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去乡村支教的妈妈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一)
  妈,你怎么了,干嘛愁眉苦脸的啊。
  哎,儿子,你不知道啊,这几天教委给妈妈教书的学校下达了两个指标。两个指标?什么意思啊?是去乡下援教的指标啊,遥远的乡下。什么?不就两个指标么,那也不见得就会有妈妈吧。哎,被你说中了,妈妈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韩老师,我们两个被派到了两个不同的乡村去支教。这是为什么啊,学校里有那么多老师,为什么非得派妈妈去呀。还不是那个刘校长,是他非得让妈妈去的。你可以喝他好好说说,让他派别的老师去啊,要不给他送点礼品什么的?
  可是这个混蛋刘校长他想要……,算了,没什么,去就去吧,每个月还多出一千多元的薪水呢,算是小有点安慰吧。我的妈妈,是市五十五高中的一名教语文教师,名叫廖文雅,人如其名,既文雅又漂亮,算是一个标准的美熟女。
  妈妈和爸爸离婚三年了,目前我跟妈妈一起生活,家里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不过生活方面也算得上富足。
  虽然妈妈并没太细说,可我能感觉的出她去乡下支教这件事应该是木已成船了,可能妈妈对去支教并不是很反感,主要还是惦记我这个儿子。
  郁闷了一夜,虽然舍不得妈妈,可为了让妈妈宽心,我还是安慰着妈妈,向她打起了保票。
  妈,我知道你是个有爱心的人,那些乡下的孩子也不容易,你不用惦记我的。话是这么说,可妈能不惦记你么。放心吧,儿子向毛主席保证,虽然拿不了第一,可是每次考试一定都会进步,请妈妈放心。一边说我还一边装模作样的向妈妈行了个军礼,换来的却是我勉强的微笑。
  好儿子,难得你这么懂事,暂时就去你姥姥住吧,住不惯就去你姨妈那,记得少上网,别玩什么网络游戏,要好好学习。知道了,等放假的时候你不就回来了吗,您就看儿子的表现吧。就这样,妈妈不厌其烦的嘱咐了一番,才踏上了去乡下支教的路程。
  而我呢,就暂时住在了姥姥家。
  到了那,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一切都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我,乡下的条件怎么可能比得上家里啊。
  这段时间,虽然两地相隔,不过我们母子也经常通电话,妈妈就是妈妈,除了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就是叮嘱我要少贪玩。
  时间过得可真慢啊,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好不容易熬过了几个月,终于终于终于放假了。
  原以为妈妈会回来看我,可是当妈妈告诉我,因为当地一直不停的下大雪,而导致了大雪封山的时候,我都快气疯了,简直要疯了。
  心里真的好难受,憋屈郁闷,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继续在学校煎熬。
  又苦苦的熬了半年,终于放暑假了,天呐,终于放暑假了,我可以见到妈妈啦。
  可不知道为什么,打妈妈的电话,妈妈却总是关机,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急的我像热锅上的蚂蚁。
  没办法,拼了。
  我踏上了通往那个山村的火车,通过妈妈以前给过我的地址,我坐了一夜的火车,接着坐了半天的汽车,多方打听,又走了5.6 个钟头的山路,真的累坏了,当我找到了妈妈支教的地方,天都快黑了。
  我的天啊,这里真是太落后了,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地方啊,又问了两个老乡,才打听到妈妈原来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院里。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那个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院。怎么?难道妈妈就住这个地方么?顿时心里是一阵阵的酸楚。
  走进小院里,房间的门没推开,看样子好像是从里面锁上了。我敲敲了门,哎?本来听到里面有声音的,怎么忽然变得安静了?
  妈,你在吗,我是小东啊。
  又过了大约两分钟,我听到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就在这时,门开了。
  天呐,儿子,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妈,我都惦记坏了,打你电话怎么总关机啊。啊呀,对不起儿子,妈妈的电话坏了,本打算过几天山路好走的时候,就回去看你的,顺便也修修电话。妈,我好想你。儿子,妈也想你呀,快进来。妈妈怎么满头大汗的,可不是么,现在是夏天啊,可能是天气太热吧。
  就在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看穿着打扮就是当地的孩子。虽然长得有点黑,可看的出来算是眉清目秀,也挺壮实的。
  妈,这是……
  哎呀,看妈高兴的,都忘了,这是妈妈的学生,叫水根儿,妈在给他补……补课呢。水根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小东。你好,水根儿。好好,小东哥,俺叫水根儿,看你们城里人,白白净净的,可不像我们农村。哎,他的夸奖,让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文……廖老师,那俺先回去了,咱们找时间再补课吧,小东哥,俺走了。就在水根儿站起身的一瞬间,我无意中发现他的裤裆里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这个水根儿,怎么回事啊,太不雅观了吧,说起来也奇怪,这么热的天,不就是给一个学生补课么,妈妈锁什么门啊。
  儿子,饿坏了吧,妈妈给你做饭。
  妈,不用了,我这带了不少好吃的呢,你先吃点解解馋吧。还是儿子想的周到,呵呵。就在我们母子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妈妈好像比以前变得更年轻了,皮肤也变得更好了,身材似乎也丰满了一些。奇怪,这个地方的伙食还能让人变得丰满么?
  看到我带来的成绩单,妈妈非常的开心。
  因为小院里只有一间屋子,没办法,我只能和妈妈一起睡在了火炕上。
  第二天,妈妈带着我在村里,学校,还有附近的山林溜达了一整天,不得不说,这儿真是个美丽的地方啊,空气新鲜,景色秀丽。
  吃过晚饭,我们母子聊了好一会,才进入了梦乡。
  夜里,我被尿憋醒了,就在我准备撒尿的时候,忽然发现妈妈不在火炕上。
  妈妈呢?去哪了呢?
  当我刚刚走出小院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两个身影,从身材和发型上就看得出其中一个人可能是妈妈,可另一个人根本看不清楚是谁。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似乎是在接吻。妈妈在和谁接吻?那个人是谁?
  这时,另一个人朝着村子里的方向跑去,而妈妈应该是奔着小院回来了。
  我赶紧跑回房间,窜到火炕上,假装打起了呼噜。不一会妈妈也蹑手蹑脚的爬上了火炕,那个女人果然是妈妈。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感觉妈妈的表情有一些奇怪,有点欲言又止的。
  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城啊。
  这……再等几天吧,你看这地方多美啊,再玩两天吧。妈妈在和谁幽会?那个男人是谁?难道妈妈是因为舍不得他才不想回城么?
  我必须要知道原因。
  我开始留意起妈妈,可是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并没有发现什么。
  那天上午,妈妈说要去村里给一个学生补课,可能得一会再回来,让我在小院里等她。
  补课?补课用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去么?用穿的这么性感么?
  我悄悄的跟了出去,发现妈妈真的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没多远,妈妈就向右转弯。这是去哪呀,那边好像只有山林啊。
  管不了那么多,先跟上去再说。似乎走了挺远的距离。就在这时,我发现了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不远处。
  这不是水根儿么,我第一天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学生。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妈妈和水根竟然迎着对方,走近后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文雅,你可来了,想死我俺了。
  好水根儿,我也想你呀。
  你今天可真好看,就喜欢你穿黑色的丝袜,还有这高跟鞋,别提多勾人了。知ninilu期待你的到來道你喜欢,我才穿的,为了你,我刚才差点把脚扭了。文雅,你真好,那天晚上俺还没射呢,你就着急回去了。水根儿,今天我好好的补偿你。水根儿?那天和妈妈在一起的竟然是水根儿?我的天呐,她们可是师生关系啊。抛开这层关系不说,她们的年纪相差十几岁呀,做母子都绰绰有余了啊。
  这时我想起那天,妈妈为什么锁门了,她们俩肯定正在房间里乱搞,结果被我给搅和了。
  水根儿一边亲吻着妈妈,一边把那双大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抚摸着妈妈的大屁股。
  坏水根儿,干嘛那么猴急啊,都是你的女人了,我也跑不了。好媳妇,你没穿内裤啊,里面都湿湿的了。啊……坏水根儿,你越来越厉害了。那还不是媳妇教得好啊。再过些天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了,啊……水根儿,好人。水根儿在称呼妈妈什么?他管我的妈妈叫媳妇?这个混蛋。
  大喜的日子?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水根儿一边脱掉妈妈的裙子,一边岔开妈妈白皙的大腿,蹲在地上把头伸进了妈妈的胯下,好像在伸出舌头舔弄着妈妈的阴部,姿势显得非常淫荡。
  啊……水根儿,我的男人。
  想不到妈妈竟然变得这么骚,被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挑逗成这样。
  只见妈妈一边呻吟,一边把自己的手指放进嘴里不停的吸允着,双腿也在不住的发软颤抖。
  水根儿,别舔了,媳妇想要了,嗯……
  妈妈,我的妈妈在说什么?她在向水根儿求爱呀,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当水根儿站起身的时候,嘴唇上,鼻子上全是黏糊糊的液体,上面沾满了妈妈的淫水。
  水根儿脱下了自己的裤头,露出了早已无比狰狞的大鸡巴。而妈妈会意的靠在了一棵老树上,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将自己满是阴毛的阴户完全暴露在这村里的湖光山色之中。
  水根儿走到妈妈跟前,向上抬了抬妈妈穿着黑丝的美腿,扶着他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小屄口用力刺了进去。
  啊……进来了。
  水根儿一边抚摸着妈妈熟透了的大乳房,一边不停的抽插,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老树的旁边交合着。
  看着辛勤耕耘的水根儿,妈妈爱恋的送上了自己的香吻,那种眼神,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
  十几分钟的功夫,妈妈的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身体也在不住的颤抖。
  啊……啊……水根儿,来了,我来了。
  可能是这个姿势太累了,高潮后的妈妈,双手扶着树根,俯下身又撅起了自己肥硕的大屁股。水根儿会意的扶着妈妈的腰身,从后面插进了妈妈湿淋淋的小屄。
  空旷的山野里,清脆的鸟啼声,性交的撞击声,还有妈妈那绵软的呻吟声。
  随着时间的延伸,妈妈的呻吟也越来越高亢。
  呀……水根儿,我的男人,来了,我又来了。文雅,我的好媳妇,我要射了,今天我能射进去吗?嗯,射吧,喜欢就射进来吧,水根儿,我的亲丈夫,我的男人。水根儿玩命似的向妈妈子宫里面顶,不停的喷射着他的子孙。
  真想不到妈妈不光和自己的学生做爱,竟然还让他内射进去。此时我真的有点方寸大乱。妈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被内射的妈妈爱恋的搂着水根儿这个农村的大男孩儿,还时不时的亲吻着他的额头,看起来既像夫妻又似母子。
  媳妇,刚才射进去的时候真是太舒服了,你会怀上俺的孩子么?会,一定会的,水根儿,你高兴么?高兴,太幸福了,俺要当爸爸喽。小坏蛋。媳妇,真没想到会遇见你,俺还以为自己要打一辈子光棍呢。也许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吧。哎,像我们村子这么穷,有哪家的闺女愿意嫁到我们村呐,真的委屈你了。傻水根儿,别这么说。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哎,想起来就有点上火,好媳妇,我们村里那个不成文的规矩,你真的想好了么?想好了,嫁鸡随鸡,既然我们要成亲了,我都听你的,只希望你别像小东的爸爸一样负了我。好媳妇,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又想和你那个了,嘻嘻。什么?妈妈要和水根儿结婚?这是真的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听到水根儿这么说,妈妈再一次撅起了自己淫荡的大屁股,接受起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的男孩子的抽插。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小院,躺在火炕上不停的思索着。过了一会儿,妈妈回来了。
  儿子,也没出去逛逛啊。
  出去了。
  好儿子,妈想和你商量个事。
  说。
  怎么了儿子,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啊。
  能高兴的起来吗,没什么了,有事就说。
  儿子,要不你自己先回城里吧,妈妈还得给这的孩子补课啊,他们离不开妈妈的,等过年的时候,妈再回去看你吧。真想不到妈妈还在撒谎,气得我心跳都加速了。
  你说这的孩子离不开你?糊弄傻子呢,你指的是水根儿吧,是水根儿离不开你吧,哼。儿……儿子,你怎么和妈妈这么说话呀。哼,我为什么这么说,你自己心里明白,别再打马虎眼了,我的好妈妈。儿子,你……这……还不准备说实话啊,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你都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都已经看到你们两个……哎,可这……这让妈妈怎么和你说呀。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哎,你也是大孩子了,既然你都知道了,妈也不能再瞒着你了,对不起。我想听实话。这时妈妈低着头,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嗯,这个村子真的非常穷困,是你想象不到的,很多孩子都上不起学,后来镇政府给村子里的孩子免了学费,即使这样,家长也不愿意把孩子往学校送,因为连书本费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有这么困难么?真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困难,一顿普普通通的饺子和炖肉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奢侈的。可这与你和水根儿有什么关系?看得出,妈妈似乎有点坐不住了,毕竟这种事不是那么好解释的,尤其是在自己亲生儿子的面前。
  好,我不打断你,你继续说吧。
  嗯,虽然这很穷,条件也很差,可老乡们的淳朴和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还是让妈妈很感动,妈妈下决心好好的教他们。记得那是十个月以前的事了,有一次妈妈在河边洗脚刷鞋子,一不小心就滑到了河里,可妈妈并不会游泳,就拼命的叫喊,幸好水根儿在附近听到了我的喊声,他跑到河边,想都没想就跳进了河里救我,拼着命的把我向岸边推。英雄救美了,跟武侠小说一样。妈说的是真的,可是儿子你知道么?水根儿他并不会游泳啊,当他把我推上岸的时候,他自己都快沉下去了。什么?他不会游泳?听妈妈这么说,我真的有点懵了,不会游泳还会下河去救人?
  这怎么可能呢?
  有几个老乡听到我们的叫喊,跑到了河边,一起把水根儿救了上来。让妈妈万万没想到的是,水根儿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我怎么样,他竟然还在顾着我的安危。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们就……当然不是,你真的以为妈妈是个随便的女人么?如果我真的是那种女人的话,妈妈就不会被那个校长给派到这个偏远的小村子了。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继续说吧。屋子里的气愤似乎缓和了不少,我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
  儿子,你听说过日久生情吧,水根儿是一个知道上进的孩子,虽然不是很聪明,可是非常的刻苦,因为基础差,水根儿就经常来这个小院学习。有的时候,水根儿家里偶尔做点好吃的,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就偷偷的给我带到小院里。可能是因为在农村呆久了,也可能是因为我只把他当成自己的学生,在屋子里的时候,就穿的随便一点。有一天晚上,水根儿傻傻的向我表白了,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其实是很喜欢他的,毕竟妈妈也离婚好几年了,没克制住自己,我们就……就……妈,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一直也没阻止你去找你的另一半啊。
  可是水根儿,他……他是个孩子呀,他好像还没我年纪大呢。
  如果你想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你可以再经济上帮助他们家呀。你说的这个妈心里明白,妈也知道这不对,可是我们俩之间真的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妈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妈,那你们说的大喜的日子……那是怎么回事呀?难不成你……这……哎,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妈就和你实话实说吧。
  嗯,妈打算嫁给水根儿了,过几天我们就办喜事。这……你说什么?水根儿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因为经常往妈妈这跑,有的时候回家就会很晚,这就引起了他家里的怀疑,他妈妈一逼问,水根儿就把我们的关系就实话实说了。那他的父母也会同意你们的关系?嗯,我也没想到,他的父母知道以后非常的高兴,有一天,在水根儿家里人的请求下,我和水根儿一起回到了他家。因为款待我,他父亲把一只下蛋的老母鸡都杀了。看到他家那面困难,妈妈就想把随身带着的两千块钱留给他们,可是他们却说什么都不肯拿,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想要我嫁给水根儿。我的天呐,这怎么可能,我还以为他父母得狠狠的K 这个混蛋呢。他们家娶不起媳妇,更给不起彩礼,水根儿家一共三个孩子,还都是男孩子。他父亲身体不好,还得常年吃药,弄得家里一贫如洗,现在连书本费都是妈妈替水根儿交的。结果孩子们的婚事就成了老人的一块心病。不光他家,村子里很多家都是那样。你知道么,农村对传宗接代这种事看的很重,他父母想让妈妈给他家留个香火。听到妈妈这么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心里说不出的酸楚。
  开始妈妈并没想和水根儿结婚,毕竟我们年纪差的这么多,我也不可能永远呆在这儿,因为妈妈还有你呀。可是当水根儿的妈妈跪在我面前祈求我嫁给水根的时候,妈妈就坚定了这个信念,答应了他们。听妈妈说到这,我心中的怨气小多了,也许这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吧。
  妈,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水根儿是真心对我好的,他很朴实,不像很多的城里人,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妈妈相信自己的选择。那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儿子,你……你不反对了?反正你觉得幸福就随你吧。嗯,这周日我们就办喜事。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一脸的感激。
  对了,我听水根儿和你说,好像村里有一个什么不成文的规矩,到底什么意思啊?啊?这……这个你就别问了,妈去给你做饭。听到我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妈妈忽然变得惊慌失措,妈妈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问到这个问题,妈妈就变得这么慌张呢?
  (二)
  吃晚饭的时候,多少还有一点尴尬,毕竟自己的妈妈要结婚了,嫁的还是一个年纪比我还要小的孩子,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妈,我还有个要求。
  儿子,你说吧。
  妈,让我见见水根儿行么?
  儿子,妈求你别难为他。
  我不会的。
  好吧,那妈……妈妈去安排。
  想想这穷困的村子,想想水根儿那可怜的一家,再想想妈妈那幸福的样子,哎,我还能再说什么呢,关键是说别的也没用啊。
  看得出,妈妈的心里有点儿忐忑不安的,可她还是去找水根儿了。
  坐在炕上,我不停的思索,想到了曾经的过往,记得前些年母亲节的时候,当我把一束鲜花拿到妈妈面前的时候,妈妈都感动的快要流泪了,带着我去商场买了好多的新衣服。
  她是那么的善良,每次在外面遇到要饭的,妈妈都会拿出五块十块的零钱,每次在电视上看到别的地方出现自然灾害,需要国人募捐的时候,妈妈都会默默的把钱塞进爱心捐款箱。
  对别人尚且这样,对亲朋好友就更是如此。这么多年,只有别人对不起妈妈,妈妈却从没有对不起别人的时候。
  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索,水根儿一个人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屋子。
  小东哥,我……我……俺来了,这事都怪我俺,你打我吧,千万别怪廖老师。你别害怕,刚才我妈都和我说了,我也都知道了,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我妈妈是一个在感情上受过伤害的女人,只希望你能对我她好点儿,别负了她。
  你放心吧,俺这个人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不过俺一定会好好对她的,一定会的,俺以性命做保证。那就好,哎?对了,我听说你们村子好像有一个什么不成文的规矩来着,那到底是什么啊?能告诉我么?这……这……这个真的不好说的,这是洞房里面的事情,这……你还是别问了。听到我这么问,水根儿的表情也和妈妈刚才一样那么惊慌失措,转身就跑了出去。到底是什么规矩啊,这么神秘?
  还是洞房里面的事情,太奇怪了。
  周五的中午,院子里忽然来了一个农村妇女,听妈妈介绍说是水根儿的母亲,看样子和妈妈的年纪差不多,按农村的习俗,她的年纪可能比妈妈还要小。
  估计是水根儿告诉了他的母亲我来了村里,她母亲才特意来看看我的。说心里话,我真的有点尴尬,水根儿马上就变成了妈妈的丈夫,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该怎么称呼呢。
  原本打算周六的上午就回城,可是水根儿的母亲死活要我留下来参加水根儿和我妈妈的婚礼,还说我是吉祥的征兆。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妈妈带着我成亲,应该算是带子,看来她们是在是想让我妈妈给她们家生个孩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我对那个神秘的规矩非常好奇吧,竟然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她的这个请求。
  星期六一整天,她们都忙着准备婚礼,都忙坏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周日,妈妈穿上了大红的袍子,头上盖了个红盖头,在小院等着水根儿家里来接亲。
  哎,看着妈妈的样子,我都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时外面响起了锣鼓声,水根儿开心的牵着妈妈的手上了花轿,真的是八抬大轿啊。
  村里也来了很多人,水根儿家里杀了唯一的一口大肥猪,来招待村里人,等水根儿家的院子里坐满了村里的老老少少,乡村式的婚礼正式举行了。
  一拜天地。
  妈妈和水根儿真的跪在了地上,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什么事啊,妈妈竟然有了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公公婆婆。
  夫妻对拜。
  按农村的规矩,妈妈和水根儿就成为了正式的夫妻。
  接着水根儿是挨个桌子的敬酒,村子里的人一直闹到了傍晚,天快黑的时候,人群渐渐地散了,而妈妈好像一直在洞房里等待着水根儿。
  让我有点奇怪的是,一般的农村婚礼不都得闹洞房么,可是这个村子却没有人这么做。
  而我因为好奇心,就假意的喝醉,朝小院的方向走去,半路上又偷偷的返了回来。
  因为妈妈和水根儿的洞房是东西两个屋子,而妈妈正坐在东边的屋子里等着水根儿,我就趁乱偷偷的潜进了西屋的柜子里。
  不一会的功夫,院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听到好像是有人锁门的声音,应该是水根儿准备和妈妈洞房了,可是这又有什么秘密规矩呢?
  也没有什么异常啊?
  又等了一会儿,我偷偷的从柜子里爬出来,溜到了东屋的窗边,因为水根儿家里的窗子还是那种白色塑料纸的,就轻轻的用手指捅了个窟窿,偷眼向里面观瞧。
  让我无比惊讶的是,里面……里面怎么会有四个人?一个性感成熟的女人和三个男青年。
  这不是水根儿和他的两个亲兄弟么?一个叫水生,一个叫水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见三个男青年聚在妈妈身边,一起脱着妈妈的衣服,而妈妈就坐在火炕上接受着,表情非常的羞涩。
  嫂子,你真好看,比花还美,我从来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是啊,大嫂,我们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我们哥俩还从来没碰过女人呢。外衣,外裤,胸罩,内裤,一件一件的被他们颤抖的双手脱掉,身上只剩下了两条性感的黑色长筒丝袜。
  为什么他们两个敢那么对妈妈,妈妈和水根儿都不拦着呢?而且妈妈不光没有丝毫的抗拒,好像还在娇羞的配合着?
  嫂子,你的乳房可真大,真白,我……我……水根儿在干吗?他为什么不拦着他的两个兄弟?反而在身后搂着妈妈的小腹,眼看着那两个弟弟一边抚摸妈妈的乳房,一边吸允着妈妈坚硬的乳头。
  嗯……
  妈妈呢,妈妈一边小声的呻吟,一边用充满母爱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丈夫的两个弟弟,任由他们玩弄自己的一对大白兔。
  嫂子,我下面涨得好难受,我……
  我也是啊。
  妈妈看着眼前这两个少不经事的孩子,羞涩的脱下了他们俩的内裤,两根坚硬如铁的大鸡巴顿时暴露在妈妈的眼前。
  媳妇,俺这两个弟弟还什么都不懂呢,嗨,别说他们俩了,连俺的经验还不都是你教的么,还是咱们俩先来吧,让他们在边上学学。嗯,水根儿,我有点不好意思。没啥,媳妇,放开点儿,你就享受吧。水根儿分开妈妈的丝袜美腿,趴在了她的胯下,舔弄起了妈妈肥美湿润的阴户。
  呀……老公啊。
  看着妈妈红润多汁的阴户,那两个叫水生和水河的青年不停的吞咽着口水,水生竟然随手握住妈妈的一只丝脚,嗅着上面的味道。
  好香啊。
  紧接着就隔着丝袜把妈妈的脚趾放入了口中,不停的吸允着。看着水生在舔妈妈的肉足,水河也学着水生的动作,吸允起了妈妈的另一只肉足。
  两个弟弟好像是无师自通,舔完了妈妈的脚趾,又伸出贪婪的脚趾舔起了妈妈的脚心。
  嫂子,你的脚真好看,还这么香。
  咯咯,你们弄得嫂子好痒啊。
  看着屋子里面的场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下面竟然不知不觉的硬了。
  太卑鄙了,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老公,别舔了,媳妇想要了。
  妈妈娇滴滴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酥骨,看到妈妈那让人消魂的样子,水根儿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就准备向妈妈的小屄刺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妈妈却搂着水根儿的脖子,爱恋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小丈夫。
  老公,先别插进去。
  怎么了,俺的好媳妇?
  还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过,要在洞房花烛的时候把媳妇的处女给你么?当然记得,可是俺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难道这处女不是指你生孩子的地方么?笨水根儿,媳妇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了,那个地方当然不是处女了,我指的处女是这儿……想不到妈妈竟然娇羞的冲水根儿指了指自己的小屁眼,什么?难道妈妈想让水根儿插她的屁眼?
  媳妇,那个地方也可以插进去么?
  老公,难道你不想么?当年小东他爸爸就想插我那里,我都没允许,今晚便宜你啦。想,媳妇的处女俺当然想要了,那俺可插进去了。想不到妈妈把手指伸向了自己的阴户,把阴户里面的淫水一点一点的涂抹进了自己的小屁眼里,翻过性感的身体,跪在火炕上撅起了她的大屁股。
  老公,轻点,人家是第一次呢。
  当水根儿把他的龟头顶进妈妈屁眼的时候,妈妈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啊……老公,慢点。
  好媳妇,你这儿太紧了,弄的俺都紧张了,会弄疼你么?不会的,来吧,老公。水根儿扶着妈妈的胯部,一点点的向屁眼里面插。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的表情好像有点痛苦。这么大的鸡巴插进那么小的屁眼里,怎么可能受得了啊。
  哎呀……
  媳妇,终于进去了,好紧呀,有点费劲。
  水根儿开始了缓缓的抽插,眼看着水根儿在和妈妈肛交,水生和水河也来到了妈妈的身边。
  嫂子,你真好看,我能亲亲你吗?
  嗯,水生,张开嘴巴。
  看到水生傻傻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妈妈羞涩的伸出了自己的香舌,一边接受水根儿的抽插,一边和水生激烈的舌吻。
  看着和水生接吻的妈妈,水河似乎有点无从下手,一边亲吻着妈妈雪白的脊背,一边抚摸着妈妈标志性的翘臀。
  那边水根儿抽插的速度渐渐的加快了,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水根儿似乎对妈妈的处女屁眼非常的享受。
  再看妈妈,屁眼上的小褶皱几乎都被撑开了,随着水根儿的抽插,连屁眼里面鲜嫩的肛肉都在不断的翻进翻出。
  水根儿的动作似乎越来越快,脸上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奇怪。
  媳妇,俺忍不住了。
  呀……啊……
  妈妈仰着头,就在三个孩子的面前,忘情的呻吟起来。
1 2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