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倚天屠龙后传之悲惨江湖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第一章、悲情芝若上
  且说张无忌中了朱元璋的计谋后,决心退出江湖,便给杨逍写了一封书信,准备把教主之位传给他,写完后,赵敏要张无忌为她画眉,这时周芝若出现在窗外,说道:"无忌哥哥,别忘了你也答应了我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我还没想到,不过你和赵家妹子拜堂之日,我就会想到了。"张无忌心中一惊,"难道她要我不能和敏妹成亲吗?"想起当初濠州城中,自己在婚礼中跟了赵敏离去,令周芝若名誉扫地,只怕她真的会在自己和赵敏成亲之日那么做,自己当然不能说了不算,但这样可大大不妙了。
  他本来就不及赵敏聪明,便向赵敏看去,赵敏却对窗外的周芝若说道:"周姐姐,外面这么冷,何不进来说话,我和无忌哥哥成亲之日,定然会请你喝一杯喜酒。""不必了,看你们过得这么好,我也可以离开了。"转身离去。等到张无忌走到窗外时,周芝若早就走了。
  张无忌停在窗外,惘然若失,赵敏轻轻说道:"无忌哥哥,周姑娘已经走远,你真要舍不得,可以去追。""敏妹,我能有你,已经是天大的福份,至于芝若,我是不会去追了。"牵了赵敏的手,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张无忌和赵敏是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路上的周芝若则是孤身一人,暗自垂泪,在她心中,所不能放下的有且只有张无忌一人,可张无忌心中却只有赵敏,以前周芝若是出于对师命的遵从而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好在还没有铸成大错,如今要做回好人,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天大地天,竟然觉得没有自己容身之处,只好信步闲走,这天,来到了汉水河畔,上了艘船,也不说去哪里,只让船上的两个梢公休息,任由船在汉水浮游。
  坐在船头,周芝若想起小时候,也是在这里,自己被张三丰所救,当时在船上为张无忌喂饭的情景还仿佛就在眼前,但物是人非,张无忌已经有了赵敏,自己修炼的九阴真经功力也被张无忌化去,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自己还是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得了。
  "原来是周大掌门呀,失敬。"说话的是两个梢公之一,但很明显,对方不可能只是一个梢公。"师兄,我看小丫头的功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你跟踪这么些时日,可以说没有白费呀。"另一个梢公也说。
  周芝若回头一看,这两个梢公哪里是什么梢公,分明是玄冥二老,原来,当初赵敏用计使玄冥二老离开汝阳王府后,玄冥二老无处可去,只好四处漂泊,正好遇上从壕州城外张无忌所在之处出来的周芝若,玄冥二老中的鹿杖客最为好色,见到周芝若当然不会放过,但当初周芝若武功也极为厉害,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看她向汉水走来,便抢了艘船,师兄弟两人扮作梢公,果然等到了周芝若。
  "玄冥二老!"一见到这两个人,周芝若也是大惊失色,如今的她万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便要想办法离开。"周姑娘莫怕,老夫最疼爱你这样的小美人了,只要你把我伺候高兴了,我不会亏待你的。"鹿杖客说着,身形一动,来到周芝若身前,点住了她的穴道。
  "老狗,放开我,"周芝若身子不能动,嘴中却能说。
  "小美人,我是公狗,你是母狗,我们做一对快活狗。"鹿杖客说着,把周芝若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下来,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阳光下,周芝若的胴体清清楚楚的呈现在玄冥二老的面前,就是一毛一发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即使是鹤笔翁,看到这样的身体,下面的阴茎也不觉高高的挺起了。
  鹿杖客生来好色,当下上下其手,老实不客气的向着周芝若的双乳摸去,周芝若苦于全身不能行动,但却也是叫骂不绝,"老狗,你敢动我,无忌哥哥绝不会饶了你的。"她的叫骂反而更激起了鹿杖客的兴趣,"小美人,老夫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了,这样才够味。"鹿杖客不仅好色,更是精通悦女之道,手法娴熟无比,用手抚摸乳头、乳晕,舌头则由周芝若的耳垂、脖子、胸部一路舔了下来,不长时间周芝若就气喘吁吁,身上起了变化。
  "师兄,你看,这小丫头的下面有水了。"鹤笔翁看的仔细,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周芝若在鹿杖客的挑逗之下,终于起了一个正常女人该起的变化,乳头变硬,下体也流出了液体来。"小美人,老夫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的。"鹿杖客急不可待,脱下衣服,露出了四寸长的阴茎来,接着把周芝若压在身下,把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附近,轻轻的摩了摩,待周芝若阴道流出更多的液体后,腰轻轻一挺,没费多在力气,龟头就没入了周芝若的体内。
  "求求你,不要,不要。"周芝若此时的叫骂也成了哀求。"老夫马上让你快活的不得了,怎么能不要呢?"鹿杖客说着,把已经抵到周芝若处女膜的龟头用全力向前一挤,随着周芝若的一声惨叫,鹿杖客的阴茎已经全部没入了周芝若的体内。"果然够紧,师弟,等会儿你也尝尝,这个小丫头的下面真紧。"鹿杖客一边说着,一边抽动着他的阴茎,随着阴茎的进出,周芝若阴道的肉也有一小部份被带出来,又被挤进去,随之出来的还有她的处女之血和眼中绝望的泪水。
  一开始,因为周芝若是处女,阴道比较紧,所以鹿杖客抽插的也不快,但渐渐的,周芝若的阴道适应了他的阴茎后,不仅变得松了些,更因为他的刺激而流了更多的淫水,变得润滑了起来,这时鹿杖客才加快速度,急速的抽插着,而且是在船舱外面,不过此时江面上没什么人,倒也不算什么。
  鹿杖客足足抽插了半个时辰,在这期间,鹤笔翁一次次的说:"师兄,你快点,我的下面憋得好难受。""师弟,你先等等,我先让小美人快活快活。"鹿杖客说着,抽插的更快了,而周芝若的阴道也流出了更多的淫水,终于,鹿杖客只觉对方的阴道一缩一缩的收缩个不停,知道她快高潮了,自己忍了这么长时间不泄,也累得不轻,便拼命的在周芝若的阴道内抽送他的阴茎,不长时间,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了周芝若的阴道内。
  "啊"周芝若被这股滚烫的精液烫得叫了一声,之后竟然昏了过去,毕竟一个处女被人这么长时间的干,难免承受不了。鹿杖客拔出了阴茎,看了周芝若流出了混浊的淫水、红色鲜血和自己白色的精液一眼,只见那本来只有一条缝的下体如今开了个洞,正在缓缓的合上,不觉大乐。
  此时的鹤笔翁见师兄终于拔了出来,便飞快的把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他的阴茎长三寸半,比鹿杖客的也细些,因此进的毫不费力,对他而言,是首次尝到女人的滋味,自己的阴茎被一个美女温热的阴道包着,那感觉真是美极了,结果刚一进去,就一泄如注。
  "师弟,你太差了,不过等一下我们一起来快活。"鹿杖客休息片刻,待阴茎重新勃起后,用手把周芝若下体的液体抹到了她的肛门和自己的阴茎上,然后把一个手指插进了好的肛门内,待肛门变松后,又插进了一根手指,直到三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周芝若"哼"了一声,倒没醒过来。
  鹿杖客又轻轻的用三根手指进出了几下,之后把龟头抵在周芝若的肛门口,尽全力一挺,粗大的龟头无情的撕开了肛门,之后向内挺进,直到进到根部,然后又完全拔了出来,鹿杖客那根阴茎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而周芝若也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醒了过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周芝若吃痛不过,虽然痛得流下泪来,但除了苦苦哀求,她还能做什么?
  "我们会放了你,但至少要让我们尽兴。"鹿杖客见周芝若醒来,更觉刺激,又一次把阴茎全部插了进去,此时的他纯粹是为了发泄,毫不怜香惜玉,阴茎一下又一下的插着周芝若的肛门。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说:"师弟,我差点忘了你,来,我们一起来。"鹿杖客拔出了阴茎,然后躺在了船上,又让周芝若坐在了他的身上,当肛门把阴茎全部吞了进去后,便让她躺下,之后鹤笔翁的阴茎插入了周芝若的阴道,因为肛门内有了鹿杖客的阴茎,所以鹤笔翁觉得周芝若的阴道特别的紧,好在他已经泄了一次,可以好好的享受了。
  这玄冥二老一前一后,分别插着周芝若的肛门和阴道,隔着这层薄薄的膜,两人能感觉到对方的阴茎,这滋味真是说不出的美。当然,美只是相对而言,此时的周芝若阴道和肛门两处剧痛,却无计可施,唯有暗暗垂泪。
  "哈哈,这么好的小美人,张无忌那小子不要,倒便宜了我们。"鹤笔翁高兴的说。两个人全力抽送,终于先后泄了出来。"小美人,来,把老夫的家伙舔干净。"鹿杖客说完,把阴茎伸到了周芝若的嘴边,一股又腥又臭的气味进入了周芝若的鼻中。
  周芝若咬紧牙关,但鹿杖客一捏她的腮部,还是张开了嘴,含住了阴茎,但却是满眼怒火的看着鹿杖客。"怎么?不给老夫舔干净,我就找来一千个人玩死你。"鹿杖客刚说完,便觉阴茎了阵剧痛,原来是周芝若打算用牙把这个夺去自己贞操的东西咬下去,不过她全身无力,嘴上的劲也小了许多,并没有咬下来,但却也咬出血来。
  "小贱人,让你知道老夫的厉害。"鹿杖客一见自己的阴茎被咬出血来,虽然没断,但只怕短时间内是不能再碰女人了,当下怒火中烧,伸出右手握成了拳头,抵在了周芝若的阴道口,尽进力一捅,随着涌出的鲜血,和周芝若的惨叫,他的拳头已经没入了周芝若的阴道中,饶是如此,鹿杖客还是不解气,进了阴道,又向子宫捅去,一直到进到手臂的上半部分,才拔了出来,周芝若的阴道开了一个大洞,再也合不上了。
  "师兄,太可惜了。"鹤笔翁倒不觉得可怜,只觉得这么个美女就这么弄坏有些可惜。"可惜?我非玩死她不可,"说完,鹿杖客如同打拳一般,左右手握成了拳头,交替着捅进了周芝若的阴道,又拔了出来,终于他累得气喘吁吁,而周芝若下体血肉模糊,早已经昏死过去。
  鹿杖客仍不解气,又找了两条一尺长的大鲤鱼,用玄冥神掌把鲤鱼冻成冰,然后硬塞进了周芝若的阴道中,之后用脚踢了下仍然露在外面的鱼尾,说:"妈的,老夫送你两条大鲤鱼,也算意思了。"轻轻一脚,把昏死过去的周芝若踢进了汉水之中。
  "师弟,咱们玩了这个女人,如果张无忌那小子知道的话,对我们大是不利,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女人我们可以再找,咱们走吧。"说完,鹿杖客和鹤笔翁两人划着船,离开了这里,滔滔江水,不知吞没了多少生命,而如今,一个美女的生命也要终结在这里。
  第二章、悲情芝若下
  放下周芝若不说,再说张无忌和赵敏两人,打算上武当上让太师父张三丰为他们主持婚礼,此时的张无忌因为朱元璋的原因而心灰意冷,不再关心明教之事,他不再是明教教主,当然不好再让明教中人知道他和赵敏两人成亲的事,但张三丰对他极亲,却不能不让他知道。
  这天,两人走到一处村庄时,天色已晚,打算找个地方休息,正好有个旧房子,想来不会有人,便要进去,为免不便,张无忌对里面叫了声:"里面有人吗?"原以为不会有人回答,不想竟然隐约听到一个女子叫了声:"无忌哥哥。"声音极小,听不真切,却像是周芝若的声音。
  "芝若",张无忌不禁叫道。"敏妹,你听到什么了吗?怎么我好像听到了芝若的声音?""无忌哥哥,如果你心中真的有她,当初在濠州城中就不该离她而去。那天在窗外,你也不该不去追她。"赵敏的话中透出一股浓浓的酸味,张无忌忙说:"敏妹,我的心中只有你,我只是说好像听到了芝若的声音而已,你别放在心上。"赵敏正要说什么,却听里面传出话来:"唉,小老儿不幸,外面的人还是走吧。"声音苍老,看来是个老人。"老人家,我们是赶路来到这里,天色已晚,只好在这里借宿一宿,放心,我会给你们钱的,不白住。"赵敏一提钱,里面果然有声音说道:"那,好吧,请进。"走出一个老农来,他一脸的土灰,也看不清容貌,老农说:"两位既然无处可去,在这里借宿一宿也是可以,只是这里只有我和大哥在一起,再就是大哥的一个女儿,我们遇上了伤心事,你们只管住你们的,别的什么也不要管,好吗?"看样子人家是有什么不好向外人说的难处,张无忌知趣的说:"我们只是借宿一宿,也不要吃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老农当下把张无忌和赵敏两人领了进来,这个旧房子倒也有四小间,老农把他们领到最边上的那间,说到:"不论你们听到什么,或见到什么,都不要问,明白吗。""好的"张无忌说着,和赵敏点了室中的一盏油灯,而老农说完也出了房子。屋中便只剩下张无忌和赵敏两人,这些日子以来,两人始终以礼相待,并没有作出什么不光彩的事来,对着烛光,两人和衣搂在一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无忌忽然听见其它屋中有动静,本来他不想管,但一想,既然住在了人家这里,人家真要有难处,自己倘能帮上忙,岂不更好。"敏妹,我出去看一下,你先等我一会儿。"说完下了床,轻轻出了屋子。
  听声音,动静是从最里面那间发出的,忙趴在窗外,用手轻轻弄破窗纸,向里面看去,竟然见到原来的那个老农和另外的一个老农,另外的一个老农自然是他的大哥了,看见两个老农不奇怪,但奇的是两个老农竟然在喂一个被脱光衣服的女子吃饭,而那个女子更被绳子捆在一张椅子上,背对着张无忌,看不清容貌,但从皮肤看,当是个妙龄少女,两个老农喂她吃,对方则闭了嘴,一口不吃。
  一见这情景,张无忌勃然大怒,"两个老淫贼,你们在干什么?"当下破门而入,只见两个老农都吃了一惊,但原来的老农一看是张无忌,竟然放下心来,而另一个老农则马上找了个被子盖在了少女的身上,同时找个布蒙住了少女的脸。
  "原来是你呀,你来干什么?来看我们的笑话吗?"老农的话中竟然满是哀怨。
  "我来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们在干什么?"张无忌艺高人胆大,声音也高了起来。
  "好!好!我们都这么惨了,你还要来看我们的笑话,你看我们哥俩这么大的年纪,像是淫贼吗,其实这是我那个苦命的女儿。"另外的老农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张无忌一见是这样,也不再那么大的火气,便问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两个老农哥哥叫陆明,弟弟叫陆暗,陆明还有个女儿叫陆冰,两天前,陆冰去山上采药,不想遇上山贼,不但被山贼强暴,而且更受到极重的伤害,两个老农因为没钱为女儿治疗,而女儿更有轻生的念头,所以两个老农才把她捆起来,喂她吃饭。
  说着说着,这两个老农都挤出几滴浊泪来,张无忌心下不忍,说道:"在下略通医道,或许能为这位姑娘治疗,只是若是伤在隐私之处,恐怕对姑娘名节不好。""唉,若你真能治好小女,便是她的救命恩人,小老儿感激不尽,不过她毕竟一个姑娘家,我还是把她的脸遮住,你看如何?"一听到自己的女儿有救,陆明是高兴的很,但也多少想到了女儿的名节,但既然医生看不到女儿的脸,那么情况当然要好的多。
  张无忌当下告诉赵敏,他要为陆明的女儿治疗,让她先休息吧。之后又回来查看陆冰的伤,只见陆冰的下体一片血肉模糊,而且还有两个鱼尾露在阴道外面,想是里面塞了两条鱼,而且看来鱼还不小呢。
  "姑娘,我先把鱼给你弄出来,可能有些疼,你忍着些。"张无忌说完,却听陆冰哼哼个不停,倒像是想说什么又不能说的样子。"唉,我这苦命的女儿,人家是好心为你治疗,你就别闹了,先生,我女儿天生是个哑巴,她说不出话来的。"陆明既然认为张无忌是医生,当然叫他先生,但想到女儿的惨状,话明显的哽咽了。
  张无忌是蝶谷医仙胡青牛的传人,医术当然是独步天下,他虽然没说带什么药箱,但银针倒是随身带了不少,当下用针刺陆冰的穴道,让她阴道张开,然后缓缓的弄出了这两条大鲤鱼,一看到大鲤鱼每条都有一尺长,张无忌就知道陆冰不只阴道,只怕就连子宫都有了损伤。
  大鲤鱼一拔出来,就有一股散发出浓浓的腥臭味,同时一股黑血从里面流了出来,张无忌吩咐陆明和陆暗去烧热水,等水烧好,便找了干净的布,沾了热水,一点一点擦净了陆冰的外阴,接着是阴道的内部,然后拿出专用的伤药,敷在了里面,之后,张无忌叹息一声,坐在了地上。
  "先生,是不是小女的伤?"陆明以为张无忌治不好,这才问。"确实有问题,我这药可以缩阴是不假,但如果缩的太小,只怕对将来的房事有极大的影响,而要不让它缩的太小,只怕会伤害姑娘。"原来张无忌的办法,就是把一个男人的阴茎插入陆冰的阴道,然后等到药效过后,自然不会缩的太小,以致将来丈夫不能把阴茎插进去。
  "唉,女儿,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也只有同意了。"陆明说完,带了陆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而这间房子便只剩下张无忌和陆冰两人了。此时的陆冰更是极不配合,全身扭个不停,就连脸上的布都几乎要掉下来。"姑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我也是个处男,如今我这么做,很对不起敏妹的。"不知怎的,张无忌说完这一句,陆冰竟然不再扭动身体了,她像个温顺的绵羊,任由张无忌缓缓把阴茎插了进去。
  虽然阴道被撑大了很多,但张无忌也是首次尝到女人的滋味,只觉包着阴茎的肉又湿又热,而且还抖了起来,倒像是高潮有样子,胡青牛是堂堂的医仙,对于房中之术也有研究,张无忌虽然没有经历,但从书中多少也知道男女之事,但直到如今,才真正明白它的滋味。
  其实张无忌的阴茎因为修炼九阳真经的原因,比一般人大了很多,足有六寸长,龟头更比个鹅蛋也小不了多少。陆冰若不是因为阴道被撑大了很多,只怕当时一定会痛昏过去。此时的陆冰阴道像婴儿吸奶一样一吸一吸的吸着张无忌的阴茎,而张无忌生怕精关不守,阴茎变软,因此一动不敢动,一直到天明,才缓缓拔出了阴茎,此时的陆冰却全身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张无忌忙走到茅房,用手解决了问题,然后先向赵敏解释了之后,就拉了赵敏的手,告别陆明和陆暗这两个老农,前往武当山而去。
  张无忌他们刚走,陆明和陆暗这两个老农就洗干净了脸上的灰土,赫然就是玄冥二老,而他们进入屋中,把陆冰脸上的布拉下,竟然是周芝若。原来,玄冥二老撑船走了没多远,就见到河中浮出一个人来,正是昏迷中的周芝若,还是鹿杖客有点舍不得,便又把周芝若从水中捞了上来,竟然没死,玄冥二老带着周芝若躲到一个旧房子中,两人找农户要了几件衣服,打算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同时好好的折磨周芝若,不想当天晚上张无忌就来了,但在玄冥二老掩饰下,张无忌不但没发现玄冥二老,更连周芝若都办了。
  说来,最伤心的是周芝若了,她本来要死,如果死在汉水河中,也算是死得其所,不想没死成,但却听见了张无忌的声音,心中又有了一丝希望,她本来打算引起张无忌注意,最好发现她,但张无忌哪里想到这些,就在张无忌要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之时,因为是自己的无忌哥哥,她并没有抗拒,甚至达到了很多次高潮,可惜天明之后,张无忌竟然马上离开,周芝若的希望彻底变成绝望了。
  当她脸上的布被拉下之时,她万万没有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不是无忌哥哥,而是玄冥二老,可怜的周芝若再次流出了泪水,就在这一天,两个人把她前面和后面的洞,又玩了多次,然后,两个人带着她走了不少地方,周芝若容貌极美,玄冥二老在没银子之时,竟然让别的男人来干周芝若,自己向男人要钱。
  不过周芝若的苦难很快告一段落,一个月后,受到玄冥二老极度虐待的周芝若被玄冥二老带到了华山,然后让华山派的全派弟子把周芝若干了三天,此时的华山派中,高老者和矮老者早就过世,现任掌门无虚子更是个风流之人,流连花丛,就差自己不是采花大盗了,因此玄冥二老因为周芝若的原因,反而受了礼遇,再说了,当初在少林寺中,打败张无忌的峨嵋掌门周芝若,谁不想和她发生关系?
  三天过去了,周芝若不吃不喝,只能靠着嘴中男人的精液来解渴,不堪其辱的周芝若终于找到机会,趁看守松懈,逃了出来,却来到华山绝壁,接着玄冥二老追来了,为了不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周芝若一纵身,跳进了万丈深渊之中……故事,并没有结束,江湖的纷争,永远不会停息。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