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下课时间的比赛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晴朗的早晨,鸟儿一样的吱叫着,窗外的盆栽花儿盛开,我坐在教室里呆呆的看着窗外,些微的寒意调皮的提醒着我已是入秋。
  这里是这个城市的市立高中,占地广大的校园容纳了许多来自周围四面八方的青春学生,虽然是男女混校,但是在这个女多男少的时代,整个学校犹如女校一般看不见几个男学生。
  我戴佩雯,还是个高中二年级的女孩。17岁, 正是一个女孩青春盛开的年纪,秀丽的披肩黑发,简单朴素的白衣黑裙制服,让我增添了些许清纯的气息。
  此时是学校的晨间自习时间,教室里的女孩们有些正认真的不知看些什么书,有些人三三两两的小声聊着天,更有些人索性趴在桌上补眠。
  慵懒的早晨,让坐在教室后排的我看着教室里的情景,微微有些出了神。
  8 点,清晨的钟声将我唤醒,代表着一天的正式开始,身为班上图书股长的我,去离教室有一段距离的图书馆拿当天的报纸回来让班上的学生自由观看是职责所在,但才刚进教室,班上自称大姊的怡冰就走了过来,直接把我手上的一迭报纸抢了去。
  "别这样啦!"我不高兴的叫着。
  "不爽吗?"怡冰在学校可说是大姐级的人物,在这满街都是女生的时代,她的身边围绕了一堆小妹,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专门帮她打杂,俨然像个黑社会老大,班上的同学们因为都惧怕怡冰的势力,通常只有乖乖的听话,任由怡冰占了许多便宜,但是今天,我终于受不了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带给别人多大的困扰?"我生气的说:"这些报纸是要给班上的人看的,你怎么能这样就拿走?"
  "那又怎样?本姑娘高兴就好!"怡冰骄傲的说,虽然他自称大姐,但从没被抓到犯罪过,倒也平安无事。
  于是,我们就这样越吵越凶,直到老师进来拍桌喊停,"别吵了,再吵把你们都拖出去斩首。"
  "但是我们没有犯罪啊!"怡冰说,"再吵我就说你们妨害安宁"老师瞪着怡冰,怡冰只好闭嘴了。
  怡冰坐在我旁边,仍然很不高兴。过了一阵子,她突然转过头对我说,"等等下课来决斗,要不要?"
  "怎么决斗?"我呆了一下,"去训导室"她说。
  此时我明白了,训导室有几座断头台及刑具,专门处决一些犯规的学生,或是想自愿接受处决也可以,怡冰大概是想到那里决斗吧,我心想。
  "我们双手绑住跪在断头台上,断头台有侦测高潮的装置,然后给对方的朋友刺激下体,谁先高潮谁就输了,一了百了。"怡冰说。
  这个决斗很刺激,我心想,左手不禁捏紧了自己的短裙。
  "怎么样?敢不敢?"怡冰瞪着我。
  "好!"我答应了,如能趁此机会除掉她倒也不错,就算失败了在学校被宰掉也满刺激的。
  接下来的五十分钟,对我来说仿佛有一年般长,台上国文老师的讲解,有如念经一般无趣。
  "等等的决斗……会是谁赢呢……"我不断的想着。
  如果是怡冰输了的话,看到她失去头颅的样子一定大快人心,我一定要趁这个机会亲手剖开她的腹部,掏出她的内脏,切下她自豪的双乳以及阴部,好好品尝它的美味。一向自傲的怡冰就这样成了肉畜进了我的胃,想到这里,我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偷瞄着坐在我旁边的怡冰,一边幻想着,仿佛看到了她赤裸着的身体已经被剖开了……
  "真想看看你这小贱人没了头的样子"怡冰发现我在偷瞄她,转过头冷冷的对着我说,"不要等等上了断头台才害怕的发抖呀!""你才是!不要吓到失禁啰!"我瞪着她说。
  话虽如此,但是一想到等等或许输的人会是自己,我开始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毕竟,输了的话,就会真的被宰掉了……
  或许闸刀落下后自己的身体还会剧烈的抽蓄颤抖,然后衣服被人扒光……自己的一切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之后双腿被撑开,被人一刀从小穴划到胸口……
  也许……自己等等就是这种下场……
  "不知道我的肉味道怎样……"我摸着自己洁白光滑的大腿,心里突然浮现了这种想法,脑海中怡冰的肉体突然变成了自己的,自己的无头肉体被倒吊起来剖开……
  犹如一块白净的猪肉,被清空了内脏成了别人的午餐,自己仍然稚嫩的小穴暴露在别人面前,两片粉红色的唇肉仍然湿润,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似乎正期待着被一口咬下。"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入神,呼吸竟然开始急促起来,自己被斩首的样子不断的浮现在脑海里,自己白嫩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抽蓄……小穴的肌肉随着自己的幻想兴奋的抽动了一下,我下意识的伸到自己裙内一摸,内裤竟然湿了一块。
  "怎么……我竟然在兴奋……"我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有些讶异,明明有可能自己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啊……
  "佩雯……佩雯!"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你在发呆吗?下一段给你念"国文老师已经四十好几了,但在那老花眼镜后的眼神却依然锐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身洋装,站在讲台上瞪着我,似乎对我的分心有些不满。
  "啊……好的……"我慌忙站了起来,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课本,"嗯……",说归说,我完全不知道现在讲到哪里了啊!
  "完了……"正当我准备投降的时候,忽然发现到坐在我前面的小芳正用笔指着课本上的其中一段,示意我从这里开始念。
  "啊……至于负者歌于涂,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我边念边偷瞄老师,只见她神色稍缓,我知道我念对了,真是太感谢小芳了,不过,我又开始怀疑已经处在死亡边缘的自己是否还有必要学这些……
  ——
  下课后,我没忘记和小芳道谢。
  "不用谢,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不介意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小芳比我略高一些,留着一头长发的她长相清秀,尤其是那胸前那和年龄不成比例的F 罩杯,更是让不少女孩又羡慕又忌妒。
  "好啊!"多一个朋友一起去总比自己孤军奋斗来的强。
  "我也不喜欢怡冰很久了,等等可以让我狠狠的插她的贱穴吗?"小芳问我。
  "你肯帮我当然好啰,不过不是用力捅呀,主要目的是要让她比我先高潮呢。""我知道,交给我吧!"小芳说着,开始有些兴奋,"真想看看那讨人厌的女人被宰掉后的悲惨模样,她死了以后我一定会用鞋子狠狠踩她的穴!"小芳边说边抬起脚比划着,看着她迫不及待的模样,我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
  "别高兴的太早,我也有可能……会输呢"想到马上就要开始了,我难掩心中的紧张。
  "加油!要撑住!我会支持你的。"小芳握住了我的手,"虽然看到你被斩首我可能也会兴奋……"小芳又欠打的冒出了一句。
  我无奈的笑了笑,此时听到这句话,我竟然不感到生气,反而有种奇特的亢奋,自己那雪白的无头身躯又浮现在脑海中……"我先去上个厕所!"小芳冲着我一笑,往厕所的方向跑去,背影似乎有些焦急。
  "应该是尿急吧。"我失笑。
  "走吧!"不久后,怡冰已经找来了她的小妹们,跟对方十几个人相比之下,只有两个人的我方势力显的很单薄。
  一路上,大家都没说什么话,一直到了训导室。
  一开门,只见一个留着一头挑染成棕色的长发的女学生正趴在办公桌上,圆圆脸蛋侧向一边正好对着门口,她的制服短裙早已被掀了起来露出整个白嫩丰满的臀部,而训导主任正拿着一根粗大的电动阴茎不断的抽插她的小穴。女学生一见到我们开门顿时羞的满脸通红,但仍然抵受不住从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感,趴在桌上不断的呻吟喘息。
  "啊……请问……"看到这幕景象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们有打扰到你们吗……?"
  "没有,你们有什么事吗?"训导主任是个年约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大家都叫他华哥。他剃了平头让人感觉干净清爽,鼻子上的黑框眼镜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精明,他的体型不算壮硕,但是身上结实的肌肉显露出了一种男人的气息。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露肩紧身上衣,以及黑色长裤,结实的臂膀诱惑着我们这些年轻女孩。他看着我们,手上的按摩棒仍然没停,而趴在桌上的女孩又被他的几下猛力抽插弄得大声呻吟起来。
  怡冰说明了来意后,训导主任笑了笑。
  "这是不错的解决办法,"他说,"不过先让我解决这只可爱的小淫畜吧!"他边说边揉了揉那女孩的丰臀,女孩的身体在他的揉捏下微微的颤抖。
  "小洁,很抱歉,不过是时候宰了你啰!"主任边说边拔出了电动阴茎,把女孩从桌上拉了起来,"嗯……恩……"女孩发出了一阵模糊的呻吟,双腿发软,几乎站不稳,脸上的神情透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害羞和兴奋,她倚坐在办公桌的边缘,双手撑在桌上不断的喘息,一丝晶莹的淫水延着短裙下洁白修长的大腿流了下来。
  "来吧!最后的时刻到了。"主任站在一座断头台旁朝女孩挥了挥手,女孩不稳的走了几步,在看到主任将闸刀缓缓拉起之后,终于一个重心不稳瘫软在地上,眼神涣散的看着断头台不断的喘息,只见她从小嘴里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两条白净的玉腿一阵一阵的抽蓄,似乎是高潮了。
  "唉……真是个淫荡的孩子。"主任无奈的笑了笑,"你这只小肉畜,想到自己要被宰杀了就这么兴奋啊……"主任边说边扶起了小洁。
  "宰了我…哦…快把贱畜我给宰了吧…"小洁仿佛兴奋的失去了理智,再也不顾任何的形象不断的呻吟着。
  "我会的!我会让你变成今天的午餐,让大家都尝尝你那美味的嫩肉。"华哥让小洁坐在了断头台的边缘,而小洁早已开始兴奋的脱起衣服来,没多久,一具雪白娇嫩的女孩裸体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圆圆的脸蛋配上大大的眼睛,一头秀美的长发更增添了她少女的清纯气息,她的乳房并不大,但却非常坚挺,尤其是乳尖上那两粒早已硬挺的粉红色乳头,更让人有种想一口咬下的冲动。她的骨盆宽韵,可以看出她是个臀型很美的女孩,配上修长雪白的双腿,我想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吧。
  "没想到她看起来一附清纯样,结果却是个恨不得快点被宰掉的骚货……"站在一旁的小芳忍不住低声咕哝着,我点了点头。是啊,此时的小洁,那清纯的脸蛋上早已布满了淫弥的气息,迷蒙的双眼不断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即使是在大庭广众下,她的右手仍然忍不住伸到了她那少女最私密的部位,不断的摩擦搓揉着,她的阴部覆盖着稀疏的阴毛,此时阴毛上也布满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淫水,她的左手则在胸口处不断的抚摸,不时拨弄着自己的乳头,嘴里发出一阵阵舒服兴奋的喘息,仿佛接下来等待她的,并不是残忍的斩首宰杀,而是令人兴奋的性爱场面。
  说归说,但是一想到等等就轮到自己了,我又开始紧张起来,女人被宰杀,真的会感到性兴奋吗?也许小洁根本打从心里就是个怪胎,她要面对的可是真正的处决耶……这种情况下会兴奋的人根本就是头脑有问题吧!
  可是……我想到了刚刚上课时的幻想。
  自己,不也是如此吗……
  这是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面对死亡感到紧张、恐惧,但又忍不住想象着,自己被宰杀处理会是什么样子,想象着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别人面前,自己美丽的肉体任由别人欣赏,失去生命的身体任人摆弄,而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反抗和遮掩,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玩物,别人口里的佳肴,那是种难以形容的亢奋。
  我开始感觉到,那种伴随死亡而来的极度兴奋,是令人难以抗拒的……每个女人的内心深处多多少少都会有种被征服的欲望,是否是这种欲望作祟,我想我也不清楚……但是伴随着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的不安与紧张,那种奇特的亢奋,竟然越来越强烈,而且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我开始惊讶的发现,在自己内心深处,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看着小洁慢慢的爬上了断头台,以狗爬着的姿势趴在断头台上,训导主任温柔的将她的长发放到了档板的另一边,因为档板高度有点低,以至于小洁必须把双腿张的比一般的狗爬式还要开,从我们这个角度,只见到她撅起的丰满臀部以及那早已湿漉漉的阴部,她雪白的屁股微微的颤抖,似乎难掩心中的紧张与兴奋,但这样一来又为她的美臀增添了一分诱惑。
  "啪"的一声,档板放下了,小洁不安的扭动着性感的身躯,从我这里还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仿佛有传染力似的,站在我身旁的女孩们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就连怡冰也忍受不住这种气氛,胸口快速的起伏着,那美丽的脸蛋上浮现了一层红晕。突然有人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我转头一看,是小芳。
  "雯……我好紧张……"小芳的声音略显颤抖,但是又夹杂着兴奋与期待。
  "……我也是"被小芳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脏早已在快速的跳动,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同样丰满有弹性的屁股,自己等等趴上去……从后面看也是像小洁这个样子吧……自己雪白的屁股,纤细的腰部,"擦"的一声,挺起的上半身竟然没有了头……
  啊!我怎么又再想这些啦!
  我摇了摇头,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洁似乎也越来越亢奋了,主任揉了揉小洁的翘臀,将手指插入小穴中挖了挖,"要开始啰!"主任说着按下了断头台旁的一个控制钮。
  "斩首倒数: 10 、9 、……"计算机发出了成熟的男声。
  随着计算机的倒数,小洁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她急促的喘息转变成了一种紧张兴奋的呻吟,离自己被宰杀剩不到十秒,那种紧张、那种压迫,真的是笔墨难以形容。自己幻想已久的宰杀画面终于来临,同时也意味着真正死亡的到来,被宰杀的兴奋随着倒数越来越强烈,只见她的屁股以及大腿开始克制不住的颤抖着,就连她急促的呻吟声也能明显的听出她的紧张与亢奋。
  "5 、4 ……"小洁几乎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我感到小芳的手越握越紧……
  "3 、2 ……"小洁此时终于忍受不住,"哦……"的一声叫了出来,只见她雪白的臀部以及大腿剧烈颤抖着,一股清澈的淫水猛烈的喷了出来,她撅起的翘臀不断的抽蓄,似乎想将积蓄在体内以久的玉液连同自己兴奋的心情一起喷涌而出,绽放出此生最美也是自己最期待的水花。
  我呆了。
  我甚至没注意到倒数已经结束,只听到"擦"的一声,小洁那激动的呻吟硬生生的从中被切断,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水花猛烈喷洒的声音。
  那是血。
  只见小洁的身体猛烈的挺了起来,两条修长的双腿仿佛快要支撑不住她那性感的身躯一般剧烈的颤抖,她的上半身随着心脏的节奏一挺一挺的抽蓄,两粒坚挺的小乳房犹如布丁般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晃动着,充满了少女年轻的活力。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头没了。
  原本应该是头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节还留在身上的雪白脖颈,而一股股青春的热血正从那切断面猛烈的喷涌而出,犹如一座美丽的血红色喷泉,绽放着以生命为代价的花朵,她两条雪白的臂膀,在身前无力的抽蓄舞动,被她的长发覆盖住的背部,如今完全裸露了出来,原本略显纤瘦的身躯,在血红色的喷泉下更显的娇弱无助,她的细腰以及丰臀不甘心的扭动,似乎仍不愿接受已经被斩首的事实。
  过了接近一分钟,小洁无头的娇躯才逐渐失去了力量,断颈中喷涌出的鲜血也逐渐趋缓。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她挺直了上半身无力的颤抖,又过了几秒,她那娇弱的身躯又剧烈了抽蓄了几下,终于向一旁软倒,全身一阵一阵微微的抽蓄着,一股淡黄色的透明液体从她那诱人的股缝间渗出。
  我湿了……
  直到自己的内裤湿了一块,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淫水已经泛滥成灾;直到身旁的小芳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我才发现到,不只是小芳,就连怡冰的小妹们也是,有的早已呼吸急促眼神迷蒙,有的更忍不住撩起短裙搓揉着自己的阴部和胸部,更有一个人直接瘫软到了地上,双腿大大的张开颤抖着,一手撑着地面,另一手则插入了早已淫水直流的嫩穴中疯狂的抠挖,两眼直盯着抽蓄中的小洁,嘴里不断模糊的呻吟着,几乎失去了理智。
  就连怡冰,即使她为了维持自己大姐的形象,竭力的忍住那几乎要爆发出来的欲望,但脸上依然浮现出了一层迷人的红晕,犹如水蜜桃搬娇嫩欲滴,她的胸口急促的起伏,双眼中透露出了一种渴望。
  只见小芳弯下了腰,左手抓紧了我的右手腕,想撑住她那几乎要瘫软下去的身体,"雯……我……"小芳边说边喘着气,她的右手早已伸入自己裙底不断的抠挖搓揉,"我快…快…泄了…嗯…"
  听到小芳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早已脸颊发烫,有种奇特的欲望在内心沸腾着,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来,不自觉的伸手去摸,才发现自己的阴部早已一片泥泞。
  是求死的欲望吗?我相信不是,死亡本身并不令人期待,对于死后世界的未知更是让人不安与恐惧。即使到了现在,我已经开始接受自己被宰杀会兴奋的事实,但是为什么兴奋,我不清楚……
  看着华哥将小洁的无头尸体翻了过来仰躺在斩首台上,女尸的手指仍然在微微抽动,他揉了揉女尸的乳房,接着从上而下在女尸身上到处摸着柔捏着,似乎是在检视肉质,看着他的手在女尸身上到处游走,我又忍不住开始幻想着那是自己的身体……
  接着他打开了女尸的双腿,两指插入了女尸的阴道中,抓住了阴部揉捏着。
1 2 3 4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