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豺狼,别过来 叔到擒来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第一百二十章暗黑派对之斗宠
  才一开始,历茗轩就明显嗅到大厅里的气氛不一样了刚才那些还一脸下| 流 的变| 态们,转眼间个个正襟危坐,纷纷拿出随身带来的箱子,里面不只有大箱 大箱的美钞,还有不少已经掏出支票簿,磨拳擦掌的想要赢个盆满钵满,那架势 绝对不亚于拉斯维加斯的大赌场!
  所谓「六王斗宠」指的他们坐在中间的六个人,简单地说,这些人可以称为 色| 情业的六大巨头,送上场的是他们精心调| 教、并且以为傲的宠物,这场比 试,表面上只是一场玩乐助兴,但事实上不止是外围赌注的惊人,更重要的是这 场胜负决定着他们来年在业内的地位排名,甚至还会牵扯出其他交易来「喂,我 说珞,今天如果我赢了,南美的那块地转让给我怎么样?」特从们还在做准备工作的时候,珞九天对面的男人已经按奈不住的挑衅起来。
  之所以都叫他「八瓜」,指的是这个人不可小窥的势力范围——南美的色| 情业,百分之八十都在这个人手里掌控着,这个男人野心勃勃的如同八瓜鱼一样 对外四面扩张之势众人皆知。
  可是珞九天不但在去年的派对上赢了他,并且还从他手中赢一块黄金位置的 地皮,还在上面盖起了南美最大最奢华的俱乐部,分明是跟他对着干!偏偏那块 地方还位于他势力范围的「章鱼头部」,怎么能不让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两 人斗了一年,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带着这口气出席派对——这才是两人矛盾的 结症所在!
  「答不答应你,有意义么?反正你又不会赢!万年老| 二,八瓜先生——」珞九天坐在首席上,叼着雪茄悠哉悠哉的一边吐着圈,一边冷嘲热讽。笑归 笑,却是一脸轻蔑的冷笑。气的对面的男人青筋直爆。
  隔着玻璃,历茗轩只觉得心里一阵阵难受……原来那个一直在他身边笑的阳 光灿烂、好像王子一样的男人,竟也会有这样阴霾冷酷的表情。
  可是他依然愿意相信……早晨那个跟他并肩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说了很多 真心话的珞九天是真实的……六人面前的电子投注器很快就被特从们安装完毕,像遥控一样的投注器也发 到了所有宾客们的手中,第一轮比赛的六只「宠物」被牵出场地后,都规规矩矩 的跪在地上,投注器上的数字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各自疯长,其中珞九天和对面 的八瓜面前的数字遥遥领先,很快突破了八位数。
  当投注器自动停止了滚动,表示第一轮的投注已经结束了。
  「现在宣布规则,今晚的斗宠比试分为三轮,每轮淘汰两人!最后由进入第 三轮的两位角逐出今年的『王』,按照惯例享有其他五人本年度利润额的百分之 二十!第一轮比试开始,第一轮的题目是口技,宠物不得用嘴以外的其他身体器 官协助,以谁先让被服务的『金刚』释放为胜!输了的宠物视为被主人输给了获 胜方,当场听凭处置。」主持人字字严谨,煞有介事,俨然这就是一场无比正规的比试似的……然而 这所谓的比赛规则,却让好不容易重新坐定的历茗轩差点一口气将早点都吐出来, 一张俏脸顿时惨白如纸。
  什么口技!这分明就是要……充满了屈辱的记忆突然从海中翻滚出来那个晚 上,墨莲给藤下了药,两个人一起狠狠的糟蹋自己的夜晚……墨莲也曾强行撬开 他的双唇……历茗轩下意识的将身体蜷缩在一起,那份屈辱像是烙印一样深深的刻在心里, 每当想起来都会不由自主的全身发抖……可是现在,这些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比 赛!
  这群疯子……简直禽| 兽不如!
  然而,那些被带上场来的宠物,可不像他有这么多闲暇来咀嚼痛苦,主持人 一声令下,就各自争分夺秒的跪在指定的男人面前,为其拉下裤链,使出浑身解 数、争先恐后的拼命吮| 吸起来!
  能被派出来参加比赛的人。基本都是自愿入行的,就像珞九天说的那样,用 前半生的青春换取后半生的安逸,为了钱、为了出头,尊严什么的,在他们资源 踏上这条不归路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越是这种人,调| 教出来才越是技巧出色。
  更何况当他们被告知将参加这场比赛的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就只剩下两条 路——赢的话,在俱乐部中身价倍增,连主人也会对自己好些,以后不止可以少 受虐待,还能早点赚够钱回家养老;但是如果输了,就会落到主人的对手手里, 按照以往的惯例,输掉比赛的宠物,下场一般都是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地方或者沦 为俱乐部里最低贱的性奴,前者就像是新主人发给家中那些低级大手的「福利」 一样,终日遭受无体止的轮| 奸,后者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但在俱乐部遭客人虐 待,还要供同为宠物的其他人宣| 泄,总之没几个人能熬得过半个月就连是受都 找不到了!
  那些在比赛中充当「金刚」的男人,都是经过专业挑选训练的,为了公平起 见,身高体重以及男性部位的大小和包| 皮长度都用尺子精确量过,保证相互之 间差距小于一毫米!而且每天都在70杜的水中浸泡,形成习惯后,对外界的刺 激不敏感,根本没那么容易射!
  越是这样,心惊胆战的宠物们越是卖力……输了的代价,就意味着死!
  一个个漂亮的男孩子赤身裸| 体跪在地上,翘着白花花的臀部左右摆动,早 就顾不得周围还有很多人盯着他们难以启齿的后穴蠢蠢欲动,为了保命,只顾埋 头用尽各种办法舔| 舐吮| 吸着眼前的性器……一时间各种淫靡的津液声交织回 荡在大厅里……很显然,这群披着人皮的禽| 兽们正义欣赏这种过程为乐!
  可是,对于被困在密室里的历茗轩,这无疑是一场巨大的折磨!
  历茗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浑浑噩噩的听到主持人喊停,然后眼前 玻璃的另一头,六个投注器中有两个的灯灭掉了,代表着出局。
  第二场的比赛比第一场更加的恶劣……竟然直接就是交| 媾!
  新一轮上场的宠物们纷纷摆出自己最擅长的姿势,邀请「金刚」们侵犯,先 被做到射的宠物出局!而刚才输掉的两个少年,已经被拖到大厅的角落里,老板 放话送给保镖们当场玩乐,自然是为了给派对助兴,这也是他们可以没有规矩的 时刻!就算是这些早就习惯被玩| 弄的少年,同时遭到四五个壮年男子的轮番侵 犯也根本受不住,凄惨的哀鸣此起彼伏,换来的却只是满堂大笑而已。
  「唔……」
  历茗轩是在压不住胃里不断向上翻的难受,拼命地捂着嘴,这密室里自然是 没有卫生间的,他却意外的在软椅下面找到两只密封垃圾袋,不由苦笑珞九天那 家伙早就猜到自己会是这种反应了吧?连这个都给他准备好了!
  怪不得他一直劝说,不让自己来看这种聚会……看来还真是对的!
  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外面
  珞九天稳坐在座位上,和其他人的**| 形骸不同,他只是嘴角始终噙着淡淡 的笑容,那样的笑脸很英俊,却像一张面具一样不真实。
  其实他并不喜欢这种场合,不喜欢虐待和凌辱,即使是和宠物交| 欢,他也 更倾向于温柔浪漫,哪怕只是假象,至少能让自己沉浸在温馨的气氛里,以为自 己的幸福的……远比眼前这种禽| 兽行为舒服得多……只不过要在这个行也站住 云端的地位,这就像一场不情愿的应酬!
  有着显赫的家庭不假,但那是家族的,不是他自己的!最初涉足这个行业的 时候,只是因为自己身出名门,性取向却与别人不同,为了逃避来自家里的压力, 想找一个额外的宣| 泄空间……结果没想到一头扎进来做到今天这么大!
  现在的他,偷偷有着一种奢望——有朝一日,属于他自己的事业,哪怕是被 家人看不起的色| 情业,等到足以跟家族对抗的时候,他就破门而出,不再受那 些迂腐的教育,不用被迫找什么莫名其妙的女人结婚,然后找个男人好好来爱… …当然在这之前,为了这个目标,为了他后半辈子的自由,他必须不断巩固自己 在这个行业的地方,为此就算是必须做眼前的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他也在所不惜!
  今天的珞九天穿得并不正式,却也没有平日那么休闲,这样时尚的珞九天还 是历茗轩第一次见到,越发的英俊逼人,只要安静的坐在那里,其气质就可以惊 松的把在场的人全部比下去。跟往常还有一点稍微不同的是,今天的珞九天,右 边耳朵上带了一只造型别致的耳环,记忆里从不戴耳环的男人,aa加上这么个小小 的装饰物,反倒显得更加妖孽了几分。
  只有珞九天自己知道……这不只是耳环!外面的动静通过无线接收器可以清 楚的传入历茗轩的耳朵,可密室里面的声音却传不出来,这样历茗轩才不会被这 群宾客身边训练有素的保镖发现,但是因为担心,他还是特意戴上了这个——这 样里面的声音,他就能听的、得一清二楚!
  在主持人宣布第二轮比赛结束的时候,同时传入他耳际的,是里面的美人吐 得天昏地暗的动静!
  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果然还是不该耳根子发软,把他带来的!
  这回……自己的形象算是彻底完蛋了!
  第二轮的比赛结果基本上没什么意外——胜出的人像以年一样,是珞九天和 「八瓜」。
  然而,意外却出现在决胜局即将开始之前当外面的随从蹑手蹑脚的进来,在 珞九天耳边附上一阵耳语之后,珞九天一贯的招牌笑容顿时从脸上摘了下来。
  红树……不见了!
  红树是他手下最得意的男宠,十二岁入行,精通各种技巧,在他的俱乐部里 有很高的地位,是他连着三年聚会时的王牌!
  一个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男宠,一个自愿入行、深得宠幸、正日进斗金的男宠 ……怎么可能在比赛前最重要的时候突然逃走?他又是怎么逃走的?
  珞九天阴沉下来的脸扫了一眼对面一脸得意洋洋,等着看好戏的八瓜,便什 么都明白了!
  「怎么,珞,你的宠物呢?该不会是害怕逃走了吧?」说话间,八瓜的出赛宠物已经走上来。
  对,这次是用走,而不是幸,而且男子的身上也没有项圈和任何性奴的烙印! 就算是宠物,也分等级,能为主人对战最后一场的,自然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各 位客人晚上好,我是代表主人出战的蓝云,看好蓝云的客人,请用您手中的投注 器支持我的主人——」不止嗓音撩人,甜蜜而妖冶的笑颜更是相当专业、却让人察觉不到半点做作 的痕迹,大大方方的赤| 裸登台,一边展示着白晢的**和没有任何赘肉和疤痕的 无暇身姿、佯做无意散乱在背后的长发之垂大| 腿,显得更加妖娆,把在场的宾 客顿时勾的神魂颠倒,一边还不忘替主人八瓜拉投注……等他卖弄够了,才乖巧 的回到八瓜身边,无需下跪,直接被八瓜抱到腿上,刚才妖精一般摄人心魄的模 样立刻收敛起来,宛如一只卸去利瓜的小猫,任由八瓜上下其手,还不是表演似 的发出几声甜腻的呻| 吟,让不少男人直接兽血沸腾了!
  珞九天冷眼看着,这个蓝云……去年红树赢他赢得很不容易,事后还心有余 悸,说以后再也不想遇上这个可怕的对手!那时候,他赢了,所以蓝云落到他手 里,可惜他太心软,又觉得毁了可惜,没有过分的糟蹋,只是把这个极品宠物送 到俱乐部搞个主题周,让一些贵客尝了尝鲜而已。后来这个蓝云一把鼻涕一把泪 的跟他哭诉不愿签卖身契、说什么家有弥留老| 母等着回去发表,要从此退出这 个行业重新做人……亏他还好心的送了笔钱把人放了!
  原来是搞得这种猫腻!
  可是,珞九天现在却冷静不下来了——如果红树在,大不了就是一场死斗! 可现在连红树都不见了,让他拿什么斗?
  「哟,珞!你的人呢?该不会想赛前认输吧?」八瓜所说的「赛前认输」显然是一种挑衅,他绝对不可能就范!因为一行有 一行的规矩,赛前认输和输了比赛是两概念!即使他随便派出一个输定了的宠物, 大不了丢点颜面、输个宠物外加输点钱给对方,可是如果他赛前认输,意味着他 必须从此退出「六王」,若心经营了这么些年,他还指望靠自己手中的事也脱离 家族……也就全都泡汤了!
  问题是他以为有红树在,是稳赢的局面,今天家里宾客和随行的保镖人数太 多,为了避免琐事,除了刚才已经卖出的那些之外,他连个替补初赛的宠物的都 没有准备!
  家里的下人,今天来来往往,这些人基本都见过了……用下人冒充的话,怀 了行规,他必须五年内彻底将手中跟1这个行业有一点关联的产业都全部脱手, 从此退出,这也是规矩……五分钟,可以给他考虑对策的时间太短,从俱乐部调人更是来不及……论容貌,能压这个蓝云一筹的,只有关在密室里的历茗轩,可是最后一轮的 比试难度太大了,像历茗轩那种生涩纯净的人,根本不可能是蓝云的对手!
  等等!自己究竟在想什么……那是纳兰澈的人!不想活了才会打这个主意!
  可是其他办法……其他办法现在没有样来得及……「呵呵,还有三分钟哦!珞,要我给你提个醒嘛?你是不是还私藏了什么宝 贝啊?不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八瓜适时的出声,显然若有所指!
  如果把珞九天逼出「六王」,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这小子经营手段狠得很, 在打拼个十来年,就能重新坐在这个位置上——他今天原本就算计好,不只要让 他颜面扫地,还要让他尝尝心疼的滋味。
  这话让坐在里面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悲伤的心情的历茗轩,心跳猛地漏了半 拍!
  然而,因为他一直藏在上面的私人客房里,没几个人见过,所以八瓜指的当 然不是他「我听说你不是一直抱着同一个宠物睡觉,还让他搬进自己的卧室吗? 今天怎么没见到啊?到底是什么宝贝……是不是也是时候拉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 了!还是说,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花点钱收买一两个长舌的下人,这办法虽然老套,但永远都很好用!
  但是珞九天却踌躇了……庭……他怎么把那个孩子忘了!
  不对,不是忘了,在刚才搜刮脑海中还有没有其他宠物可以拉来充数的时候, 压根就没把庭算进去!
  那个孩子……是不一样的……不该在这种场合出现,不该被这群禽| 兽染指 ……但是八瓜说的对——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要么把庭带来;要么放弃 「六王」的位置,这些年的幸苦经营至少要折损一半!
  「怎么,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珞,你舍不得?」就是知道他对那个男孩儿是特别的,八瓜才故意这么激将……蓝云是稳赢的! 等一会儿在大厅里狠狠地玩| 弄践踏珞在意的人,看着这家伙心酸却有苦说不出, 要比把他赶出「六王」更让人兴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宾客们从刚才的交头接耳,渐渐的鸦雀无声,带着各 自不同的心思,安静的注视着墙上还在不停走着的表。
  「哈哈,八瓜你说笑了,一个宠物而已,有什么舍得舍不得?只不过都还没 经过调| 教,嫌他丢人而已!既然你有兴趣,来人,给我把庭带过来——」珞九天突然淡淡一笑,表现的无比轻松。
  一个宠物,和他苦心经营的用来换取他后半生自由的事相比……没有可比性!
  拼命这样告诫自己的珞九天,却没有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攥起的拳头, 指甲嵌在肉里,掌心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第一百二十一章暗黑派对之迟来的天使
  庭的到来可谓千钧一发,在他踏进六人围坐的比赛场地的时候,中央的计时 器刚好响起,晚到一步的话,珞九天就不得不弃权了!
  可是望着他单薄的身影,珞九天突然发现……自己竟一点都没有庆幸的感觉。
  本应马上开始的第三轮比赛,却因为包括众宾客和六王甚至主持人的错愕而 暂时被丢到了九霄云外——谁不知道珞九天的身边美人如云,刚才都还在纷纷猜 想这个被他这样珍惜的隐藏起来、甚至差点放弃比赛也不肯带出来的宠物究竟是 如何极品?
  可是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这卖相若是放到外面,还称得上中等偏上,可 在这妖孽如云的顶级俱乐部大鳄们的斗宠会场里,这少年从里到外怎么看,都比 第一轮比赛的那些宠物还差好多个档次!
  庭低眉顺目得站到珞九天的身旁,轻轻地喊了一声「珞先生——」,尽管低 的几乎只有珞九天本人能听到,可同时他也听得到这声音中极力抑制的微微颤抖, 这个孩子显然被眼前的场面吓坏了。
  「庭,把衣服脱掉——」
  珞九天正视着前方,没有多余的语言,冷冷的语调,甚至并没有转头看他。
  庭蠕了蠕嘴唇,想说什么,可是一看这情形,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他 一直害怕的这一天,终于来了,他懂得。
  原本就真空的身体,将外面的浴衣脱下,便展露在众人面前……当然,跟一 边的蓝云相比,这样只是单薄谈不上性感的身体不可能引来什么赞叹,更多的是 好奇地窥伺,好奇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受到珞九天的垂青。
  衣服没有按照规矩交到身边的侍从手上,而是「撕拉」一声,被庭扯出一个 长长的布条,毫不犹豫的蹲下甚至,拿起了珞九天的手「珞,你受伤了,等一下 结束后记得回去重新包扎……」布条小心翼翼的缠在被他自己扣破得掌心,因为从小经常受伤的关系,庭的 动作很娴熟、包的也很漂亮,然后庭将脖子上那条自己不久前送给他的钻石链摘 下来,放在上面「珞,这个还给你,谢谢你带给我这些天的日子,让我知道天堂 是什么样子。戒指,我就贪心的留下了。保重——」两句话的声音都很低,只有珞九天能够听到。
  等珞九天回过神的时候,刚好用余光扫到庭站起来、转身义无反顾的走向台 子上的刹那间,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容……并不算漂亮的脸上,那淡淡的一笑可 能是他人生中最后的笑容,却是那么的灿烂,他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那天在 后花园,自己随便编给他的草戒指,明明都已经快要干枯了……所以,珞九天才不敢看!
  他刚才没有像平时一样叫自己「珞先生」,而是轻声的喊他「珞」……其实, 早就想要这么喊一次的吧……珞九天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讨厌被这个孩子这么叫,心里突然有一股前所未有 的辛酸,理智让他克制住站起身冲过去把庭抱回来的冲动,僵硬的坐在椅子上,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感觉——好像身体只剩下一具躯壳,血液被渐渐抽干一样。
  「最后一项的题目是往年的惯例——缠斗!」回过神来的主持人一看时间过 了,连忙出声表示派对仍在继续,迅速拉回了这些宾客的注意力,「没有时间限 制,先取出对方体内的震颤器、进入对方体内迫其释放者胜!注意,缠斗不是格 斗,请使用床第间的柔韧动作,不要出现血腥暴力。现在各自准备一分钟,一分 钟后开始——」蓝云妖媚的冷笑着,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对面怯生生的对手——什么时间不限 制?这种菜鸟,给他五分钟都嫌浪费!
  反观被他的目光打量的心惊胆战的庭,主持人说什么他完全没有听懂,什么 震颤器,格斗、缠斗、床第间的柔韧动作……他什么都不会……只听出只是一场 以占有对方为目的的比试,只知道珞九天不要他了,把他丢到了这个所谓的比赛 的台子上供人观赏……尽管如此,虽然不知道怎么准备,他还是学者蓝云的样子,蹲下身,将侍者 递给他的润滑剂抹在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这种屈辱的动作,在众目睽睽下… …为了不让珞九天丢人,他硬是把眼泪忍了回去。
  「唔……」
  在侍者突然按住他、将一个小球状的东西从下面的入口挤入他体内的时候, 一声突如其来的呻吟让在场的宾客不由得嬉笑起来……这么生涩的身体,怎么可 能斗得过蓝云?等一下的比赛,与其是看他怎么被上,倒不如说大家更想看蓝云 这个可攻可受得妖孽如何在上面……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工具——对珞九天来说,他是保住地位的工具;对八爪来 说,他是报复的工具;对其他人来说,是欣赏对手飒飒英姿的工具……而他自己, 什么都不是……悲伤,像无底洞一样在心中蔓延……
  带着这样的情绪,庭漠然的站在了台子的中央……至少就算到了最后,他也 不想让珞九天失望!
  可惜,有些事情,是无法按照主观意愿改变的……比如说不管他下了多大决 心,现实不是拍电视。不可能因为他的决心而改变明显的实力差距!
  这一点,在比赛一开始,庭就明白而来——他完了!
  两人体内的震颤器同时开到最大,强烈的刺激让庭顿时跪倒在地,紧紧的夹 住双腿,难过的蜷缩成一团,只是拼命忍着不要释放出来就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 气,哪还有半点反击之力?
  而同样体内也放着那种东西的蓝云自然也难受,可是常年真枪实弹的经历让 他远没有庭这么敏感,而且他有足够的经验指导怎样扭捏身体,能减缓体内的冲 动、尽量避开摩擦敏感点,那看似性感的身体,没有一点与美学不符的肌肉,可 是实际的力道却大得惊人,摆弄单薄无力的庭对他而言就像玩弄一只小鸡仔一样 容易!可偏偏他还故作娇柔,一边甜腻的呻吟着卖弄风姿,一边早已将无力反抗 的少年压制在身下……很专业的接过侍者抛给他的套子戴上,等一下这是主人的 玩物,弄脏了可就不好了!
  蓝云的每一个动作很优美,比如说此时将少年的身体背对着自己,不断地舔 舐着对方的耳垂、后背,在外人看来如同一场彼此心甘情愿的欢爱,可实际上他 选择了一个让对手最无力反抗的体位,用覆在对方身上的自己的身体,挡住他那 只牢牢扣住对方双手的手——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强奸!
  蓝云从他体内拔出震颤器的动作既优雅又温柔,在外人看来美好的很……殊 不知,故意慢吞吞的动作不但增加着身下少年的痛苦,手指在体内沿着周围柔软 的内壁来回推动着小球,偷偷观察着庭的反应,等他彻底将那东西拔出的时候, 连庭的敏感点都已经了若指掌!
  「唔……」拼命忍住,不要发出声音,庭的脸色已经憋得通红。
  体内突然遭到侵犯……因为体内有震颤器的关系,蓝云的雄性也早就胀得老 高,狠狠地贯穿进去之后,立刻朝着刚才他找到的地方猛烈的攻击起来……果然,给他预料的一样……庭的身体还太生涩,根本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调 教,五分钟不到,一抹羞耻的白浊终于抑制不住,弄脏了刚换的地毯……「你们几个,把他拖过来——」
  在庭之后也完成释放的蓝云,立刻站起身来,麻利的拿出体内的东西,就像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发号施令。
  所谓「拖过来」自然指的是把庭拖到八爪身边,换而言之,他赢了,这个人 已经归他的主人所有!
  几乎没有一丝力气的庭被像拎小鸡一样拎道八爪眼前,八爪得意的抬起那只 因为常年吸毒而变形的手,狠狠地攥住他清瘦的下巴,指桑骂槐的故意大声道 「哎,真是困扰啊!就赢了这么个便宜货色,让我怎么玩才能尽兴呢?送到俱乐 部恐怕也卖不出去,家里的保镖也不玩这么低级的货色,我怎么想都亏了,赔钱 货啊!要不回去直接送给船厂那帮苦工当『福利』?」周围渐渐变得鸦雀无声,这些人都不是善类,谁都嗅得出这里的气氛已经剑 拔弩张起来,刚才还在放肆玩弄那些宠物的保镖们也都纷纷回到自己主子的身边, 以防不测。
  「八爪,你够了吧!」
  忍无可忍的珞九天终于拍案而起,一双混血的咖色的瞳眸已经泛出了红色!
  他以为……一个宠物而已,就算有点特别,也没办法跟他苦心经营的江山比, 他以为就算心里不舒服,大丈夫能屈能伸,忍过了今晚也就过去了……可是心……好疼……
  看着那个每天蜷缩在他的臂弯里甜甜睡去的孩子,被当众凌辱的悲惨模样… …他的心从来就没有这么痛过,像是被绞出血一样「八爪,你不是要北美那块地 吗?我也不转让了,连地皮带那块地上面的所有财产,我全部白送给你!我要把 他换回来——」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唏嘘。
  「珞,你该不会是输了比赛气糊涂了吧?」八爪挑了挑眉头,不置可否,却 也没有松开庭,「北美那块地的市价已经飙上三千万美金,加上上面你那间顶级 俱乐部……总价超过七千万!你要花七千万买回这么个货色?」「别侮辱他,我跟你换——」
  这一次,珞九天不再犹豫。
  不料,八爪冷笑了一声:「我要是不换呢?珞,我现在越来越好奇,这个小 家伙到底哪里这么值钱了?」七千万的确比不小的数字,把去年他输掉的双倍换回来都不止!
  只不过,七千万还不足以消他心头这口气!
  越是珞九天愿意用这么大的价钱交换,越看得出这个人在他心中的位置…… 那么越是狠狠的折磨眼前这个小子,他就越是心疼!
  「主人,您有所不知……虽然看着普通,不过玩起来还是很舒服的!这身体 销魂的很呢,您要不要现在试试?」蓝云深谙他的心思,还不忘还心眼的在一旁 帮衬。
  「八爪,你别太过分,这是我的地方——」
  眼看庭被他们提起来,放到了八爪身上,那个混蛋居然在一边淫笑着一边解 皮带,珞九天情急之下,不假思索的掏出了枪!
  得到了主人的信号,双方的保镖顿时纷纷拔枪相向,火药味再次升级!
  「啧啧,珞,在自己主持派对的时候破坏规矩、枪杀同行……你知道这意味 着什么吧?冷静哦!」八爪却不紧不慢,甚至连动作都没有停下,将裤子褪到了 大腿根,「珞,如果你今天做了,除非你把在场所有人全部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否则不但这一行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你在其他领域也不可能得到支持……除 非你一个人可以独霸某个行业,你做的到吗?做不到你就完了!」八爪这个人渣,倒也并不是没有头脑的废柴!
  明知道珞九天做不到——珞九天是这个圈子的龙头不假,这里的人大多不敢 忤逆他也不假,但他也还没有主宰整个行业的能力,犯众怒是件很可怕的事,否 则他也不至于忍到现在!
  这意味着珞九天将从此一无所有,还要被同行声讨甚至追杀……可能躲进他 那个所谓的贵族家庭里会保得住平安,但一辈子也就只能这么躲着,不可能再有 机会出头!
  果然,这个要挟对珞九天来说,无异于刺中了要害,他可以付出七千万去换 庭,却不能为了一庭让自己从此一无所有!
  手里的抢慢慢的放下,背后的保镖也跟着将枪放下。
  「哼,这就对了!今天大家都高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大家继续找乐子!」八爪话音一落,背后的保镖们也都收了枪,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不少,角落里 的淫靡声再次悉悉索索的响起。
  「蓝云,你说这小子很舒服?那干脆一起吧?」八爪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 本加厉,把庭禁锢在身上,故意狠狠的羞辱,「两个人一起干你,你更舒服对不 对?等一下给我叫得好听点!」在狐假虎威的蓝云帮忙下,听很快就被摆成了最屈辱的姿势——面向众人背 靠在八爪的身上,八爪将他的两条纤细的腿从背后狠狠的抬起来用有力的双臂压 住,私密的地方因为刚才遭到侵犯还没有完全闭合,正羞耻的一张一合,完全暴 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庭屈辱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流泪……珞九天说过,宠物不可以说「不」… …那个人说的每一个字,aa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六王斗宠」既然已分出胜负,那就进入了聚会的最后,是真正的一夜淫乱! 当然,客人会慢慢变少,玩出了兴致之后会回到属于各自的客房了。
  有人讨好的送了两个漂亮男孩儿给珞九天,被他几乎咆哮着丢了出去……珞 九天也闭上眼睛,别过脸去……他不想看,他不敢看……「来,蓝云,我们一起进去好好爽一下,这洞好小,两个人一起捅,绝对刺 激,快点——」八爪故意大声的邀请,语言下流,每一个字……他都听到,好像能刺穿他 的耳鼓一样,那么刺耳……原来……他喜欢那孩子的!
  只是真的发生这种事的时候,他没办法像跟历茗轩聊天的时候一样,丢弃的 那么洒脱!
  可他还是丢弃了……为了他的事业,为了他后半生的自由……把一个单纯善 良、并且明知道偷偷爱着自己的孩子,送给了一个禽兽!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