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逍遥江湖H版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一片崇山峻岭之间。座落着一坐巨大的庄院,如果你上前去看会发现门口的几个大字:剑湖山庄。如果你是武林中人,那么你肯定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否则你恐怕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江湖人。剑湖山庄虽然比不上少林武当等大门派。然谁有不能否认她在江南武林确占有一席之地,更重要的是庄主萧惊鸿,武功排名白榜第九。一手惊鸿剑法不知道使多少武林好手折之剑下。萧惊鸿膝下两儿两女,还有两个徒弟,均为武林青字辈中的佼佼者。不过,事实上他并不止两个徒弟。
  他的三弟子叫萧天赐,江湖上几乎没人知道,也许是剑湖山庄的人觉得说出去丢人。怎么形容这个萧天赐呢?如果你跟他关系不是很好的话,那你尽管称他为废物。
  剑湖山庄的院子里,有一个少年正在那发呆,不知道又在想什么。看他身上衣服质地倒是不错,面貌也算清秀,只是身子似乎有点单薄,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相信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了吧,他就是萧天赐。
  萧天赐是个孤儿。才三个月大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至于什么原因没人知道。
  16年前的一个春天,对于萧惊鸿可以说是刻骨铭心,他永远都会记得,就在那一天失去了他心爱的妻子,失去最爱的他去庄外想舒泄一下心中的郁气却发现了一个3个月大的婴儿,于是他就把这个孩子抱了回去。孩子身上只有他的生辰没有其他任何信息,连名字也没有。萧惊鸿认为是上天对他的补偿,于是给孩子取名天赐,跟他姓萧。
  本来照说萧惊鸿应该很疼天赐才对,然而他一看到天赐就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妻子,心情自然不好。因此在萧天赐很小的时候萧惊鸿就几乎不见他了。萧惊鸿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杜友仁,二徒弟梁其松,然后顺便把萧天赐列为三徒弟,不过却从来没亲自教过他任何东西,都是叫二徒弟梁其松教他,不过事实上梁其松由于某种原因极为讨厌甚至可以说是痛恨萧天赐,所以他当然不可能老老实实的教他了,加上似乎山庄上下所有人都知道萧天赐不喜欢学武而且不太聪明,故萧天赐武功低微也没人认为是梁其松没教好,只会认为是萧天赐没学武的天赋。
  这天,萧天赐看了一会书,然后又发了一阵子呆。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暗了下来,便回到房间,把自己收拾了一下,然后出门。七转八转的来到了一间房门前。
  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天赐吗?进来吧,门没关。"萧天赐推开门,走了进去:"玉雅姐。"里面一个白衣女子抬起了头。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萧天赐还是明显的对着她的脸发了一下呆,很美,风华绝代,玉骨冰肌。萧玉雅脸微微一红:"呆子,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见过。"萧天赐低下头,呐呐的说:"玉雅姐,你。你今天好漂亮。""好了,人小鬼大的家伙,你到我这边来。"萧天赐依言走到了萧玉雅身边,紧挨着她坐着,心中却是思绪万千。萧玉雅是萧惊鸿的三女儿,今年已经20 岁了,自从萧天赐懂事就知道,整个山庄只有这位三小姐关心自己,对自己好,萧天赐心里也朦朦脓脓的对她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情,至于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每天都盼望见到她,几天不见就会很想她。他几乎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都会来萧玉雅的房里,和她聊天,下棋。萧天赐虽然武功极差,不过古代秀才四艺倒是学的不错,琴棋书画样样都懂。而萧玉雅也不是很喜欢武功,两人在一起倒是共同语言很多。
  "天赐,天赐……"
  "啊,玉雅姐,什么事情?"
  "你怎么了?我喊你几声了你都没听到。"萧玉雅盯着天赐向看怪物一样。
  "那个玉雅姐我脸上有花吗?"天赐被盯的不好意思了。
  "噗嗤~~~~~"萧玉雅笑了出来"我看你今天不对劲,怪怪的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呢?"萧天赐回过神来,看着萧玉雅那如花笑脸,突然有种想抱着她的冲动,并随之付诸于行动,猿臂一伸,一把揽住了萧玉雅的纤腰。
  "啊天赐……"萧玉雅一惊,不过没有挣开,反而靠了过去,粉脸红红的甚是可爱。萧天赐本来以为会遭到责骂,哪知道萧玉雅不仅不骂她,还主动靠了过来,心里又喜又酸,喜的是原来玉雅姐真的喜欢他,感到酸楚的是自己和她会有结果吗?不过现在软玉温香在怀,他也没多少心思去细想这个,只知道紧紧的搂着怀中的佳人,似乎一松手佳人就会飞走。
  不行……住手……,在一切尚未太迟前,要赶快住手……萧天赐对自己这么说着,可是他的手却背叛了他,他拉过她柔美的身子,搓揉着她挺起的双峰,那醉人的触感,让他深深地着迷……萧天赐知道说什么都太迟了,可是他还是勉强地撑起最后一点理智,对她说:"玉雅姐,我……我该走了……"萧玉雅红透了颊,她将自己埋在他的胸膛里,轻声说:"今天……再陪陪我。"闻言,萧天赐再也不能忍耐地将她抱起,再也没有什么事可以阻止他的欲望,他将她放在床上。
  直视着她的眼,萧天赐在那里看到了安心和信赖。于是,他坦诚道:"玉雅姐,我会对你好的,永远。""嗯……我是第一次……你要对我温柔一些!"萧玉雅轻声地回应,她将手放在他的颈上,主动地将身子贴了上去。
  萧天赐窒了片刻,心中的欲望飞扬,他伸手紧紧搂住她的身体,温柔地将自己的唇往她的唇贴上……像是在抚摸自己最珍视的宝贝一样,他凭着男人的本能吻着她的唇,慢慢地吸吮,慢慢地逗引……然后,他伸手将她穿在身上的运动裤一拉,一双丰润的长腿映人他的眼中,她身上仅着的碎花小裤遮盖了她最隐密的部位,乌黑亮丽的长发恣意地披散在她的身体上……"你好美……"萧天赐轻轻地搓揉着她已然兴奋的小点,满腔的欲火已然高涨,他将自己和她身下的遮蔽全然褪去,随意地丢在一旁。顶在萧玉雅腿间的肉棒是那么的霸道,年轻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让萧玉雅更加湿润,他只知道自己再也克制不了,他就这样任由欲望领着他,抬高了她的腿,将他的肉棒送人她的甬道中。
  干涩的甬道抵不住他轻狂的对待,骤起的疼痛让萧玉雅忍不住惊呼。"好痛。"她哭叫起来,双手用力地顶住他的进入。"我不要了……怎么会这么痛,你出来呀……我不要了……"她知道初夜是有些疼,可是却不知道是这么令人难受,早知道这样,她情愿当一辈子老处女算了。
  嘤嘤的哭泣声让萧天赐慌了手脚,他在她耳边轻道,"别哭啊,玉雅姐。"但萧玉雅只是用力的捶打他。
  萧天赐叹气,两手抵住她的手,在她耳边继续轻喃着。萧玉雅的表情总算缓和下来。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于是两人又开始了方才的律动。
  随着两人相契的起伏,萧天赐仍有些担心地问:"好一点了吗?"萧玉雅微微点了点头。"比……比较舒服了。"她嘤咛着。接连几次的进出,使得她的身体泌出了汁液,紧缩的甬道像有意志似地轻轻吮吸着他的肉棒,捕打着他背的手也渐渐放松。
  萧天赐感受到了她的改变,她的话让他放心下来,他加快速度,由缓而急地来回戳刺着,紧密的甬道像手套般地紧紧吸住他的,一进一出间,传来的酥麻令他忍不住吟叫起来。"啊嗯……"在几个来回间,萧天赐率先到达高潮。
  囤积许久的欲望,像热流般地窜进她的体内,萧玉雅虽未达到高潮,可是那种奇妙的滋味,仍撼动了她的心。
  好……好奇怪的感觉……这就是交欢吗?
  他半瘫在她的身上,享受着她贴靠的亲密。两人都没有说话,萧天赐也没有将他的肉棒退出她的甬道中。
  两人就这样拥着,不知过了多久,萧天赐才从她的胸间抬起头来,凝视着她因剧烈运动而汗涔涔的脸庞。
  萧天赐的脑中忽然有个念头,他对她不只是喜欢……他想要与她共度人生。因为他无法容许他怀里的人儿被别的男人拥着。就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醒然迷失……是的,她就是他这辈子的爱侣,他如此确信。
  他吻了吻她犹红的颊,她丰满的胸再次摩擦到他的胸,萧天赐一点也不讶异自己依然勃发的欲望。
  萧玉雅惊讶地望着他:"你,你又想要了?"她清楚地感觉到在她体内慢慢又变得坚硬的男性。
  萧天赐点点头。"你……会不会不舒服,"他说着,一只手已经袭上了她的胸,轮流在她敏感的顶尖上爱抚。
  萧玉雅轻微地缩了下,害羞地回答:"不,不会!""那我可以再要你一次吗?"他问,将另一只手慢慢地沿着她的身体曲线滑下她的双腿交合处,修长的手指轻轻对着她的出汁液的小穴口,感官的刺激是那么强烈,萧玉雅的呼吸一窒,哽咽地说道:"可,可以!"火热的眼对上她的,他知道方才只有他达到高潮,为了她,这一次他不会仓促了事。他一边用手勾划着她容纳自己的穴口,一边仔细地观察她对他的每一个举动所做出为反应。因为刚才的孟浪,他细心地问:"你会不会又要我停止?"萧玉雅轻颤着身体,丰满的胸部不停地晃动,那样情景是那么诱人,"不会……"她摇头。
  "那就好。"察觉到她的甬道已然泌出更多的津蜜,萧天赐轻轻地将腰杆一挺。
  "啊!"突然的刺激让萧玉雅忍不住娇喊出声,她再一次感觉到他的强硬一次次充满她的销魂感受。
  方才所体会的兴奋与满足,再一次席卷了他们的身体,萧玉雅不自觉地将双腿分得更开,拱起身子配合着他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冲劲。
  之后,萧玉雅仰起头,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萧天赐。"紧缩的甬道是那么紧紧地裹住他的肉棒,萧玉雅的双腿夹住他劲瘦的腰,紧闭的眼溢出狂喜的泪滴。
  萧天赐身上的热汗迸流,他的手紧紧握住她晃动不已的双峰,在他俩几近高潮之际,他出口要她张开眼睛看他,"萧玉雅……我是谁?""萧天赐。"她的瞳眸锁住他,轻轻软软的声音之中,包含着难以忍受的激情。
  但是他停在快要崩溃的边缘,就是想要她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我不许你去嫁给别人,除了我,谁都不可以。""好……"萧玉雅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她早就无力思考了。她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轻喃。"都好……都好……""这是你自己答应我的。"萧天赐狂喜地大喊,用力地顶进她柔软的深处,紧闭着眼,全心全意地领受从他下身传来的销魂感,之后,猛然一抖,热烫的欲望迸然而出,冲击到萧玉雅身体的最深处。
  "啊……"萧玉雅无力地攀住他的肩,此刻的两人再次到达了天堂。
  隔天一早,萧玉雅撑着疲累的身子,吃力地从床上爬起,侧身瞧着躺在身边的萧天赐。
  昨夜的他们是那么激情,可是在他的热情下,她却感到非常的满足……她看着他的睡脸,嘴角微微地咧开。
  长长的睫毛,直挺的鼻梁,毫无暇疵的皮肤,让她不禁闪过一个念头,如果能生下他的孩子,那该是多美好的事。
  想起昨日他的所作所为,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还有那一句,你好美。
  天!他竟然说她好美,萧玉雅开心的笑了。思及此,萧玉雅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她明明答应他什么的呀,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正想着,不经意瞥见了外面的阳光。忙把萧天赐叫醒。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房吧。"是萧玉雅温柔的声音,看天赐不愿走又说了声"呆子,来日方长嘛".萧玉雅不知道,这一别,下次再见时已经物是人非了。
  萧天赐离开萧玉雅的房间,来到自己的房里。刚打开门,就感到身上一麻,登时不能动弹,正要想叫才发现居然叫不出来,原来哑穴也被点了。背后偷袭他的那人没有说话,直接把他提了起来往庄外掠去。
  那人提着他急速的向前掠去,居然点气不喘,很显然是一个武林高手。那人应该是一男子,体型比较高大,穿一身夜行衣,黑巾蒙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衣人终于停了下来,把萧天赐摔在了地上,冷冷的说:"三师弟,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吗?"说完把蒙面巾扯了下来。
  萧天赐大吃一惊:"二师兄,怎么是你?你把我带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哈哈~~~~怎么是我?当然是我。除了我之外还会有谁象我这么"关照"你呢?我的好师弟"黑衣人阴阴的声音让萧天赐感到一阵发冷。
  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萧天赐的二师兄,剑湖山庄二弟子梁其松。梁其松顿了顿,狠狠的说:"你这废物,今天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然后把萧天赐提了起来,"你看看,这悬崖是不是很高啊?不知道有多高是吧?放心,你马上就会知道了。"萧天赐这时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悬崖旁,他往下望了望,只见云雾缠绕,什么也看不见。他已经隐隐感到梁其松要做些什么了,心里一阵发毛:"二师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师弟我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哈哈死到临头了居然还不知道,唉你还真是够笨的啊!我还真是挺可怜你的。可惜啊~~~~`"语气猛地转冷:"玉雅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废物呢?""二师兄,你你就不怕师傅知道吗?""哈哈,师傅?师傅才没空管你的死活呢?再说,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呢?""你是死是活,根本就没人会关心。就是你消失几天几年也没人在意的。是不是啊?"" 师弟!"萧天赐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梁其松说的是事实。他现在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梁其松一直要和他过不去,原来自己和玉雅之间的事情他都知道。很显然,梁其松很爱萧玉雅,他要得到萧玉雅就要先毁掉萧天赐。
  在萧天赐被扔下悬崖的那一刻,脑海中浮起一副如花娇颜。玉雅姐,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