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皇宫太子成长记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第一章王兄王弟
  禁宫,位于后宫的一个僻静的广场。
  一对男女正挥剑过招,你来我往,正全神贯注在剑锋之间。
  男的名李彻,十八岁,是当今之太子,也就是说一旦皇帝归天,天下至尊之 位便落在此子手上。
  女的名韩燕灵,十八岁,太尉韩正之女,也是由皇帝钦定的储妃。
  「太子殿下的剑术进步神速,可喜可贺啊~~」一身武士服的韩燕灵微微一 笑,收剑而立,轻风吹拂着她细长的秀发,使这散发着英气的绝色美女增添了女 性的风姿。
  李彻还剑鞘内,苦笑道:「燕灵不要再叫我太子好吗?明年春暖才是正式的 册封大典,再者,我不喜欢别人殿下前殿下后的叫我。」韩燕灵娇笑道:「太子殿下啊~~你不知道吗?皇上早发了手喻,由现在起 不许再称你为三王子,否则便会降罪。」李彻四处张望了一下,摇头道:「这里没有旁人,燕灵还是叫我彻弟或者李 彻吧!」韩燕灵含笑来到他身前,伸手比了比两人的高度后,喜道:「彻弟又长高了 啦!」一派小孩子的天真语气。
  二人相识已有五年,当时是韩燕灵自己提出入宫居住,因为她与秀宁公主相 熟,后来更成了李彻的剑术老师。两人本以姐弟相待,后来却竟被指定了成为夫 妻,使二人的关系变得尴尬起来。
  李彻近距离的欣赏着她如花玉容,心中一阵感触,一时没听清楚她的话。
  伸手轻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手,盯左她道:「燕灵可否老实告诉我,其实你愿 意当我的储妃吗?」韩燕灵迎上他的目光,也没有挣开他的手,轻轻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能 成为储妃是燕灵的福气。」李彻摇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要是没有父皇的赐婚,燕灵还是会当 我的储妃吗?」韩燕灵沉默起来,没有说话。
  李彻淡淡的道:「我明白了,燕灵是被迫的,你……」韩燕灵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抬起头来看着他,道:「只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只是视你为弟,从没有想过会 跟你……」李彻心中微震,那岂不是说她对自己从来没有动情吗?
  韩燕灵鉴貌辨色,已知他心中所想,柔声道:「彻弟不要这样好吗,事实上 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对你的感觉。」李彻凝望着她,轻轻放开了她的手,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是不该这样 迫你的。」韩燕灵定神的看着他,忽然笑道:「彻弟又长大了,开始懂得试探人家的心 意。」李彻听着这句带着少许赞赏多些讽刺的话,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韩燕灵轻拉起他的手,嚷道:「来,晚膳的时间到了。」李彻看着这个一忽儿像姐姐一忽儿像情人的美女的背影,随着她去了。
  秀宁宫、书房
  李通一脸苦闷,心中则在一刻一刻数着时间。
  儒道墨法、四书五经什么什么的对这个八王子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什么仁义 道德,那根本就是催眠曲嘛……想起哥哥此刻正和那美得不得了的燕灵仙子在鸳鸯戏剑,心中不禁恨得牙痒 痒的。他唯一能保持精神的方法,就是欣赏着眼前正在念念有词的美人儿姐姐秀 宁公主,心中则在幻想着这宫中头号美人出浴时赤身裸体的绮丽春光。
  「八王弟!」李秀宁忽叫道。
  「啊~~?呀……!是的……什么?」李通呆头呆脑的道。
  李秀宁本是想板起脸骂他懒散,岂知看着他的傻相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通看着姐姐忍俊不禁的动人笑容,赞叹道:「王姐笑得真美。」岂知李秀宁很快收起笑容,冷冷的道:「少卖口乖……我现在罚你抄写今天 的课内容一次。后天上课时交给我!」李通哭丧着脸道:「姐姐还请大发慈悲吧……明天一早我约了小王爷和李亨 大哥比箭耶~~」小王爷指的是他堂弟李植,李亨则是禁卫统领,是李彻、李通的族兄。
  李秀宁淡淡的道:「那与我无关!总之若交不出,你就一星期不用出去了, 每天也要来上课!」李通眼睛眯了起来,笑道:「王姐原来这么喜欢见到我吗?」被李秀宁的目 光一扫,忙道:「后天就后天吧……王姐~~我告退了~~!」向后一翻,只听 得「咿呀」的开门声,他已离开了。动作迅捷绝伦有若行云流水。
  李秀宁先是一呆,然后是一阵苦笑。
  忽然门又开了,李通站在门边,笑道:「王姐还是不要叫我八王弟,王八王 八的不大好听,还是叫通弟较为妥当。」李秀宁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他呵呵一笑,溜去吃饭了。
  按照惯例,除非是特别情况,李彻和李通都是在广陵宫吃饭的。
  广陵宫是宫中第二大的建筑物,仅次于皇帝所住的正宫,也是两人起居的地 方。宫内共分三十个寝室、正厅、偏厅、花园,两兄弟用膳的地方是在偏厅。
  二人各有一些贴身服侍的宫女和侍卫,负责保护和服侍。但在很多情况下, 二人都不着他们。
  一来是二人已可跻身高手之列,二来是二人,特别是八王子李通,常常做很 多不见得光的捣蛋事,因此所有侍卫都被遣往别的地方。
  看着李通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李彻笑道:「这么开胃,今天没被王姐罚了 吧?」事实上他本来是与燕灵到秀宁宫一起吃饭的,但却被李秀宁制止了。
  他本是心中不快,但不忍拂逆他最敬爱的大姐,只好回来跟这八弟吃饭。
  李通仍是满嘴菜肴,含糊的道:「当然有啦……还罚我抄那篇大学什么什么 的……」李彻看着这王弟那不守礼仪的食相,心中反而亲切,对他来说,这才像自己 的亲人。
  其他人即使亲近如王姐李秀宁、未婚妻韩燕灵,对他总是礼数周到,教他浑 身不自在。
  此时李通像是吃饱了,呼了口气道:「哥今天又怎样啦,有没有亲到燕灵仙 子的嘴儿?」在宫中会这样称呼李彻的,就只他一人了。至于燕灵仙子则是众位 与李通同年的皇亲子弟公认的美称。
  李彻叹道:「别提了,一提我便失了心情。」心中玉人暗示原来对自己从来 没有意思,只是因父母之命才答应嫁给自己,心情岂会好受?
  李通看着他道:「不是吵架了吧?还是她悔婚了?」李彻瞪了他一眼道:「不要瞎猜!总之不是你想那样就是了。」李通叹道:「这样呀……我洗先个澡,然后抄书……唉……柔儿……」向守 在一旁的一个年幼的宫女打个手势,续道:「准备纸笔墨砚。待会我洗澡之后要 用。」「是。」柔儿走近身来,微微施礼,转身去了。
  李通向后一个翻身,飞快走了去澡堂。
  李彻将一件糕点放进口去,暗赞一声,伸个懒腰,向后面的人道:「那我也 回房了。」心中一动,低声道:「婷儿随我来。」那叫婷儿的宫女脸上一红,只「嗯」了一声。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单从这个反应,便知是怎么一回事了。
  说到底李彻仍是血气方刚的男儿,在此群芳环绕的禁宫里,又有这些万中无 一的美女贴身侍候,不闹出事才怪。
  只是婷儿的身份比较特别,因为她也曾是秀宁公主的近身侍女。
  李彻的房间是由他本人自行设计的,左右两旁都是书架,门窗柜台均布置井 然,卧室则比较简单,床阔达七尺置于中央,左边则梳洗用的桌子。另一边置着 大屏风,不用想也知是换衣服的地方。
  婷儿见他直入卧房,脸上更加红了,她是看着李彻长大的宫女之一,却万万 没料到自己竟成了他初尝云雨的对象。
  那天其实李彻不是有意占有她,只是因为喝醉下理智失控才会出事。
  但尝过滋味后,李彻发觉自己对女性的感觉截然不同了,不但对女体生出好 奇,欲念更随之旺盛起来。
  李彻坐在床沿,招手着她坐在自己身旁笑道:「在这里婷姐不用多礼了,就 当我还是那个爱哭闹的小孩子就是。」比他年长两年的婷儿垂首道:「彻弟还有八个月就真的成为太子,一想起你 将来会成为皇帝,我便有些儿怕你……」李彻伸手解下她的发髻,任由她半曲的秀发倾泻而下,这些能服侍王子的宫 女本来就是各郡万中挑一的美人,婷儿更是其中的表表者,艳色较之于内宫的妃 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婷姐为什么要害怕我呢?」伸手解下她的外袍,很快的这美人儿身上只剩 下一件粉红色的肚兜。
  婷儿俏脸通红,低声道:「伴君如伴虎嘛……喔……」胸前的一对玉乳被李 彻从后轻轻的搓揉着。
  李彻双手不断动作着,柔声道:「婷姐这样说,即是我将来会是变脸无情的 人了?」伸手食指,隔着丝质纤维,撩拨着她敏感的乳头。
  「任谁当上皇……啊……皇帝……喔……都……是一样的……啊~~!」婷 儿感到一股股的快感袭来,教她连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李彻边享受着玩弄她乳房的柔软手感,边轻咬她耳珠道:「放心吧,李彻不 会的。」「嗯……啊……」婷儿在他渐渐变得粗暴下的揉捏下只能颤抖娇吟着,这时 连说话的力也提不上了。
  李彻停了手,解下她身上唯一的衣物,随意抛在地上,又将她压在床上,放 肆的用舌尖舔弄她身上嫩滑的肌肤。
  「嗯……」婷儿感到他舌尖所到之处,便有一阵阵的麻痒传来,教她又舒服 又难受。
  婷儿身上由修长的颈项到纤弱的小腿,布满了李彻的吻痕。
  李彻欣赏着她迷醉的神情,微笑道:「婷姐真是越来越美了。ninilu期待你的到來」婷儿带点幽 怨的横了他一眼,带点自怜的道:「怕怎也及不上韩家小姐吧?」李彻想不到这样一句赞美会惹来这种含着怨怼的话,柔声道:「在我心中, 你们是不同的,各有自己独特的美态,各擅胜场呀!」婷儿看着这个自己看着他长大的王子,由一个小孩子变成现在英伟轩昂的男 子,忽然感到自己真的喜欢了他。
  换了是以前她或许只会当他在说笑戏言,但不知不觉间,自己变得十分看重 他的话,但心中却由此生出自卑的心。
  自己乃一介布衣之女,虽是天生丽质,但在禁宫之中无一不是姿色上佳的女 子,或许她能缚住他的心一阵子,但很快他又会爱上别的美女,对她再不屑一顾 了。自己又非是像韩燕灵有身份地位的女子,凭什么与别人争?
  李彻的想法则比较简单,对感情他是十分懂得分辨的,他爱上韩燕灵、同时 亦爱上眼前的婷儿,也就是了。
  只是对韩燕灵的感情是强烈而无力自控,对婷儿的感情则是平淡而稳定。
  他对禁宫之中那种视女性如玩物的心态虽不至于反感,却绝不会像其他皇戚 般荒淫无度。他会对每个他占有过的女人负责。
  婷儿正要说话,却已被李彻吻个正着,同时感到身体正被他双手来回的抚摸 着。口中不断「嗯……呜……」的娇喘声。
  李彻将嘴巴撤离婷儿的樱唇,改为含着她胸前的桃红乳尖。
  「嗯~~啊……」每一下吸啜、舔弄都令婷儿全身一颤,娇吟不断。
  李彻的右手温柔的将她的玉腿分开,移到她大腿内侧,用指尖撩拨她粉红色 的阴唇。
  「啊……!」婷儿在他的挑逗下快感渐趋强烈,呻吟声也越来越放浪了。
  李彻感到她下体开始湿润了,改为用中指抽插着。
  「喔~~啊~~啊~~!」娇吟声中,婷儿的腰肢开始扭动着,配合着他手 指的攻势。
  李彻听着她令人心颤的叫声,再忍不住,将她白玉般的大腿分开,早已进入 状态的分身则轻轻顶在穴口处。
  他俯下身来,低声道:「婷姐,我要开始了。」婷儿娇喘着道:「来……吧……啊~~!」没料到他竟然一下子全进来了, 婷儿感到体内一阵强烈的烫热感觉,一个失神,小嘴发生尖细而悠长的娇吟声。
  李彻本来是想先浅后深,只是想不到内里已是如此顺滑。
  每一下进出,两人的交合处都会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是女的呻吟声和 男的喘息声。
  「彻……啊~~!彻弟……好爽……啊……啊~~!」婷儿双手紧抱着他的 身,细腰摆动着迎合他的动作。
  李彻在感受快感中也不忘留意着身下玉人的样儿,只见她在自己的抽插下忘 情的淫叫、扭动着,失神的眼睛透出情欲的火焰。
  二人体内的兴奋快感渐次加强,交合的动作更是剧烈。
  「要……要……来……来了啊……!」婷儿娇喘着低呼道,接着全身一阵发 紧,双手双腿同时紧缠着李彻。
  李彻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抽插得更快也更深。
  「啊啊啊啊~~!」婷儿受到高潮的冲击,半张的小嘴发出一阵放荡的娇吟 声,还被抽插着的小穴处喷射出淫水,身体则无力的继续被冲击着。
  李彻这时才接近射精的边缘,伸手紧抱着已是娇慵无力的婷儿的玉臀,继续 加速。
  「喔……」婷儿感到刚高潮的身体在他的猛烈攻击下再次生出快感,却只能 无力的娇喘着。
  李彻感到自己也来了,龟头一阵火热的快感,「龙种」尽数泄在婷儿的小穴 内。
  太子的种子,不是龙种是什么?
  他就这样压在婷儿美丽的胴体上,急促的喘息着。
  婷儿渐渐回复过来,缓缓坐起身来,轻轻的道:「我……先告退了。」李彻伸手制止她穿衣的举动,道:「不,我要婷姐留下来陪我……」婷儿看了他一眼道:「被人看见不太好吧?我会被人说闲话的。」李彻微笑道:「就当婷姐一早便起来替我梳洗吧!」婷儿虽仍是不依,但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李彻轻拥着她,定神的欣赏着那海棠春睡的美景,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韩燕 灵、甚至是皇姐李秀宁和皇妹李靖宁。
  思潮起伏间,他沉沉睡去。
  另一边厢的李通则在埋首疾写,抄写万多字对他来说虽非十分吃力,却绝不 是简单的事情。
  不过十八岁的他也懂得享受,命柔儿伴在他旁,不时替他添磨墨汁、又或者 伏在他身后替她按摩头部和肩膀。
  柔儿今年也是十八岁,却非像婷儿般是被选出来的,而是被人当礼物送入宫 中的「贡品」,由于年幼所以被安排为李通的贴身侍婢。
  李通停下笔来,不耐烦的嚷道:「不写了不写了!明天再写吧!」伸手轻拥着柔儿的蛮腰,道:「柔儿来看看我的字。」柔儿摇了摇头道:「柔儿不识字的。」李通吐了吐舌道:「我倒忘了,也不要紧。柔儿来跟我去洗澡好吗?刚才洗 不成,现在再去!」轻拉她手,竟就这样走到澡堂去。
  这澡堂中间是一个长阔达半丈的水池,两旁都是盛着热水的水桶,但设计巧 妙,只消拉动机关,热水便会缓缓添进池里。
  柔儿伸手到池里试了试水温,然后来到李通身前低声道:「水温刚好,我替 八王子宽衣吧?」李通笑道:「不用了,柔儿替自己宽衣就行了。」柔儿奇道:「我?」李通事实上是色心大动,想要对她动手动脚,闻言道:「这样吧,我先替自 己宽衣……」说着,七手八脚脱下自己的衣服。
  柔儿羞红着脸看着,到他赤条条的来到身前时,慌张的道:「奴……奴婢不 用……」李通不理她的话,就这样解下她的外衣和肚兜,露出她雪白的胴体。
  身体虽未完全成熟,但已具玲珑浮凸的曲线美,配合着她清丽中带着稚气的 俏脸,任谁见到也会忍不住搂进怀里。
  血气方刚的李通看得差点口涎也流了出来,连忙伸手将她一抱而起,就这样 跳进池里。
  刚着地的柔儿以她独特的轻柔声线道:「奴婢替王子洗刷身体好吗?」李通感受着她因为秀发身体沾湿而产生的惊人诱惑力,暗吞了吞口涎,道: 「不用了,今天没怎么走动,不太脏,倒是柔儿替我执拾房间辛苦了一天,我来 替柔儿洗洗身体好吗?」柔儿忙道:「不……不用了……这……这是奴婢的份内事嘛……」李通当然不会理会她的反对,自顾自的替她洗了起来。起始时,只是揩揩擦 擦,到了后来,变成是抚摸揉捏。特别是一对幼嫩的乳房,教他爱不释手,摸个 不停。
  柔儿不识男女之事,但身体在对方的刺激下渐生反应,她觉得很奇怪亦很舒 服,却弄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通一脸急色的样子,赞道:「柔儿真是美极了,比父皇的妃嫔还美呢!」 大嘴又将那粉红色的幼嫩乳头含在嘴里又吸又啜。
  「嗯……柔儿……不敢与贵妃娘娘相比……喔……」胸前传来阵阵麻痒的感 觉,使她的小嘴不自觉的发出低吟声。
  李通伸手移到她一双玉腿之间,摸索着那未经人道的神秘地带。
  柔儿不敢推拒,只能软弱的任他摆布。只觉腿间传来一阵强烈的触感,李通 的手正抚弄她敏感的阴唇。
  「嗯喔~~」柔儿全身乏力,只能用手轻按在李通的肩上借力。
  李通一边逗她,一边注意着她的神情,见她在自己的刺激下生出反应,心中 大为兴奋。
  「柔儿平日有没有洗这里?」李通一面用手挖弄着她那紧窄的阴道,一面问 道。
  「喔~~!柔……柔儿没……没有……啊……!」下体的快感透过李通的手 指直传到柔儿身上,小嘴不断的发出娇吟声。
  李通再也按捺不住了,正要剑及履及之际,外面却传来叱喝声道:「谁在入 面?」李通心中暗暗诅咒,谁在破坏他的好事了?
  第二章刺客
  「谁?谁在里面?」
  外面的呼喝声渐渐扩大,似乎澡堂外面已经挤满了人。
  李通低声道:「柔儿,快穿回衣服,然后去开门。」柔儿赧然点头。羞涩的望了李通一眼,正看得李通心痒难搔时,移到池边拿 起衣服穿上。
  李通合起双眼,深呼一口气,拿起一块毛巾盖在脸上。
  柔儿整衣来到门前,轻轻打开,却是禁卫副统领张子仲和一众禁卫。
  张子仲见到柔儿,呆了一呆,往内一望,只见李通舒适的躺在池中。他立即 醒悟过来,忙道:「见过八王子,属下打扰了。」说完便转身欲走。
  李通道:「张副统领慢走,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张子仲停了下来,恭敬的道:「刚才皇上的寝宫外有刺客出现,两名亲卫被 杀死,所以属下现正搜捕刺客。」李通讶道:「父皇怎样了?」张子仲道:「皇上安然无恙,正由李统领亲自守护。」李通心中一动,道:「那张副统领继续执行你的职务吧!」张子仲暗松一口气道:「那属下告退了。」领着手下一溜烟走了。
  李通从池中跃起,飞快的抹乾身体,又披上衣服道:「柔儿跟我来!」柔儿一呆时,已被他拉着纤手,飞快去了。
  李通极速回到房里,换了便服,拿起他的佩剑,低声道:「柔儿留在床上等 我。」柔儿俏脸一红,羞答答的望了他一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李通见她这逗人怜爱的样儿,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正要溜去看凑热闹,柔儿低呼道:「王子小心点。」李通笑应一声,使出身法,迅速离去。
  李彻站在广陵宫的屋檐上,极目望去,远处隐见几个黑影鬼魅般在几个屋顶 上疾走。
  他刚才听到「有刺客」的呼喝声,轻轻的移离正抱着他睡的婷儿,拿剑启窗 走出房外。
  他和李通一样,同是青年心性,喜挑战尝新,有这种一试身手的机会,岂会 错过?
  这些刺客胆大而聪明,有系统的利用迅捷的身法混淆禁卫们,使他们疲于奔 命。
  禁卫统领李亨就是看出这点,所以一方面贴身保护皇帝,封锁宫门;一方面 派手下四出搜索刺客的踪迹。
  李彻紧紧追在一名刺客之后,月色之下隐见对方的身形雄伟,轻功却十分了 得,只是及不上自己。
  对方忽然停了下来,一个转身,李彻看见两下闪光,原来是两支飞针。他早 有防备,矮身避过,冲前抽出长剑疾扫对方面门。
  那刺客左手执鞘,右手拔剑,先用剑鞘将来剑卸开,右手剑刺出,直取胸前 要害。李彻侧身闪过,运剑向对方腰间抹去。
  刺客仍是以剑鞘挡格,右手剑由上而下的斩向李彻。李彻横剑挡格,「铛」 的一声,对方沉厚的力量震得他右手发麻。
  这部份原因是他刚刚才与婷儿翻云覆雨,力量当然会相对下降。但这几下交 锋,李彻已知自己对方剑术和力量均在自己之上,但对方要打败自己还得费些功 夫。
  刺客看来并不知道他是谁,也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只是冷冷道:「助纣为 虐。」飞身一纵,跳往对面的宫殿屋顶。
  李彻除了看着他走,还可以做什么?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到底什么人如此神通广大呢?
  忽远处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声音来自秀宁宫处。
  李彻心忖这大概是声东击西的手段吧?但他心悬住在宫内的韩燕灵、李秀宁 和李靖宁。不再犹豫,拔身走去。
  李通循禁卫们的叱喝声而走。
  整个皇宫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状态,到处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哼,这班刺客还蛮有两下子的。
  李通来到御花园前,李恩(即皇帝)住的正宫处传来兵刃交击的声音。他心 中一热,正要前去助战,忽背后传来锋刃破空的尖啸声。腰身一弯避开飞来的刃 首,然后向前一滚,拔剑站起。
  入眼的是个持双短刃的刺客。
  对方同样是以黑布幪着头脸,从对方的身型体态可以看出是个女性。
  李通右手长剑一振,挽起一团银色的剑花,剑尖向前疾刺。「铮」的一声, 女刺客的双刃荡开了李通的长剑,然后闪电移前,左手的短刃斩向李通的咽喉。
  李通右手猛地发力,紧握剑柄撞向斩来的短刃的刃锋处。
  在他强大的力量下,女刺客左手再握不住短刃,「铛」的一声掉在地上。
  李通使出绝技,鬼魅般移往对方背后,长剑贴在对方的颈上。
  轻功身法是他武功中最强的一环,即使禁卫第一高手李亨在这方面也只能与 他平分秋色。
  「放下兵刃。」李通淡淡的道。事实上他心中因尝胜利而兴奋无比,但脸上 却装作沉着冷静的样子。
  左手拉去蒙着女刺客头脸的黑布,登时一呆。
  天啊,她竟然长得这么美!
  月色影照下,本来细白的肌肤使她更加显得清纯秀丽,乌黑的大眼睛精莹通 透,小巧的鼻子,淡红色的樱唇却紧抿着。
  「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一声悲叫,女刺客闭上了眼晴,一滴泪 水珍珠般泻下,实是我见犹怜。
  李通心忖若此女落入禁卫手里,下场必定非常凄惨,不但会被废去武功,更 会被充作官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微笑道:「你想死吗?我偏不让你死。」其实他对这美丽的女刺客根本下不 了手。
  运劲连拍她身上各处要穴,先瘫痪了她的战斗力,收了长剑,然后抱着她迅 速离去。
  李彻在屋顶上来回跳跃,来到秀宁宫的殿顶处。
  由于秀宁宫是李秀宁和李靖宁起居的地方,所以侍卫都不准进入此宫园范围 之内。为此,部份宫女曾接受武技的训练,负起保护的责任,像婷儿就有一定的 武功根底。
  这时一名使剑的宫女刚被一个刺客斩伤手臂,踉跄后退。
  李彻长啸一声,从屋顶飞跃而下,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将剑的力量展至极 尽,全力下劈。
  刺客长剑上挑,想借力卸开这雷霆万钧的一剑。李彻右脚一伸,将对方手中 剑踢开,右手剑则斩下对方的左手。
  这刺客看来硬朗得很,手臂被斩仍只是冷哼一声,使出身法快速退走。
  本来李彻可以掷出长剑杀伤对手,只是他却是狠不下心。
  算了,对方断了一臂,该逃不出禁卫的封锁。
  李彻低头一看,地上赫然是鲜血淋漓的断臂,令人触目惊心。
  回过头来,轻轻扶着被斩伤的宫女,他知道她叫乐儿,是李靖宁的近侍。
  「乐儿没事吧?」李彻柔声问道。
  乐儿脸上本来痛得苍白的俏脸现出一点红晕,摇头道:「太子殿下……奴婢 没事……」李彻掀开她的衣袖,检视了她前臂的伤口,又用衣带替她包扎妥当。
  微笑道:「幸好只是皮外伤而已,过了几天便会好了。」乐儿有点受宠若惊的呆看着这个未来的天子,一时似乎连痛楚也忘了,听到 他的话,垂头道:「乐儿明白了。」李彻定神看了她一眼,乐儿的年纪比李通还小,只有1 7 岁,和靖宁公主同 年。
  乐儿垂下俏脸不敢望他,那娇羞的样子,怎能不教人心生爱惜?
  李彻很想亲亲她的脸蛋,却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下太过胡来,只轻拍她看来十 分柔弱的肩膀,道:「先回去敷药休息吧。我去找靖宁。」乐儿有点犹豫道:「这……」李彻催道:「去吧。想抗旨不成?」乐儿「嗯」的一声,施礼道:「那……奴婢告退了。」转身走了。
  李彻先命人清理现场,然后走进靖宁的寝宫中,刚进入内厅,身上只穿着亵 衣加上单薄外袍的李靖宁便扑入怀中。
  李靖宁双手紧抱着他,半哭着道:「刚刚,靖宁在后园弹琴时,忽然一个黑 影飞扑出来,我……好怕……」1 7 岁时的她已是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到现在更是不得了,秀气迫人的俏丽 脸儿,充盈着女性魅力的体态,加上她仪态万千的独特气质,令无数高门贵族的 公子哥儿争相向这天之骄女献媚。
  可是这位绝色美女却有着一段不幸的童年。
  李靖宁和李秀宁同是李恩最宠爱的宁妃所生,李靖宁小时染上肺病,宁妃不 辞劳苦的日夜照顾。最后李靖宁病好了,宁妃却因染上自己女儿的病而死去。因 此李恩并不喜欢这女儿,认为她夺走了自己的爱妃,对她十分冷淡。
  有见及此,作为哥哥的李彻,自少便对这妹子疼爱有加,而李靖宁对这位同 父异母的哥哥,也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依恋。
  李彻感受着那软玉在怀的温热,虽说是自己的亲妹子,但总有种难言的兴奋 感觉。
  振起意志,将她硬推开一尺,柔声道:「没有受伤吧?」李靖宁摇头道:「幸好乐儿挡住了那刺客,否则,靖宁可能已经见不到王兄 了。」李彻微微一笑道:「不会的,这群刺客的目的是要刺杀父皇,袭击你只是要 分散禁卫的兵力而已。」李靖宁吃惊道:「那父皇怎样了?」在她的心中,不管父皇如何待她不好, 仍然是她最敬爱的父亲。
  李彻想起李亨,有他在相信没人可碰到父皇的一根汗毛,道:「放心吧,父 皇正被李亨大哥保护着。」又道:「夜了,靖宁还是早点休息吧!」李靖宁柔顺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李彻的话总有着令她不欲抗拒的感觉。来 到床边缓缓解下外袍,竟任由李彻饱览那只剩下亵衣起伏有致的优美身段。
  李彻吃了一惊,忙转过身来,背对着她道:「那……靖宁好好睡了,我要走 了。」李靖宁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躺在床上,将被子盖好,幽幽的道:「王兄 要走了吗?」李彻转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微一颔首,就这样走出房外。
  心中则在暗暗警戒自己。
  李通抱着那名女刺客,在没人察觉下回到广陵宫,走进一个没人的房间。三 十多间房子只有十二间是有人住的,其他都是长期空置的房间。
  李通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将女刺客放在床上,对着她做个噤声的手势,然 后解开她的哑穴。
  女刺客开口道:「你想怎样……?」
  李通微笑道:「这个嘛……待我想想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刺客侧过头去,倔强的道:「这与你无关!」李通嘿嘿笑道:「不说吗?那……请恕在下冒犯了。」伸手便要解开她的衣 服。
  女刺客吃了一惊,道:「我叫倩如……」
  李通停下手,淡淡道:「那么,姑娘若乖乖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放姑娘 离去,好吗?」倩如望了他一眼道:「你们禁卫封锁了皇城各处要道,就算现在你放了我, 我也逃不了吧?」李通并不知禁卫封锁皇宫的事,搔头道:「那……我掩护姑娘离去吧!」倩如不信的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李通心忖放你走还问这问那的,道:「总之我说得出就做得到,你信我就是 了。」忽脸上现出一个奸笑道:「再者,这里只有我和姑娘,姑娘又长得这么动 人……我做出什么事也没有人晓得。」倩如俏脸一阵嫣红,怒道:「你……」李通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道:「所以说,姑娘除了相信我的话和回答我的 问题外,并无选择。」倩如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李通问道:「你们为何要刺杀皇上?」他是故意不表露自己的身份。
  倩如一脸愤然的道:「李恩南征北讨,苛征暴俭,只要他一天在位,百姓便 没有好日子过。」李通心中微震,他一向只道父皇打垮胡族,扩张疆土是了不起的功业,却没 想过劳民伤财的弊端。口中则道:「那姑娘的同党呢?一共有多少人?」倩如断然道:「就算死,我不会出卖他们的。」李通盯着她的俏脸,忽笑道:「那姑娘今年多大了?」倩如一呆,完全摸不清他的用意,答道:「1 7 岁。」李通笑道:「1 7 岁便这么大胆,未知姑娘的武艺是谁教出来的?」他这话 连自己也觉好笑,自己不也是只得一十八岁吗?只是因他身型雄伟,对方察觉不 到而已。
  倩如知道他是想拐个弯来探问自己的底细,娇哼一声,答道:「这是我自学 的。」李通知道再问不出什么,站了起来道:「半个时辰后姑娘穴道自解,那时你 从这里走出至广陵宫南门,那里守卫薄弱,姑娘应可轻易突围。」倩如忍不住道:「为什么你要放过我?」李通呵呵一笑,来到床边坐下叹道:「因为我喜欢姑娘嘛!」倩如望了他一眼,碰触到他那灼灼的目光,心中一阵茫然。
  她今次本是拚了性命去刺杀李恩,当她被李通打败后以为必死无疑,甚至要 受辱于人,岂料李通竟然会就这样放她走。
  李通笑嘻嘻的道:「若姑娘愿意留下陪伴在下,我是无任欢迎的。」倩如瞪了他一眼,怒道:「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一定会先赏你两记耳 光!」李通摇着头站起道:「姑娘一定舍不得打我这救命恩人。那么……我们后会 有期了。」倩如愕然道:「你要到哪里去?」李通歉然道:「当然是捉拿其他的刺客哪!」倩如沉默下来,没有作声。
  李通启门而出,又轻轻的将门关上。
  第三章夜
  李彻来到了李秀宁的寝宫,看来这里并未有受到袭击。
  韩燕灵和李秀宁偶尔会睡在一起,东拉西扯的谈天说地,至于她们说的是什 么,则只有这二人才晓得了。
  李彻遥遥看见韩燕灵低声嘱咐着一名宫女,这美女穿的是一件淡黄色丝质长 袍,夜色之下别有一种美态。
  韩燕灵这时也见到他,遣开了那位宫女后,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有没有见到刺客?」李彻来到她身前问道。
  韩燕灵轻摇其头,道:「刚才靖宁公主那边传出叫声,应该……」李彻道:「刺客的目标是父皇,其他的只是虚张声势,以图分散禁卫的注意 力罢了。」忽想起一事失笑道:「幸好他们没有糊涂至走到这里来放肆,否则定给燕灵 杀个人仰马翻、溃不成军。」韩燕灵「噗哧」娇笑道:「哪会像你说得这么夸张的。」绝美的脸庞上添上 动人的笑意,教李彻看得目不转睛,完全失了自制力。
  她和李靖宁的美丽同样具有震慑力,同样令人神魂颠倒。
  二人的分别是:一喜一悲,韩燕灵的美充盈着降和活力,令人感到充满生 机;李靖宁的美则带着淡淡哀愁,令人心生怜爱。
  每次李彻见到她时,总会更易说些笑话,想逗她欢喜,看她的笑容。
  李彻移得更近了,清澈的眼神直望着跟前的丽人。韩燕灵对他这渐具侵略性 的距离感到一阵紧张,竟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她的目光移离了他,望向地上月 照宫阙的残影。
  李彻见她没有移后或是避开,更是放胆的靠近,柔声道:「未知李彻是否可 以一亲燕灵的香泽呢?」韩燕灵没有说话,事实上她并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
1 2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