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妈妈的私人助理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放学後,由於妈妈的公司离我学校不远,我就常到那儿去,反正回到家也没 人。更况且妈妈工作处的那些姊姊和阿姨们,个个都穿得很时髦和曝露。我九常 悄悄地以眼尾去瞄望她们白嫩的小腿,偷窥着她们的低胸衣领间露出的乳沟。还 有一部份的前卫姐姐们,甚至连胸罩都没穿呢!母亲尤其喜欢顾用这些性感美丽 的地产女经纪,说对公司的生意发展有好处,所以公司里几乎清一色都是女职员。
  母亲的办公室还算大,里面还隔有一间休息间,那是因为我年少的时候,妈 妈不放心把我留在家里,特地建作出来的,在她上班时就将我搁置在里头。我大 半的童年就是在里面度过的呢!这间五平方公尺的小房间里什麽都有,书桌﹑电 脑﹑电视﹑光碟机﹑小冰箱,连单人床都有,甚至还有一间个人浴室呢!妈妈偶 尔做夜班时,也会睡在这里留宿。这两﹑三年正是我的思春期,对於女性身体的 幻想是在所难免的,常常从同学那儿借了黄色书刊及A片,就常锁在这房间的浴 室里头,偷偷的欣赏,亦是我自慰发泄的好地方。
  这一天,放学後便又跑到妈妈的公司里。她不在,好像是说去会见从大陆来 的大客户。才不管她咧!今早又向同学借了一本四级的A书,已经等不及待的走 入我那『别墅』的浴室里,拿出那本黄色书刊,把裤子都脱下,坐在马桶上,一 面欣赏着﹑一面打起手枪。
  正搞得起劲的时候,妈妈的私人助理竟然把门打开。娘啊!我这才发现刚才 竟然没有将门锁好,叫花阿姨给误闯了进来!花阿姨吓了一跳『啊』叫了一声! 她上下瞟了我几眼,然後把目光停留在我的小宝贝上。
  我当场吓得立即站起,闪到马桶旁边的浴缸前,猛拉着校服,企图遮盖那已 经勃起的肉棒,但它却杵在薄薄的衣布间,忽隐忽显,让我尴尬得想马上自杀。 但见花阿姨并没大声惊叫,反而转身把门给关上。
  我被她的举动给吓着了。花阿姨轻声笑着说︰「嘻嘻,阿益…怎地在这儿做 这种伤身的事啊?嗯,是长大了罗!」接着,她就走到马桶前面,解着长裙上的 钮扣。「别紧张成这样啦,不要怕,花阿姨尿急,一尿完就走,不会说出去的。 安啦!」看到花阿姨解着钮扣,我真的快要停止呼吸了。两只眼睛睁大大的瞪着 她看,快速的心跳响得似乎连自己都听得到。
  花阿姨笑望着我说︰「小鬼,干嘛啦?没见过女生尿尿喔!」她脱下了长裙, 露出大腿上黑色的花边小内裤。
  我害羞的转过身,将头埋到墙角,避讳着不敢看。但少男的正常反应又促使 我不时偷偷地转过头想瞄窥着。
  「没关系啦!花阿姨从小看着你长大,你还害什麽羞阿?来吧!过来啊…这 可是难得的性教育啊!」花阿姨笑着说着。
  我缓缓的转过身,走了过去,面对着花阿姨。只见她将巧小的内裤缓缓地脱 了下来,露出一大丛黑毛,然後笑着坐在马桶上,开始尿尿。这虽不是我第一次 看到女生的那边,但却是首次亲眼看到女生在面前尿尿,而且还在这麽近。感觉 上,似乎还有几滴尿尿点在我身上呢!我紧张的坐在浴缸的边沿上面,双掌遮掩 着变得更坚硬的老二,凝神傻望着花阿姨在尿尿。
  记忆中,花阿姨大概是三十一﹑二岁,曾是爸爸的手下,现在是妈妈的私人 助理,在公司是个红人。人长的性感伶人,酷似叶玉卿。她一头的长长黑发烫的 很卷,有着雪白析析并透着红色的皮肤。花阿姨的腿很细﹑也长,很漂亮。屁股 非常的翘,有着两颗硕大的奶子。她可也我常常打手抢的性幻想之一啊!花阿姨 看着我表情羞涩,并紧张的双手摀着宝贝,便开玩笑挑逗的说着︰「怎麽啦?是 不是常偷偷的在这儿自慰啊?看你害羞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嘻嘻…想不想阿姨帮 帮你啊?」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冲动且好奇的说︰「花…花…花阿姨,你真的可 以帮我打手枪吗?」花阿姨反被我这句话给怔住了,她眼珠打了一转才缓缓说︰ 「哇靠!你来真的啊?嘻嘻…瞧你这即认真又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好玩耶!嗯 …好吧…就让阿姨我为你解一下异性情慾. 看你吃自己的样子,还真有点儿可怜 嘿,但你千万别跟你妈讲喔,不然我会被她骂死的啊!」花阿姨这时早已尿完了。 她拿了数张厕纸,往下体擦了擦,然後站了起来,拉了马桶。她没有拉起掉在脚 踝上的内裤,就直接跪在浴缸前面,她叫我站起来,然後把我合在宝贝前面的双 手给撑开。我那蠢蠢欲动早已硬得发痛的大老二瞬间跳了出来,九十度的对着花 阿姨不时的摇跃着。
  「哇!现在的国中生发育得那麽好啊!你的小鸡鸡好大喔!阿姨好喜欢它 …」花阿姨怜爱的揉弄着我的宝贝说道。
  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中难以言喻的兴奋自傲。
  花阿姨此时已用手拍打着我的肉棒,我的腰部紧张的抖了一抖。花阿姨呵呵 笑说︰「你好紧张喔…嘻嘻,别怕啦,阿姨又不会咬掉它!」接着,花阿姨开始 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套弄起我的老二,眼睛不停的盯着我看。她可能是想看我那尴 尬的表情吧!她越抽越快,还不时的用舌尖舔我龟头。没想到还不到两分钟,屁 股一抖动,我居然射泄了,还将精液射在花阿姨的脸部和胸前的衣服上。
  花阿姨奸奸的笑了笑说︰「嘻嘻…怎麽这麽快就出来了啊!嘿,一定是平时 打得太多,弄坏身体了吧?」没想到那麽快就结束了,想必是太过紧张﹑兴奋, 加上恐惧感,初次在花阿姨帮我打手枪就丢了脸。我两眼疑惑的望着花阿姨,并 想解辨说些什麽的。
  花阿姨笑着又说︰「没关系啦!你第一次被女人摸得太爽了吧?嘻嘻嘻…那 麽快就出来是很正常的啦!」嘿,我才不是初哥咧!连学校的校花都被我干了呢! 我可能因为花阿姨是长辈,且又是妈妈得力助手的关系,才会一时『失蹄』的! 不过看着花阿姨体贴的笑脸,我也不好再说什麽。
  花阿姨不去清理自己,反而把遗留在我小宝贝上的淫秽给慢条的舔得一乾二 净。还是成熟的女人够体贴,我那校花就只顾自己爽。想着﹑想着,我的冲动又 来了。
  哼!好,这一次我就要让花阿姨看看我的真本事。我『淫y_ i_ k』的封 号可不是用钱买会来的!我一话不说,突然的蹲了下去,主动的摸花阿姨小腹下 的黑毛发。我的手掌触摸到一团嫩肉,湿湿的蚌肉中间好像有个深缝,我的中指 一滑,就插入了那湿溜溜的穴里。
  花阿姨有点生气的用手拍了我手背一下。「干什麽你…阿益?这麽没礼貌, 不可以乱摸弄阿姨耶…」她嘟着小嘴说道。
  我吓了一跳,马上将手缩了回来,露出害怕愧疚的语气︰「我…我…我好想 摸摸看。我想感觉女…女生的那里…是…是怎麽样的。阿姨,真的是很对不起啊! 」 我假装急得要哭了出来。
  「哎哟,阿姨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对你这平时憨直老实的小鬼的冲动给吓 了一跳。我说阿益益啊,你应该还是处男吧?我知道你现在对性感到非常的好奇 及冲动。看你的样子,真是使人又怜又疼,阿姨爱极你了!嘻嘻嘻…这样好了, 花阿姨答应你,一有机会就让你想怎麽样就麽样好不好?阿姨待会儿还得去客户 那儿把文件交给你妈妈呢…」花阿姨细声的安慰着我。
  花阿姨清理了自己一阵,并穿好裤裙,也帮我穿起内裤和校裤,还亲了我嘴 唇一下,然後轻轻的打开浴室的门。看看房间里没人以後,便走向房门那儿,回 头送了我一个飞吻後,开门而出…我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两眼空洞无神的回想着 刚刚所发生的每一个情节﹑每一个画面,脑海里尽是与花阿姨做爱的幻想,心中 期盼这一天可以赶快来临。
  第二话已过了大约两个星期了,花阿姨还是没什麽表示。在公司碰了面,她 也只是亲切的向我打了声招呼,似乎忘了那天的事,忘了曾对我的承诺。而我又 不敢逼得她太紧,怕她会不高兴。
  那天傍晚,老妈下班回来,竟意外的看到花阿姨在她身旁。原来她们有公事 要讨论,但母亲早已答应要回来跟我一起用餐。因为今天可是我十五岁的生日耶! 老妈於是就乾脆叫花阿姨到家里来。
  母亲特地为我烹煮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哗,好久没吃到妈妈美味的手艺了, 自从她接手管理爸爸的事务後,我每天似乎都吃外卖,只有在特别的日子母亲才 会亲自下厨。嗯,这一顿晚餐吃得真爽啊!「妈,您煮的菜肴好好吃啊!害我差 点儿撑破了肚皮!你这样忙也特地回来亲自下厨为我庆祝,答应人家的事从不反 悔,不像一些人,说了又赖皮!」我有意无意的对妈说,其实是暗示着某人。
  「这六道菜中,可有两道是你花阿姨特地为你做的。还是你喜欢的清焖鲜鲍 和烤鳗鱼啊!你也得谢谢人家啊!」妈妈咪笑着脸说着。
  『哼!我真要吃的是她的鲜鲍,盼的是她含吸我的长鳗。我才不要她做菜, 是要她做爱…』我喃喃细语的自说着。
  「阿庆,怎那样没礼貌,自己在那咕噜﹑咕噜的不知说什麽。快谢谢人家啊!」 妈妈开始板着脸了。
  「别这样说阿益,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啦!今天可是他的生日,他今天是皇帝, 想做什麽都由他啦…」笑着打岔。
  妈妈也笑了笑,气氛又变好了,但我还是嘟着小嘴,喃喃自语。
  晚餐後,我开着妈妈新买给我的SONY光谍游戏机,花阿姨买的是游戏光 谍,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她俩配合的还蛮好的嘛!在完着游戏的同时,花阿姨和母亲则在收拾好的饭 桌上谈论公事。
  已近凌晨一点,她们俩才停止谈论。由於夜已深,母亲便留花阿姨在我们家 的客房留宿一晚︰「小花,你住那麽远,反正明天是星期天,而我也还有一些琐 碎的公事要交代你,就在这住一晚吧!」花阿姨爽快的答应下来。不一会儿,她 便进入客房休息。我和妈妈也各自回房上床去了。
  『当…当…』静寂的客厅传来两声的老爷钟的当响。
  凌晨两点了。此时我还未入睡,脑海里满是花阿姨的倩影,跟本就无法平息 我心中的涟漪。灵机一动,忽然想起花阿姨对我说过的那一句话『一有机会就让 你想怎麽样就麽样』。
  我顿时心脏兴奋的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忽然间觉得我好像中了两百万 似的狂喜起来。我赶紧悄悄地走出房间,先到妈妈的房外,把耳朵侧贴在门上。 嗯,只听到妈妈沉睡的打呼声。我心中一乐,立即奔到花阿姨住的客房外,轻轻 敲着花阿姨房门。
  「…嗯?…谁…谁啊?」敲了好一阵才听到她无气无力的回应声。
  花阿姨骚骨的声音听着我腿都快软了,心理头碰碰不停的跳着。我细声说道 ︰「嘿…花阿姨…是我…我是阿益啊…」过了好一会儿,花阿姨才缓缓地开了门, 疑惑说︰「喔?怎麽是你呢阿庆?这麽晚了还在这儿敲阿姨的门?」我看着身穿 妈妈睡衣的花阿姨,蕾丝边衬着白皙的肌肤。只见她头发乱乱的,眼睛半闭半张, 似乎是被我吵醒的。我腼腆的笑着说︰「我妈妈已经睡着了!」「那你也该早一 点去睡啦!」她没好气的苦笑说道。
  「现在都没有人了…花…花阿姨你…你还记…记得你说过的话吗?」「啊哟! 你这个好色的小鬼…怎麽无端端又提起那间事啊!嘻嘻…花阿姨是跟你说着玩的!」 她暧昧的看着我笑说着。
  听到花阿姨的这般话,我有点儿生气了!莫名的愤怒感唆使我猛力地硬把她 推进了客房里面,把门关上锁好。里面只亮着一盏暗沉的窗头灯,而花阿姨此时 已被我推倒在床上。只见她坐躺在床上,眼睛直瞄着我,凌乱的头发令得她更呈 现出一种哀愁的美感。
  第三话「阿益,你刚才怎麽啦?我第一次看到你如此的粗暴…」「……」被 花阿姨这麽一说,我脸上落寞的表情浑然而生,这麽的对待她,她一定是恨死我 了!「喂,你刚才好性感,好有男儿气慨啊!阿庆…过来!对阿姨粗暴些吧…阿 姨觉得好兴奋﹑好刺激啊…」花阿姨居然没怪我,还露出淫乱的表情挑逗我。
  「……」嗯?我有点被搞糊涂了。
  「阿姨答应你,让你了解异性的极乐,但是这一切千万不可以跟你妈妈提起 喔…嘻嘻嘻…我看你这小淫娃是不会说的啦!来…过来啊…」花阿姨平躺在床上 缓缓的张大双腿,淫荡地说着。
  花阿姨睡躺在床上,眼睛半闭﹑懒懒地看着我。我紧张兴奋的心脏简直快要 停了。花阿姨每抽笑了一次,我的肉棒更挺硬一下。花阿姨挺爬起身子,拉着我 的手坐在床上,并主动的脱掉我身上的衣裤。
  我这时就只剩下一件内裤。花阿姨暧昧的笑着说︰「嗯!你害什麽羞嘛…别 怕啦…人家里又不是没看过!快…让阿姨把你内裤给剥下!」我眼睁睁地看着花 阿姨缓慢地把我内裤拉下来,早就硬得发烫的老二翘的快贴到肚脐上,花阿姨惊 讶的笑着,还用舌尖去舔弄了它几下,害得我直打颤抖。
  「哇!才几个星期,怎麽你比上次在厕所的还大了许多喔?真是吓死人了 …嘻嘻…不过阿姨好喜欢…好喜欢啊!」听到花阿姨这样暧昧的笑声,真是兴奋 得快要射出来。但是我决不会再像上一回那样丢人,死也要插弄得她喊救命。
  「来!阿姨帮你爽一爽?」花阿姨说着,立刻把我压倒在床上。此时我的老 二是对着天花板,怎麽也消不下来!花阿姨突然站了起来,开始脱起衣服﹔她退 去肩上的两条细小肩带,一件睡袍便溜滑地掉落在地上。跟着,便弯下腰缓慢地 脱掉内裤,在此同时,她一直仰着头两只眼睛紧叮着我看,令我更加的紧张和狂 热,不禁将双手移到肉棒上揉弄着!这动作竟让花阿姨嘻嘻的觉得好笑。
  脱光身上所有衣服的花阿姨,恰是性感﹑淫骚。她趴到我身旁下部,一直凝 视着我那不停地抖着﹑抖着的大老二。跟着,她的两腿盘跪在我的小腿旁边,用 手轻轻的拨弄一下我的肉棒,妩媚的笑着︰「嗯…阿庆,我要开始罗!」说着就 紧握着我的老二,将龟头贴在她的嘴唇上面,不停的狂妄的亲吻起来。老天啊! 这样的刺激让我又快要射出了。我赶紧清醒一下热血充沛的脑袋瓜,深深的吸了 一口气,配合着花阿姨的啜吸动作缓缓地呼吸着。这一招果然见效,硬挺的肉棒 已逐渐能顺应这突而其来的快感,慢慢地在享受着花阿姨的服务。
  「嗯!还不错嘛!想令你出丑也难了,果然有了进步…」花阿姨得意的笑说 着。
  妈的!原来她专喜欢看别人出丑,又喜欢被以粗暴对待。看来花阿姨是有虐 待倾向以及被虐待的病态…好!我就陪她玩到底!花阿姨握住我的老二,将半截 肉棍塞进她的嘴巴里面,不停的让它在嘴里抽送着。花阿姨不断的摆动着头,上 上下下来回移动着,眼睛却直望着我,我也凝视着她,她那干死人的骚模样好迷 人﹑好爽啊!她看着我﹑边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还用舌尖在我尿尿出来的那个 小洞缝里翻舔着,天啊!我真的爽到连尿屎都几乎流出来。我呼吸又急促了,跟 牛一样的在床上吸气喷气。花阿姨看到了,就以她那邪恶满足的眼神看着我,得 意洋洋的继续舔弄着我的那根东西。
  不行,我也得展开攻势!我开始主动起来,开始用手去揉摸着花阿姨的奶子。 她那如木瓜大的乳房,真的感觉到无比的柔软。我不停的搓榨着那大奶子,手指 头还不停的拨动着奶头。我感觉到花阿姨也有了反应,她的脖子越来越快的摆动 着,整个头摇晃得几乎脱落在地上!我可以看到我的大老二在花阿姨嘴唇中,不 停地进进出出。但是,没过一会儿,我便强行的以双手握着她的头,停止花阿姨 的动作。花阿姨有些点生气的侧着脸瞄过来,似乎在责问着我!「嘻嘻…怎麽样? 爽吗?」我奸滑的笑问道。跟着,粗暴的硬拉起她的头,嘴贴嘴的,将我嘴巴里 头的口液吐在她的嘴里面,并用舌头在里边扭转着。她挣扎了一下,竟咬了我的 舌头一口,我痛的放开她!花阿姨则喘着气,在那儿以舌尖,环绕着自己的红唇 上,舔吸着那丝丝的从我舌头流沾到的血迹。
  她凝聚眼神瞪着我的眼,像极了一只花豹在对着吼着︰「对了!这样才像一 个真正的男人!来…过来…来!干我!」我真的冲动了!听到花阿姨这样一说, 硬挺的肉棒几乎翘得变了型。花阿姨躺在床上,两只眼睛期待的瞪着我﹑微笑着。 我蹲在花阿姨脚掌前笑说︰「阿姨,在干你之前,让我帮你清理一下阴道!」花 阿姨满意的微笑着,将双腿高高抬起,跨在我的肩膀上面,双手拉着我移到她的 屁股前面,缓缓张开大腿,显露出那一搓黑色的毛发!我赫然发现在黑毛的之间, 就是我上次摸到的那两片外阴唇,皱皱的包着里边两片更小的香甜蚌肉。
  我看着那两片可口的皱嫩肉,在也忍不住了!就抱住花阿姨的大腿,把整个 头伸下去,埋在里头,用舌头去舔抵她的嫩蚌肉。花阿姨似乎也被我的举动给弄 热了,身躯稍微颤动了几下。我几乎是用整个的脸去洗花阿姨的阴部,舌头不断 的舔洗花阿姨的阴户。当我轻巧地咬弄着她蚌肉上的那一下粒珍珠时,花阿姨就 像发了狂似的把双腿紧夹着我的头,发出『啊啊啊…』的巨大浪叫声。
  我几乎无法呼吸了,急忙挣扎着,并警告她把声量方低,不然把我妈妈惊醒 就完蛋了!花阿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会小心注意的,并要我继续下去…我 把手指慢慢的钻入花阿姨湿润的洞穴内,进进出出地滑动抽送着。起是一只﹑然 後两只﹑跟着三只﹑其後四只,到了最後连整个手掌都几乎插入了进去!这整间 的客房里,似乎环绕充满着『啾啾…』的抽插声。奇妙的是嫩肉穴里似乎有流不 完的黏黏蜜汁,把我整条手臂都弄湿透了,就连面部也被那淫秽液水喷得满脸都 是!花阿姨的呻吟声有开始扩大了︰「嗯嗯…阿庆…你…你…好过…过份啊!你 …弄得我好痛﹑好疼…更好爽…爽啊!啊啊啊…痛…痛…不…别停…痛…不要停 …插插…插裂它!」嗯!我听出来花阿姨已经有点儿语无伦次了!一定是过於兴 奋了…我忽然感动起来,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让女人如此的快乐!我的手抽动得 更狠,还以舌尖把那珍珠粒舔得更为卖力,吸啜得它硬挺肿起!花阿姨已经失去 了方寸,喘着呻吟声︰「好…了…阿益,赶快…把…你的小鸡…鸡…插进来…哟! …啊啊啊……」听到花阿姨命令般的指令,我停止了抽插﹑舔食阴部的动作。我 将头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花阿姨。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疲倦模样,连口水都不禁 的从她嘴唇角边流落…这时,花阿姨竟然假装害羞的说︰「嗯!你好坏哟!别这 样看着人家嘛!要呢…就把你的小鸡鸡…插到我那两片嫩肉的中间去…我…我那 儿…好痒…好空虚啊…嗯嗯嗯……」一种莫名的占有感自我心中涌起。我要让她 试试看我的大恐龙插进她那小缝里面的感觉,看看她有什麽反应!我赶紧将她两 双小腿重放回在我的肩膀上面,身体往前面移动了一下,手中握起自己发烫的大 老二,瞄准花阿姨下面湿答答的小洞穴。
  我将龟头贴在花阿姨的阴唇边,寻找般的不停左右摩擦着!花阿姨已经给我 弄得快昏了过去,身子像触电般的颤抖着。她叟着低沉的声音对我吼道︰「死小 淫益,你干嘛啦?…还…还不快点…插进来呦?」看花阿姨那已经有点不耐烦的 生气样子,我反而有点乐。算了吧!就别再折磨她了!我扭着腰,往前慢慢摆动, 龟头顺利的钻滑进花阿姨那两片嫩肉中的缝间里去。花阿姨一阵呻吟,下身抖动 着!我的摆动开始加快速度。一不小心龟头竟滑了出来,我赶快又握着肉棒,瞄 准好又插了进去!这可不是我因为我老二小,而是花阿姨的洞口实在是太大了, 要不然刚才那一整只手也滑不进她穴里去!我狂扭着腰﹑时不时低下头来勘查下 面老二在花阿姨蜜穴中进进出出的样子。我觉得肉棒在她湿湿黏黏的阴道里面好 舒服﹑好爽啊。花阿姨的洞口虽大,但是如今包含着我坚硬宝贝的阴穴,却紧紧 地疯狂地收缩着。
  贪心的我,一只手抱着花阿姨的腿抚摸着﹑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搓揉压按着花 阿姨的大奶子。花阿姨发浪了,她的双手也不停的在我的背部和屁股上,狠狠上 下抓着,弄的我满背伤痕,还参有丝丝血迹。
  我的屁股不停的扭转摆动着,眼睛一下子在看着花阿姨的阴部﹑一下子看着 花阿姨变化多端的脸部。花阿姨也在用沉醉的表情,半闭着眼陶醉的看着我的眼。 我真的觉得好爽﹑好幸福啊!想着﹑想着,我的下体又开始抖动了,愈抖愈加厉 害,来不及拔出来了,就他妈的乾脆射在花阿姨的阴道里面吧!我将头沉溺在花 阿姨那两颗肥乳之间的沟道里,双手抱着她的大腿,拼着小命,一阵一阵地抖着 ﹑抖着。我终於喷射出来了。
  花阿姨也似乎非常满足的对着我微笑,抚摸着我的後脑︰「…嗯嗯…阿益, 你真的好棒喔…嘿,别动!喔…就让你的小鸡鸡停在我的阴道里边多一回,别立 即拔出来…让我们悠悠地享受着那温暖的感觉!」我不敢打断花阿姨,就这样抱 着她,直到我的小弟弟消了为止。
  也不知抱着花阿姨沉睡了多久,突然莫名其妙的惊醒!啊…是被门外的马桶 拉水声给吵醒的。是妈妈!我赶紧爬了起来,龟头上面的精液也已经乾固了。这 个时候,花阿姨还在沉睡着,我也不管她了,急忙在地上捞起我所有的衣裤,开 了门向外瞄了几回。嗯!妈妈还呆在厕所里头,快溜吧!我轻巧快速的把花阿姨 客房的门反锁,然後关上,其後便飞速的光裸着身躯,手提着衣裤跑回自己的房 间里去。我锁上了门,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後又蠢蠢欲睡,呼呼的会周公去了 …再度醒来时,已经艳阳高照了!走出客厅时,妈妈和花阿姨正在准备午餐了。
  「哗!睡到太阳晒到屁股才起床,一定是昨晚又再搞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才 会睡得那麽迟…」妈妈一边讥沥咕噜的说着﹑一边走进了厨房里去。
  这时,花阿姨回头往厨房看了一眼,便快步走到我身旁,给了我一个性感的 长吻,舌头在我嘴里打转。我的舌尖立刻还以颜色,也溜滑进入花阿姨的口中。
  「啊…啊!!!」我喊叫了几声。
  「喂!阿益,什麽事啊?」妈妈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来。
  「嗯?没…没事!是我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我眼框含着泪,忍着痛 回应着。
  我把头转向花阿姨,狠狠的瞪着她!这骚婊子竟站立在餐桌旁笑得那样的开 心!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咬了我的舌头。看我下一次插干她时,不狠狠地咬一下她 的臭蚌肉,我就誓不为人…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