恶梦中见到怪事误认为是 现实里的事吧,尤其是像林萍这个年纪的少女,常常会幻想自己是童话中的灰姑 娘与英俊的王子结婚┅┅所以才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这个阶段的感情与想像力 是特别丰富的。」亚修拉不服气的大声反驳道∶「我没有做恶梦,而且┅┅林萍 不是这样的。」孔雀伸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阻止她再说下去。
  孔雀接口道∶「良子老师,你听说过尸解仙的事吗?」「尸解仙?」「是的, 那就是一种闯入女子的身心,操纵他人肉体的一种邪恶妖怪,这是再不想办法阻 止就无法挽救了。」「甚么?你说┅┅甚么尸解仙?哈┅┅哈┅┅太可笑了!」 良子听了孔雀的话不禁大笑起来。
  「那孩子只是太会幻想罢了,我们不会不分轻重的,我要去巡逻宿舍,就先 离开了。」说完良子就起身离开会客室了。
  亚修拉生气道∶「哼!她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话。」孔雀思考了一下说道∶「 亚修拉┅┅」「嗯?」「我需要你的协助,好不好?」「嗯!」
  「我想已经有好几个女孩子和林萍一样了,除了林萍被我们及时救回外,其 他的女孩子都变成尸解仙的饵食了。侵入女子们的梦想,食夺她们的身心,贯输 邪恶的意志┅┅尸解仙┅┅我决不饶你!」又过了几天,亚修拉在这些天中,到 处由同学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她在晚上的自由时间由宿舍大楼打电话回寺庙中 找孔雀∶「我是亚修拉,孔雀呢?」「他刚出去┅┅」话筒那端传来一阵老人的 说话声音。
  「不在!」
  「孔雀在半个小时前出去了,我看八成又是去打电动玩具了。」亚修拉着急 道∶「这个时候还┅┅慈空爷爷,请转告孔雀,我在这儿得到一些消息,结果是 被他料中了┅┅已经有几个女学生在这个学期内莫明奇妙的失踪,或是休学了。」 她专心於讲电话,不知道楼上的良子正监视着亚修拉的一举一动。
  良子正看着楼下亚修拉的动作与对话,突然她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怎么 样?」「嗯┅┅孔雀这个人不简单,连亚修拉这个小丫头也很麻烦。」「嘿┅┅ 那个和尚果然厉害,连我的座车都毁了!」良子突然全身一震,她上衣的钮扣一 个个自动解开了,良子羞红了脸却不加阻止,反而双手撑在楼边的栏杆扶手上, 丰满的臀部高高翘了起来。上衣钮扣脱开后,没有风她的上衣竟然由两边分开去, 就像被人拉开一样,跟着粉红色的胸罩也被那双看不见的手给扯脱下来,一对丰 满的乳房立刻弹跳出来。良子似乎非常欣赏这种侵犯方式,高兴得微笑起来,半 眯着美眸任由双乳裸露着。短裙也被撩了起来,露出白色的内裤与性感的吊带袜。 当一阵风吹过,良子感到胯间凉飕飕的,更有一番激情的滋味。
  接着在她的双乳与内裤上都出现了指印与被压的痕迹,彷佛有个看不见的人 在玩弄着良子的身体,她也十分欢迎似的毫不反抗,不久连内裤也被拉到大腿上, 蜜穴都露了出来,还看得见内裤因为蜜穴的刺激而湿了一大片。一个淡淡的人影 出现在她的背后,他双手由后面握住她高耸的胸脯,并且轻摸她的乳房,双手不 断在她乳房上徘徊,时而搓揉,时而画圈,更不时刺激着粉红色的乳尖。良子沉 醉在爱抚中,口里也发出∶「唷!唷!┅┅」的声音,还好这时亚修拉已经离开 了,否则良子这样的呻吟声一定会被发现。
1 2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