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我的小情人我年轻时的梦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我叫李静,那年我38 岁,算是一个中年女人。与丈夫离婚多年了。家里只有我和14 岁的女儿,我知道我不丑,保养的也很好。但我对男人有着很重的戒备心理,我不愿意别人说我是个风骚的女人,也不愿意给女儿的成长留下阴影,才故意装出一副冷艳不可侵犯的样子。
  可是每当慾火燃起和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的寂寞和苦闷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每次自慰结束以后的空虚和酸楚,都使我身心疲惫。说句实话:我什么都不缺,就是缺男人。说句粗话:没男人的日子,真他妈地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有个习惯,家里做饭和饮用都是矿泉水,每个周都打电话让送水工给我送两桶。以前都是一个五十多 岁的老头来送,因为我住在五楼,他只能每次扛一桶,我觉得他这么大年龄了很可怜,两桶水应该是16元,我都是给他20元。看着他感恩戴德的样子,我心里就得到一份满足。
  平时女儿住校,那天是周末,女儿回来就去她姥家玩了,我见瓶装水不多了,就打电话给送水工要两桶水,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声音,但我也没在意,就找了20元零钱放在茶几上,因为我一般是不让他进门的,他把水放在门口我把钱递给他就行了。
  不一会儿楼下的门铃响了,我知道是送水的来了,也没问就按了一下门键。接着就听到急促有力“蹬!蹬!”的上楼声,当家里的门铃一响,我就拿着20元钱把门拉开了。我一看是一个小伙子一肩扛着一个水桶“呼哧呼哧”地喘息着。他看到我站在门口就笑嘻嘻地说:“姐,你的水。”这一声姐把我叫的心里暖乎乎的,因为他的叫法不是那种对陌生人的口气,而是就像叫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我急忙说:“放下来吧。”他却用不容推辞的口吻说:“姐,我给你装上吧,”说着就两脚一瞪把鞋脱了,赤着袜脚就进来了。一手一个就把两个装满水的桶放到地板上,然后麻利地取下空桶装上新桶。然后一只手抓过两个空桶,伸出另一只手对我说:“姐,一共16块钱。”我递给他20元,他马上放下空桶从衣袋里找出4元钱说:“姐,找你4块钱。”我马上说:“别找了,以前我都是给20元。”他说:“我师父说了你心眼好,可是我年轻,不能多收你的钱。”说着把4元钱放在茶几上,一手提着一个空桶,出门穿上鞋就“蹬!蹬!”地跑下楼了。
  他走了以后我还呆在那里,心想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我关上门坐在沙发上,心里如有所失。我回忆着小伙子的模样和说话的语调,觉得他尽管长的很健壮,可年龄并不大,我没有兄弟姊妹,可他一声姐叫的我心里很温馨,甚至想要是有这么个弟弟该多好。
  第二天我像故意在多用水似的,吃完晚饭洗碗时一桶水就用完了,我似乎急不可耐地又给他打电话说再送一桶水来,小伙子用似乎嘴里还吃着东西的声音说:“门牌号是多少?”我说:“昨天上午你来过,XX街X-X号。”他马上说:“哦,姐,我吃完饭马上送到。”听说他马上来送,我竟鬼使神差地把在家穿的便装换成了自己子喜欢的那套晚装,还简单地补了补妆,心里“咚咚”地跳着,似乎还有点紧张。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吧,我就听到摩托车响,很快外面的门铃就响了。我拿起对讲器问:“谁啊?”耳机里传来了:“姐,是我,给你送水的。”我赶快按开门键,接着又传来“蹬!蹬!”的上楼声。
  这次我提前把家里的门打开,看着他一只手提着水桶往楼上跑,到了门口他两脚一错就把鞋子脱了下来,进来取下空桶就把新桶装上了,然后又是一手提着空桶,一手伸着说:“姐,8块钱。”但我没有直接找钱给他,而是说:“小兄弟,我家的煤气好像不好用,我也不会弄,你能帮我看看吗?”他放下水桶说:“我看看。”他就跟着我进了厨房。他打开煤气灶一看确实火很小,他看了一下总开关就笑了说:“姐,开关你开的太小了,你看这样火就大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我真笨呀?”他却说:“女人对什么都是只管用不管修,我姐姐骑自行车就是这样的,有一次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自行车骑不动了,一骑就刚当刚当响,让我看看。我一看轮胎一点气都没有了。我说你怎么不充气啊?她说谁知道还要充气啊。”我听了眼泪都笑出来了,我真的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回到客厅,我说坐一会吧。他说不了,师傅还在等我呢。我说你不是下班了吗?晚上还有什么事吗?他说没什么事。我说那你急着回去干什么呀?他说晚上就是与工友打打扑克聊聊天。我说那就陪姐姐聊聊天吧。我知道我不给他水钱,他就不能马上走。果然他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看着我的客厅说:“姐姐,你的房子可真大啊。”我说是啊,家里就一个人觉得空牢牢的。他问:“姐姐家里都有什么人啊?”我说:“老公与我离婚年多了,还有一个14 岁的女儿,她平时住校,只有周末才回来一次,今天她回来就去她姥姥家了。”我问:“小兄弟,我怎么称呼你啊?”他说:“我叫周斌,你就叫我小周吧。”通过聊天我了解到他今年才18 岁,老家是沂南的,家里有爸爸妈妈和一个妹妹,因为爸爸身体不好,所以家里很穷,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想出来打工挣钱给爸爸治病,可是因为他未满19 岁,用工单位不敢留,身上的钱也花光了,前几天他在街上溜躂,看见一个五十多 岁的送水工的摩托车被一辆轿车挂翻了,那个开车的下来打了那个送水的一巴掌,骂了一句就开车走了,他看见那送水工半天爬不起来,就过去把他扶起来,然后就帮他推着车送了回去,老板一看送水工受伤了怕耽误给客户送水,就问他会不会骑摩托,他说会,又问他多大了,哪里人等等,他想要这份工作挣点钱先吃饱肚子,就说18了,他也没看身份证。就问愿不愿意当送水工,送一桶水可以提成6角钱,一天如果送20桶就是12块钱,50桶就是30块钱,每天晚上结算。他一听就干了。
  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了,看看这还未成年的孩子就为生活如此奔波真是心疼,我问他今天送了几桶水?他说今天要水的少,连我这桶才送了21桶。我说这不连吃饭都不够吗?他连忙说:“够了,够了,我一顿饭吃三个馒头一块五毛钱,一碗稀饭两毛钱,再买点咸菜两毛钱,一天五块钱就够了,还能剩七块多呢。” 我问:你不想上学了吗?他叹了口气说:“不想了,如果我还上学,交不起学费不说,爸爸也没钱治病了,妹妹也就不能读书了,家里我是长子,不想让爸爸妈妈为难了。”我流着泪说:“真难为你了,你还是个孩子啊。”他看我直流泪,反过来安慰我:“姐,没事,我爸爸说男子汉不要怕吃苦,我想只要自己肯卖力气,多挣钱,以后会好的。”说完站起来说:“姐,太晚了,我该回去了。”我急忙拉开抽屉拿出200元钱,他说什么也不要,他说:“姐,我师父说你是个好人,一见面我也觉得你是个好人,但我不能要你的钱,无功不受禄,坚决不能要。”於是我就骗他说没有零钱了,就给你一百吧,他说:“那就等下次再给吧,今天我先垫上8块钱。”我急忙说:别……别……我只好又找出10元钱给他,他接过来又找出2元零钱给我,我说什么也不要,可他最后还是把2元钱放在我的茶几上走了。
  他走了以后,我抓起电话就给一个汽修厂的陈老板打电话,问他能不能安排一个修理工。老板说:你安排的还有什么能不能啊!他是什么工种?是几级工?我说:他刚毕业,什么都不会,我故意避开了他还没满18 岁的年龄。老板说:那只能当学徒了,学徒工每月就800元工资,交三金,管吃管住,等三年出徒了才能根据工种考级定工资,可以么?我马上说可以可以,谢谢老板。我又问:什么时间可以上班啊?老板说:什么时候都可以。
  打完电话把我高兴的像做成一笔大生意似的只想叫。甚至为小周设想等学了手艺就自己开一个修理厂,生意就会越做越大,他家里的困难就迎刃而解了。当时恨不能马上就给小周打电话。连小周愿不愿意都没想。
  第二天晚上有个应酬,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就给小周打电话,让他赶快到我家来一下。小周问:“姐,要几桶?”我说:不要水,是有急事找你。小周说:“姐,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我到家刚把车停好,小周骑着摩托就到了。他紧张地问:“姐,怎么了?”我说:等回家再说。
  进家以后,我给小周找了一双拖鞋,然后把他脱在门口的鞋提进来放在鞋架上。小周不好意思地说:“姐,我的鞋臭,放在外面吧。”我给他做了个鬼脸说:“不行,就姐一个人在家,门外放一双男人的鞋,邻居们还不翻了天。”小周大惑不解地“哦”一声再没说什么。
  我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打开盖子递给小周说:你先坐着,我换换衣服就来。
  我进到卧室,按我原来的习惯是回家就要换上宽松的睡衣,可是又觉得不妥,最后还是换了件连衣裙。然后又到卫生间卸了妆,又点了淡妆才出来。我敢说小周自看到我那天起,他一直就没敢仔细看过我。这次我走到哪里,他的眼睛就跟到哪里。当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他身边的沙发坐下后,他无比赞叹地说:“姐,你真好看。” 我听了情不自禁地站起来,脸上一片红润,拉拉自己的裙子说:“真的吗?姐都老了。”小周说:“怎么可能啊,第一次我来送水,你一开门我还以为你是个新媳妇哪。”我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就你的小嘴会说,再等几年就好当丈母娘了。”小周一本正经地问:“姐,你到底多大了?”我故意瞪了他一眼说:“你知道吗?是不能随便问女士年龄的。”他马上就不好意思起来连连道歉地说:“姐,别生气,我真的不懂。”看他那副窘迫的样子我还是憋不住笑了:小傻瓜,姐逗你那。姐今年都38了,快成老太婆了。
  小周说:“姐,你骗我,看样子你连30虽都不到。”女人就是这样,明知人家是奉承,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我学着唱戏的语调笑着说:好,好,姐芳龄18至今未嫁。好了吧?
  小周也高兴地笑了起来,然后问:“姐,你叫我来,什么事啊?”我又装着不高兴的样子说:哦,没什么事姐就不能叫你来了?
  小周又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哦,姐,不是这个意思,我以为你有什么急事了?
  我就装着更不高兴的样子说:看,还是这个意思,没急事就不能叫你。
  小周急的满脸通红:姐,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嗯,看他急的像个红脸小公鸡,我感到很开心地笑着说:姐逗你那。
  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姐真的有事找你商量。
  他也很严肃地问:姐,你遇到了什么事?
  我一看他那严肃的样子就又想逗他了,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姐让人家欺负了。
  没想到小周一个高就蹿起来了瞪着一双牛眼:“姐,谁欺负你了?走,我们去找他。”我一看他敢如此挺身而出保护我,心里很激动急忙起来按住他的双肩说:坐下,坐下,姐问你件事。
  他奇怪地看着我:“姐,什么事?”
  我问:你将来想做什么?
  他毫不思索地说:“挣钱”
  我问:“怎么挣钱?靠送水挣钱吗?”
  他说:“那我怎么办啊?”
  我说:姐帮你出个主意好不好?
  他高兴地说:“好啊,姐让我做什么啊?”
  我说:去学修车,学门手艺,将来自己办个汽修厂怎么样?
  他听了不但没高兴,反而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急的推了他一下问:怎么样阿?
  再一看他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了,我下子就慌了,我看着他的脸焦急的问:小周怎么了?不高兴了?
  小周抹了一下脸,苦笑了一下说:“姐,没什么,我出来就是想学修车,将来回家办个修理店好挣钱给爸爸看病,供妹妹上学。可是我去了好多修理厂,人家不是嫌我不够19 岁,就是嫌我没技术,有的还要交押金,我没那么多钱,就没学成,那天要不是遇上师傅被车撞了,我还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呢?我想送水挣的钱够了交押金的我再去学汽修。”我含着眼泪把他抱住了,拍着他的肩膀说:姐已经给你办好了,我就把联系学汽修的事对他说了,并且说如果他愿意,明天我就送他去上班。
  周斌听了激动的两眼含泪看着我说:“姐,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什么帮我?”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直截了当地说:姐,喜欢你。
  说完了又觉得太直接了,就又接着说,姐喜欢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是个忠诚的孩子,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是个不贪不义之财的孩子,是一个值得姐帮你的孩子。使劲努力的干吧,将来会有出息的。
  我又嘱咐他,去学汽修要好好干,有什么事就来找我,要尊重师傅,团结工友,要勤快,多做事少说话。然后我又起来找出一部我以前用过的手机递给他,开始他说什么也不要,我说这是姐不用的旧手机,放着也没用,权当姐姐借你用的,等你买了新手机再还姐,主要是姐为了方便与你联系。他才勉强接了下来。
  小周看了看我,然后忐忑不安说:“姐,我觉得我不能马上就去学汽修,因为师傅的腿还没好,我突然一走就没人送水了,能不能等老板找了人替我再走?”我一听这孩子想的还真周到,便肯定地说:对,你想得很对,老板在你困难的时候收留了你,也是你的恩人,知恩必报真君子。你回去就与老板和师傅说,让他们尽快找人,但你不要告诉他们是我帮你找的工作,最好对谁都不要讲,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不知道周斌是真的明白还是假的明白,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我又接着说:等他们找好人了,我就带你就去汽修厂报到。
  周斌走了以后,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替周斌操心,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同情他?喜欢他?还是有别的?自己也搞不清楚。
  第二天上班后我让一个职员给周斌的手机卡里充了200元的话费,并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手机可以用了,他接着回了一个信息:姐,谢谢。下午他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老板知道了他找到了工作非常高兴,老板说找个工作不容易,赶快去报到,送水的事他可以找人替。我说老板也是个好人。我说那明天上午8点半你在银座东门等我。
  我到了银座,周斌已按时等在那里,我存好车就领他到了男装商场我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按着他的尺码衣裤鞋袜花了2000多元各买了一套。因为我没对周斌是给他买的,他也不好说什么。从商场出来就开车着急回家了,我把新买的衬衣和内衣找了出来,对周斌说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上,周斌想说什么,但还是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他洗完澡出来以后,我给他换上新买的衣服,我又带着他去了理发店美发,周斌就变得更英俊帅气了。
  我们一起来到汽修厂,老板一见周斌就非常喜欢,简单地聊了几句,他就把人事科长和副经理叫过来了,指着周斌对他俩说:这时李经理的亲戚,要来我们厂工作。又对付经理说:你给他安排个好师傅带一下,要照顾好,李总是我们的老夥伴,出了问题我可没法交代。然后对人事科长说:你给他填个表,就不用实习期了,直接办理有关合同,顺便安排好食宿。人事科长就对周斌说:跟我去办手续吧。
  下午都安排好了以后,陈总说明天就来上班吧,下午我去买了好几个菜,对周斌说:晚上我们祝贺一下你有正式工作了好吗?周斌也很高兴地说:“姐,我要好好敬你几杯,感谢你的知遇之恩。”我说好啊。回到我家就开始准备酒菜,没想到周斌还会做菜。吃饭的时候我拿出一瓶皇家礼炮。我们俩就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边喝边拉家常。我问周斌有没有女朋友。他说:“姐,我才多大就找女朋友啊?”我说:你将来想找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啊?他说:“如果找,就找姐这样的。”我说:“姐有什么好啊?”他说:“我就喜欢姐这样的,既漂亮,人又好。”我说:“姐都老了。”他说:“那里老啊?我觉得姐比小姑娘都年轻。如果找,我就找姐这样的。”这时我们俩都喝的晕乎乎的。这是我觉得特别需要男人的慰籍,就顺着话儿说:“你喜欢姐吗?”周斌就看着我的脸说:“喜欢,姐,一看见你我就喜欢了。”我说:“是心里话吗?就会哄姐开心。”周斌把一口解开露出了红润坚实的胸脯说:“姐,不信你就扒开看看。”我说:“姐信,姐也喜欢你。”不知不觉一瓶就都喝完了,我摇晃着站起来说:“姐喝多了。”周斌说:“姐,不多,我还能喝。”我说:“姐真的不行了,头晕。”周斌就摇晃着站起来扶我: “姐,我给你揉揉就好了。”我说:“姐想躺一会儿。”周斌说:“姐,我扶你上床。”我说:姐不能走了,你抱我上床吧。周斌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了,我搂着他的脖子,他把我抱进卧室,放在床上,脱下我的鞋子。
  我拉着他的手说:你也上来躺着陪姐说话吧。
  周斌小心地上床躺在我的身边,紧张的一动不动,於是我就诱导他说:姐好热,帮姐把衣服脱了吧。其实我脱了连衣裙里面只剩下内裤和乳罩了。我紧紧的搂住周斌,他紧张的浑身出汗,我也感到他的衣服阻隔了我与他的肌肤之亲。我就让他衣脱掉,周斌脱的只剩下小内裤了,看到他那里鼓鼓涨涨的一大包心里就无比兴奋,我紧紧的搂住周斌那肌肉隆起充满活力身子,周斌还是紧张的浑身冒汗不敢乱动。
  我在周斌的额头上亲了周斌一下说:“喜欢姐吗?”周斌点点头说:“喜欢,一开始就喜欢。”
  “喜欢姐什么?”我问。
  周斌说:“姐既漂亮心眼又好。”
  “喜欢姐吗?”我问。
  “喜欢。”他说。
  “那你怎么不亲亲姐?”我问。
  “我不敢。”他说。
  “为什么?”我问。
  “姐是我的大恩人,我不敢冒犯姐,怕姐生气。”他说。
  “姐不生气,接也很喜欢你,姐让你摸。”说着我就拉着周斌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
  周斌的手颤抖着在我的乳房上轻轻地游弋着说:“姐,你的奶子好大好软。”“喜欢吗?”我问。
  “喜欢”他说。
  我说:“你把姐的乳罩解开吧。”周斌的手到处寻找,半天也不知道机关在那里。最后还是我自己把乳罩解开,当我那两个雪白坚挺硕大的乳房从乳罩里蹦跳着出来以后,周斌雄性的本能终於并发出来了,无师自通地开始一边吸咂亲吻一边抓摸捏弄我那两个乳头坚挺又热又胀的的乳房,我喘息着、呻吟着,情不自禁的伸手向他的下身摸去。手隔着他的内裤就感到了他那里的炽热、坚挺和硕。我抓住了他那粗大雄壮的鸡吧就轻轻地抚弄着。周斌满脸红涨,气喘如牛,他的手开始不安分地顺着我那光滑的小腹向下探索。此时我的下身已经是又热又胀,汪洋一片了。等到他的手试探着伸进我的内裤里,我就情不自禁地把腿分开了,当他的手一接触我的屄时,强烈的快感就使我身体一颤“哦……”地一声颤叫。他的手指在我的小阴唇内来回的划动,刺激着我的阴蒂,我一边呻吟着一边抖动着阴部。周斌也像发了情的小公牛爬起来骑在了我的身上,他本能地顶撞着我的阴部。我说:“小公牛,还没脱内裤那。”周斌这才恍然大悟,急忙三下五除二地拔下我和他的内裤,接着就急不可耐地驰马挺强地向我大腿中间直顶乱撞起来,他越急越乱就是找不到地方。我也让他刺激的像饥饿中的小嘴,上边上吊着一块香喷喷的肉,想吃就是够不着。我正要帮助他插进去,只听周斌:“嗷--”地一声长吼接着我就感到一股股炽热的液体猛烈地喷射到了我的屄上,我知道这生瓜蛋子是没进衙门先递了状纸。周斌低吼着射完精就趴在我身上。我急忙抓过事先准备的卫生纸垫在屁股下面。
  周斌有些不好意思说:“姐,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了。”我抚摸着他那光滑浑圆的后背安慰到:“没关系,男孩子第一次都会这样,其实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姐反而很高兴。等会儿姐教你。”过了一会儿我感到阴部凉凉粘粘的很不舒服,我就让他从我身上下来,我坐起来一看,整个阴部全是粘稠的精液,阴毛都成了一缕一缕的了。我急忙拿过卫生纸擦了起来,我说:“你射的怎么这么多啊?”我擦完自己的屄,又对周斌说:“来,姐帮你擦一擦。”周斌不好意思地说:“姐,太脏了,我自己擦吧。”我说:“不脏,对女人来说,精液可是好东西,姐不嫌脏。”我就让周斌向上躺着,我一看他的鸡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没想到他的生殖器长的这么大,按理说我虽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但毕竟我也三十七八 岁了,男人的鸡巴也见过两三个,竟一个也没有像他这么大的,虽然他刚射完精,阴茎还是处於软缩状态,可看上去还像一根一把多粗的大粉肠,而且色泽鲜艳充满了活力。不像我以前见到的那几个男人只要射完精,鸡巴就会像霜打了的憋茄子软不拉耷的扶不起来。
  我第一次接触的男人是我刚参加工作以后,人事部长是个块六十 岁的老头子,快下班时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马上去他办公室一趟。我进去一看办公室就他一个人,就有些紧张,因为我听同伴们说这老家伙很色。他笑眯眯地让我坐在沙发上,他看看外面没有人了就把门关上了,我听到“卡嗒”一声,就知道他把门锁上了。然后过来坐在我的身旁,当时我很紧张,可又不敢表现出来,因为人事部长手里掌握着我们分配的生杀大权。他对我说:“小李啊,这次你能被招聘我可是说了很多好话,你知道应聘的人很多,能选上就不容易。”我欠身客气地说:“谢谢部长,我会努力工作报答你的。”接着他又说:“这次销售部只要一个人,找我想去的人很多,你知道销售部工资高,奖金多,是个肥缺,我想推荐你去怎么样?”我高兴地说:“谢谢部长,经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这是他拉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腿上抚摸着说:“你想怎么报答呀?”我说:“等发了工资我会给你钱的。”他瞥了一下嘴说:“我不要钱的,还有许多人想去的,要不我就让他们去吧。”说着放下我的手就要起来。这时我就知道他要什么了。我几乎想哭地说:“部长,我去,你想要什么都行。”他又抓住我的手说:“这就对了。”然后他就把我抱过去摸我的奶子,我就木头人似的随他白弄了。
  他把我放倒在沙发上解开衣扣就把我的乳罩推了上去,在我奶子上又抓又啃,那时我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我还忍不住地呻吟起来,然后他又掀开我的裙子,把我的内裤扒了下来,用手在我屄上又摸又扣,我觉得很疼,他才知道我还是处女,他急不可耐地脱下裤子,我是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鸡巴,当时我觉得很不好看,软巴拉耷灰呛呛的毫无生气。他急得用手撸着软软鸡巴,可就是硬不起来,后来他爸鸡巴放进我的嘴里让我给他咂硬,我咂了几下,他的鸡吧慢慢地变大变硬了一些,他就又把着往我屄里插,可是我的屄很紧,又有处女膜挡着,他试了几次都插不进去,鸡巴又变的疲软了,根本插不进去,后来他乾脆用手指把我的处女膜捅破,再把疲软的鸡巴挤了进去,活动了几下我刚觉得他的鸡吧有点变硬了,他就射了。说实话,他射精我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觉得他的鸡吧在我屄里跳动了几下,他就不动了,等了一会儿他起来扯了几张餐巾纸给我夹在下面就让我穿衣服。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填写好了表格递给我,然后说让我明天到销售部报道就可以了。我拿着那张表出了他的办公室就急忙跑到厕所,才看到餐巾纸上有一些血迹和粘乎乎液体,我蹲下后从我屄里又滴出几滴灰白色的精液。回到宿舍趁她们吃饭还没回来,就蹲在地上洗了好几遍。从那以后那老色鬼等几天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他的鸡巴多数时间都是根本应不起来,只是用手扣我的屄,让我叫给他听。后来销售部把我派到济南来,我才摆脱了他的纠缠。
1 2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