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性爱娃娃之夜欲篇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公元3445年,S研究所里,万伦教授和她的一帮助手们正手忙脚乱的为"感冒"了的中央电脑"治疗".
  哔!哔!哔!哔!
  中央电脑安妮终于开始回应万伦输入的指令。
  "阿伦,终于又能看到你啦!"
  巨大的液晶屏幕上显影出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小女孩的影像。
  "谢天谢地,安妮,我也终于又能看见你,你‘感冒’的这几天我都快发疯了!"
  万伦终于送了口气似的沈了沈肩膀。
  "没有安妮还是不行的哈!安妮感冒的时候也还是在努力做事的哦……"屏幕中的天使女孩露出邀功的灿烂笑容。
  "你做了什么?"
  万伦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教授!万教授!"
  助理于勉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冲到万伦眼前的时候黑框眼镜都快掉到脖子上了。
  "什么事?"
  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最新研发制造的……那三个特殊的……性爱娃娃……不见了!"于勉上气不接下气,终于把一句句子给说完整了。
  "哦~那三个箱子不是要邮寄去出去的么?"
  在屏幕中的安妮,手指卷起胸口一缕灿烂的金色卷发,安静的问。
  "你给邮寄了?"
  "对嘛,人家不是说过感冒的时候也有好好的做事么!"安妮眨着蓝眼极为无辜的瞟了一眼万伦。
  "可是,那些箱子上面根本没有贴地址啊!"于勉叫嚷。
  "没贴地址?明明有一个地址的么?不是那个什么伯爵么?"安妮回答。
  "你把他们三个全邮寄给伯爵了?"万伦的声音中带着些颤抖。
  "没有啊,其他两个箱子也是邮寄了别的地方,不过安妮‘感冒’不记得了。"安妮湛蓝色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万伦。
  "能查出邮寄给谁了么?"万伦强自镇定的问。
  "教授,即使查出来了也没有用啊,那些娃娃只认从箱子里出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为主人,只要开封,即使查到谁得到了娃娃也拿不回来了。"于勉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些娃娃是教授特别为伯爵们制作的礼物,是特制的SM型基因男体娃娃,是教授特别根据了三位伯爵的对同性伴侣的特殊喜好而暗自研发的,就是为了能给为研究所提供经费的伯爵们一个惊喜,可现如今,两个被邮寄到不知道什么鬼地方,还有一个也不知道邮寄错了没有。
  "也许,还没开封呢……"万伦呢喃的说着最为渺茫的假设。
  "已经邮寄出去三天了,这不太可能吧。"于勉冷静的打断了万伦教授的假设。
  "里面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么?安妮做错了么?"安妮好奇的看着屏幕前十分沮丧的两人。
  万伦此刻虽然有匝烂了这台中央人工智能电脑的冲动,但是他不能,他不能跟一台中了病毒而‘感冒’然后出错了的电脑生气。
  "教授,那些奇特的基因还有么?要不我们重新再做两个娃娃。"于勉提议。
  虽然娃娃的制作成长过程大约需要三年时间,但是只要还有那些神奇的基因,作为一份晚到的礼物,相信三位伯爵也不会介意的。
  "基因一共就三个,没了。"万伦站在电脑前几近呆滞的回答。
  "没了?"
  "没了。"
  那基因是五年前试验室里一次偶然的意外中突变出来的,自那以后他测试了很多次,再也没有成功过。
  那三个娃娃是特殊的性爱娃娃,他们懂得使用所有的SM手段,aa会使用所有的SM道具,他们的专长就是做爱。这三个娃娃,其中一个叫夜诱,是完美的媚受型娃娃,一个叫夜吻,是完美的强受型娃娃,这两个是只能做一号的两位伯爵所设计的,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强攻总攻形娃娃,叫夜欲,是特别为小受性质的那位伯爵设计的。
  这些娃娃除了外形完美,性能力卓绝之外,智商也是一等一的高,如今就这样被胡乱邮寄出去,要是运气不好认了不好的主人……一想到这里,万伦只觉得如坠冰窟。
  "不好了!教授……"又是于勉焦急的声音。
  中央智能电脑屏幕闪了两闪,跳出三个地址。
  万伦凑上前看了一眼,两腿一软,两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其他两个娃娃暂且不说,总攻强攻型的娃娃夜欲居然被邮寄到安卡思伯爵那里去了,伯爵他可是一个喜好SM的强攻啊!
  就万伦对自己制造的娃娃的了解,被改造的那个绝对会是伯爵阁下──他的经费,他的研究所,他的一切,以及伯爵阁下知道真相之后的报复,昏迷中的万伦大概希望自己昏过去以后可以永远不用醒来!
  总是失业的倒霉的五大三粗的穆子安,突然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大箱子,暗红色的油漆透出怪异的感觉,不管了,先拆了再说,也许会是一堆金银财宝呢!
  啊!啊!啊!
  谁来告诉他,里面为什么会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香艳的带着银色镣铐的全裸的男人?
  这是谁的恶作剧?
  "主人,我要……"
  细长匀称白皙嫩滑的腿,正对着穆子安直直的敞开。
  对着一览无余的美景,穆子安鼻血直流……
  他,他,他可是喜欢曲线凹凸的MM们的,他,他,他要坚守阵地绝对不能就这样失了身!
  性爱娃娃之夜吻篇
  白白软软的美少年受卫宥,最喜欢看起来有气势,强悍,霸道跋扈的男人。
  咦?
  家里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棺材板一样的大红箱子?
  打开一看。
  哇!
  好帅好MAN的男人啊,
  嗯~ 嗯~ 技术不错哦,可为什么他看起来这样强势的男人,会是个受!
  不要啊,救命啊,他不要当攻!
  当攻好累的!
  性爱娃娃之夜欲篇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特殊礼物,安卡思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就是些只会匍匐在他脚边的乖巧娃娃么?
  就让那个大红箱子晾在一边吧!
  一个无聊的夜晚,因为太过无聊安卡思终于还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红色箱子。
  "主人,夜欲会让您很舒服的。"
  完美的神样脸孔,在安卡思眼前放大……
  痛!痛!痛!
  老天!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搞错了?
  专业的绑缚,专业的SM道具,专业的调教手法,可为什么这些东西会被用在他的身上!
  啊!不要……不要进来!
  夜欲,我一定一定要杀了你!
  上流社会的社交,总是那么的无聊。
  安卡思厌烦的打了个哈欠,端着一杯红酒来到了后花园。
  白皙完美的侧脸,带着强悍刚阳的气息,深褐色的接近于红色的头发,带着微卷披散在宽阔的肩膀上,白色金边的伯爵礼服,紧紧的贴合着强健的躯体,勾勒出足以让贵妇们尖叫的美好身材。
  他抬了抬蓝宝石一样耀眼的眸。
  似乎连月亮都不喜欢这样的氛围,躲在云里不肯出来。
  好吧,即使这样无聊的舞会的主办者是他安卡思,他也有权利感到无聊。
  作为莱穆恩家族的唯一继承人,自从世袭了这个无聊的爵位之后,他的生活似乎更无聊了。
  "伯爵大人,伯爵大人!"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他的管家克莱似乎能跻身幽灵的行列,不管他躲到什么地方,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准确无误的找到他。
  光亮的宴会大厅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他的五官十分立体,深褐色的接近于红色的头发,黑色的长卷发被黑色丝质发带整齐的一丝不苟的扎在脑后,深邃的绿眸,白皙的皮肤,还有,叫人无法抵抗的中年男子的魅力。
  如果不是浑身散发着法官一样的严谨气质,和那双眼中偶尔刻意流露出的凶残,安卡思敢打赌,宴会上超过一半以上的贵妇会对他伸出八爪鱼一样热情的触手。
  他走到安卡思身边,弯下身体,严谨刻板的报告。
  "伯爵大人,梅兹侯爵夫人还有小姐想要见您。"安卡思冰蓝色的眼里掠过一丝不耐。
  "哦,亲爱的克莱,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什么,弯下身体,我情愿在我床上的人是你,也不想碰那些贵夫人。"
  虽然最近的确有点无聊,送来的娃娃们都过于乖巧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但是他还没有性致好到想抱女人的程度。
  "伯爵大人,这个玩笑不好笑。"
  刻板的回答,深褐色的接近于红色的头发,没有一点幽默感的家夥。
  安卡思怀疑,是不是全宇宙所有的管家都是这样的刻板。
  如果是,送他为所有不得不连管家都要世袭下来的伯爵们,包括他自己默哀。
  "好吧,我是说真的,最近的玩具们都提不起我的兴趣,如果你愿意……""伯爵大人,如果你不想见梅兹夫人和小姐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克莱打断了安卡思的话。
  伯爵大人对男人生冷不忌的个性,让克莱为他感到汗颜的同时也为自己捏了把冷汗,如果伯爵大人真的想的话,他是没有办法抗拒的,比起这样他更愿意代替伯爵去和那些贵妇人周璇。
  "好无聊啊,为什么连唯一的管家都是这么无聊的人呢?"努力克制翻白眼的冲动,安卡思真的很希望能有点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即使是坏事,真是没想到,也比什么事都不发生的好。
  "伯爵大人,万伦教授送来的那个红色的箱子,是不是要搬出客厅,放到储藏室去。"
  "你是说那个装着娃娃的箱子么?"
  "是的,伯爵大人。"
  "再等等吧。"
  虽然安卡思一点也不期待箱子里的娃娃能给他带来什么大的惊喜,但是廖胜于无,他想今晚也许他会打开那个箱子,作为调剂。
  "是,伯爵大人。"
  说完,毕恭毕敬的管家安静的退了下去。
  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他了,可是,似乎更无聊了!
  安卡思偏爱白色,他的房间里尽可能的全部使用了各种不同层次的白色装饰,包括地上铺展的乳白色的羊毛地毯。
  可以这么说,偏爱白色的伯爵大人,确实有着极度严重的洁癖。
  这种洁癖理所当然的延伸到了性方面,这点可以从伯爵收藏的各种各样,数量繁多的灌肠液和灌肠器中看出来。
  他喜欢把那些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娃娃们从里到外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用特质的皮绳绑住,狠狠的干他们,一直干到从他们红艳如蔷薇花般小嘴中不断逸出求饶的呻吟,在一阵大雨之后,士兵连翻带爬滚的张开了双臂,他甚至非常喜欢用冰块或者各种烈性的酒去清洗娇嫩的后穴。
  不过,最近他开始对更强壮一些的玩具感兴趣,柔弱的玩具,太过轻而易举的征服过程,让他意兴阑珊。
  希望万伦的特殊礼物能给这个无聊的夜晚带来一点惊喜。
  安卡思踏进客厅。
  发散着暖晕光环的华丽璀璨的水晶吊灯下,红漆均匀的箱子凸显出神秘的色彩。
  打开我吧。
  主人。
  仿佛听见箱子在诱惑的低吟。
  缓缓的走过去,手指被幻惑了一样,按上闪烁银色光芒的按钮。
  这确实是一份令人吃惊的礼物!
  单就身高而言,这个娃娃的个头也太高了一点。
  安卡思皱了皱眉头,以自己一九零的身高而言,比他还要高上一些的娃娃似乎很少见,很少有主人会乐意抱这么壮而且这么高的娃娃,当然少数拥有恶趣味的除外,安卡思确信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趣味。
  抬了抬冰蓝色的眸,过近的距离让他看不清娃娃的全貌。
  就平行的视线而言,娃娃下巴的曲线十分优美,不过肤色并不是安卡思最喜爱的奶油一样白皙的肤色,当然也不是那种令人讨厌的黝黑,那是一种十分健康的麦色。
  绝对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娃娃!
  不过似乎并不令人讨厌。
  安卡思想,偶尔尝试一下这么强悍的种类也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
  为了更好的看清楚娃娃的全貌,安卡思退后了一步。
  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神啊,他真美!
  看清楚对方五官的同时,安卡思不得不惊叹,这样完美的神样脸孔,是任何形容美貌的词汇都无法描述的。
  那是一种乍见太阳神阿波罗再世时的惊艳,纯金色泽的耀目的短发,翠绿色的森林湖泊般深邃澄澈的双眼,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嘴唇,组合出一张气势强悍的俊颜,俊颜下是一副强壮而完美的身体,那强悍到一定程度的肌肉,连贲起的弧度也十分迷人,如果去竞选健美先生的话,冠军绝对非他莫属。
  即便是经常为自己锻炼到十分强健的肌肉而自豪的安卡思,面对这样强壮的身体,也自愧不如。
  看来万伦培育这个娃娃一定花了很多心思。
  安卡思支了下颚,不住上下打量今晚的玩具,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神中流露出路骨的欲望。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听到那张叫人诱人的嘴中不停的吐出的哀求和哭泣,今天一定要狠狠的干他,直到他不停的求他进入为止。
  安卡思这么想着,细长的蓝眼带着色情意味的扫向娃娃的胯间。
  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万伦!
  就算体格做的异常强壮彪悍,那里也不用做的这么壮观吧!
  那绝对是一般人两倍以上的尺寸。
  他收藏的束缚工具里好像还没有这么大尺寸的皮套。
  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等下就只能用丝绳代替皮具绑住了。他实在不喜欢玩具们因为频繁的高潮而弄脏他的床,所以灌肠结束之后他都会把他们的性器用皮套套住。
  要知道有一些特别敏感的娃娃,就算命令了不准射精也是没用的,外物的辅助是必备的。
  "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
  比起和不知名字的娃娃做爱,安卡思更希望清楚的知道娃娃们的名字,那样能让他更好的体会掌控者的快感,即便一夜之后他是绝对不会记得这些最终都将被送人或者被抛弃的娃娃们的名字。
  "主人,我叫夜欲。"
  夜欲湖绿色的眼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闪烁着迷离神秘,安卡思打量评估着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安卡思。
  这就是他的主人。十分漂亮的主人,他拥有贵族特有的迷人优雅的气质,还有十分动听的声音,不过,宽厚的肩膀给人沈稳有力的感觉,连支撑着洁白下巴的手指都显示出异于常人的强势力量。
  真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强壮有力的主人竟会拥有奇特的SM体质。
  夜欲静静的盯着安卡思,送上一个微笑,墨绿的眼中荡漾着纯真的诱惑,坚毅的嘴角却挑起邪恶的弧度。
  他转了转迷人的绿眼,入眼的是明亮的灯光下整齐摆放在玻璃长桌上的灌肠工具,装着含有特殊成分的顶级催淫剂的玻璃瓶,尺寸齐全样式各异的电动按摩棒,特质的口塞、皮鞭、绳索和蜡烛,还有几瓶烈性朗姆以及一大桶冰块。
  没想到主人的口味竟然这么重。
  夜欲形状完美的眉头拧了一拧,随即舒缓开来。
  对于主人的特殊爱好,他一定会好好满足的。
  他会努力做一个尽职的能让主人舒服的好娃娃的。
  "夜欲宝贝儿,主人一定会带给你一个难忘的夜晚。"他的宝贝儿眼波流转的样子可真够迷人的。
  安卡思急不可耐的上前一步,拉住夜欲与自己大小不相上下的有力手掌,急冲冲的走向浴室。
  或许今天他应该破例把以往贯例的五次灌肠改为两次。
  "不!不!宝贝儿,我想你搞错了!"
  看着热情的帮他解着衣扣的夜欲,安卡思向后退了一步,直到宽厚的背部抵上了浴室光可鉴人的雪白瓷砖,才发现自己被围困在夜欲雄壮有力的双臂之间。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热情,夜欲宝贝儿。"
  不过热情到这种地步,似乎有点过头了。
  安卡思皱了皱眉头,也许这回他碰上了一个性格非常激烈热情的娃娃。
  思考的时候,金灿灿的,印着莱穆恩家族复杂狮头图案的礼服扣子,被轻易的解开。
  瞬间,白皙富有坚韧弹性的贲起肌肉显露于纯金色的扣子间,在浴室不是特别强烈的灯光下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宝贝儿!灌肠的时候,主人是不需要脱衣服的"安卡思耐心的解释,新娃娃总会缺少某些方面的常识,看在那双迷人的绿眼的份上,他决定不追究娃娃擅自脱他衣服的不敬举动。
  他比较喜欢把他的娃娃困绑好以后自己脱,有时候他会觉得连衣服都不用脱直接进入的滋味更好些。
  "不脱衣服,只脱裤子么?"
  夜欲拎了拎俊挺的眉,深邃清澈的绿眸中是满眼的不解──主人的爱好可真是令人琢磨不透,灌肠的时候不脱衣服,是一定会把衣服弄脏的。
  而我们色欲熏心的安卡思伯爵殿下,却以为夜欲问的是"做"的时候是不是不脱上衣,于是他浅笑着点了点头,双手撑上了夜欲鼓起的胸肌,想把他推开一些距离,压倒。
  不过,面对眼前弹性极佳,手感诱人,吸附力极好的麦色肌肤,他甚至开始觉得,就算现在就把衣服脱光了,相互摩蹭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直到──
  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嘴里被塞上放在浴室里备用的口塞──那原本是为一些特别不耐痛的娃娃所准备的,以勉用激烈的灌肠液灌肠的时候那些凄唳的呼痛声,扫了兴致。
  可现在,这样的措施竟被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安卡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死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夜欲强悍的禁锢。
  一定是搞错了!绝对是搞错了!
  处于绝对震惊,不可置信状态的安卡思,正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不知所措时,耳边响起夜欲,性感温柔的声音。
  "主人喜欢用什么样的灌肠液?"
  夜欲随手提起了一管灌肠液。
  六百CC左右的计量,应该刚刚好,不过浴室里预备好的灌肠液全都是带着强烈的催淫剂成份。
  也许这是主人的另一个特殊爱好。
  "就用这个吧,魔媚公司产的这款‘粉红天使’,用了以后做的时候会非常舒服。"
  只看了一眼,夜欲就如数家珍的报出了这款灌肠液的名字以及出产公司。
  安卡思看着小号的灌肠器中晃荡着淡淡的粉红色液体,惊骇的把狭长的冰蓝眼眸瞪成了椭圆。
  不!开玩笑!怎么可以用这个东西!
  伯爵大人似乎终于有了即将被强迫灌肠的觉悟。
  这罐"粉色天使"据说因为使用过的人,享受了那种刺激的快感之后,如果不是被插,就会再也"站"不起来,也就是说会失去正常性交的能力,只有当后庭被暴力的对待时,才会产生快感,因为太过刺激的药效,政府直接摧毁了这款药剂的配方,而安卡思在一次"绝版"物品拍卖会上画重金把"它"拍卖下来,也纯粹是一时的好奇,以及对催淫剂的特殊收集癖。
  即便是有SM娃娃这样的嗜好的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娃娃身上使用这罐药。
  鉴于嘴巴被黑色的皮质圆形口塞完美的堵住,口不能言,深褐色的发随着疯狂摇摆的头卢,划出一阵波浪,舞动着拒觉的信号。
  不!不要把那个东西塞进来!
  绝对不可以!
  "看来主人真的很喜欢这个呢,还没开始灌就这么激动!"真是淫乱的主人,被虐的滋味就真的这么好么?还没开始就这么迫不及待。
  夜欲错误的解读着安卡思拒觉的信号,就势把安卡思按向地板。
  安卡思在双手被夜欲单手钳制住的情况下,堪称壮硕的躯体突然间遭受巨大力量的压迫,强健的腰杆被绝对无法与之抗恒的恐怖力量压向冰冷的瓷砖,雪白的臀部被迫高高的翘起,形成耻辱趴跪的姿势。
  高傲的蓝眸中燃烧着愤怒屈辱的火焰。
  这个卑劣的娃娃!他怎么敢,他竟然敢,他居然敢,这么对待他的主人!
  好吧,如果他真的敢这么做的话,他发誓,只要他一挣脱,他绝对会立刻杀了他!绝对会!
  丝毫没有感受到主人强烈怒火的夜欲,正分出一只手掰开安卡思弹性触感极佳的翘臀。
  紧紧闭合的粉色穴口呈现在眼前。
  新鲜的浅粉,带着纯真的色泽,这样的色泽却让夜欲大大的惊讶了一下。
  难道他的主人天赋异秉,是那里无论被怎么做颜色也不会变深的特殊体质么?
  当灌肠器喷嘴进入,遭遇了强大阻力的时候,夜欲心头的疑惑更重了。
  "真是不可思议!简直和未经人事的处子一样!"夜欲低喃着,皱了皱眉,摇了摇头,盯着伯爵大人那不论是色泽还是紧度都堪称极品的后穴,顿了顿手中的动作。
  淫乱的主人,绝对不可能会还是处子!
  在箱子中成长起来的夜欲被彻底的灌输了主人是极度淫乱的,以及主人非常喜欢SM游戏这一类的思想,略一迟疑之后,彻底的否决了安卡思的后面还是处子的可能。
  只是看起来像罢了,夜欲安心的笑了笑,手上微微一用力,冰冷触感的灌肠器强行撑开密合的穴口,塞进去了一点。
  全身的肌肉都因为恐惧而紧绷起来,从来都是强硬派的伯爵阁下,不断的诅咒着万伦的同时,也开始深深的后悔着自己喜爱收集催淫剂的癖好。
  不!他绝对不能让他把这个东西灌进去!
  被灌肠还是被强暴,这样的问题比起被灌入特殊的粉色药剂都已经显得微不足道,现在重要的是,他绝对不能让他把"粉色天使"用在他身上。
  如果真被灌了这药,那他下半辈子就彻底的完了!
  别说抱男人,就是抱女人都不可能!
  他会成为再也"站"不起来,只能让男人上的废人!
  乘着夜欲反剪他双手的巨掌滑向臀尖的时机,安卡思击中所有力量,猛然爆发,奋力一击,终于逃脱了夜欲的钳制。
  皮肉相击的脆响,彰显出这一拳惊人的力量。
  呼呼!
  应该没事了吧!
  这一拳的力量如果挨到的是正常人的都有被打死的可能,安卡思对于为了自保防身从小就没有停止过锻炼的拳头所施展出的拳速拳力是非常自信的,这对拳头曾经以一敌四,揍趴了四个意图绑架他的彪悍歹徒。
  哼,这样以下犯上的娃娃,就算被打死了也一点都不可惜。
  安卡思双手探向脑后,准备解开口塞的皮绳结,并顺势抬起了头。
  眼前出现的画面却是正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灌肠器,一脸做错了事情般表情无辜的夜欲。
  "主人,夜欲知道,主人一定是在怪夜欲没有把主人好好的绑好,所以才推开夜欲的。"
  虽然长时间的困绑不利于血液循环,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可既然主人这么喜欢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绑住主人,以满足主人的特殊喜好。
  夜欲诚恳的道着歉,深邃的绿眸闪烁着纯真的光芒,麦色的肌肤上没有一丝伤痕。
  能把人气到吐血的道歉!
  安卡思眼神凶恶的狠狠的瞪着眼前完美彪悍的娃娃,不了解自己拼死的反抗为什么会让夜欲产生出这种荒谬不合常理的想法的同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极度恐慌之中。
  他确信刚才那足以致命的一拳绝对是打中了的。
  双手间还残留着刚才击中强硬肌体的触觉,指背上还留有从麦色肌肤上传来的余温。
  战栗着,浑身的毛孔都战栗着,恐惧的感觉飕然沈进了心底。
  怪物!
  他一定是碰到了什么怪物,一定是!
  这是大脑对不合理存唯一能做出的解释。
  而,这种时候,碰到这种怪物的时候,他应该做最明智的事情,就是逃跑!
  紧绷得脑海中突然窜出了这样的觉悟。
  慌乱的,连口塞都来不及解除,伯爵大人向着浴室的出口迈出了逃离的步伐。
  那绝对是非人类的,闪电一样迅捷的速度。
  被巨大有力的手掌捞回来的安卡思,神思恍忽,他不敢相信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的速度和力量在这个怪物娃娃面前竟然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简直就像一枚在巨大岩石面前不自量力的可怜鸡蛋。
  "主人,请不要生气了,夜欲一定会让主人很舒服很舒服的。".
  夜欲一边温柔的道歉一边以完美的动作完成了禁锢主人行动力的捆绑──材料是象征着伯爵大人尊贵身份的金色狮纹皮带。
  非常熟练的动作,十分劳固的绑缚却没有带来丝毫疼痛的感觉,安卡思的身体被强行牵引至洗手台边缘,连着手腕的金色腰带被套在洗手台上的金属笼头上。
  为了能够使灌肠更为顺利,伯爵强健的双腿被架上了瓷白的台面。
  依旧是趴跪的姿势,膝盖被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强迫分开,隆起的大腿内侧的肌肉在极度惊悚恐惧中轻轻颤动,媚惑人心的震颤能引发出邪恶的意念,隐藏在结实臀瓣中的淡粉色后穴被强硬的手指缓慢揉捏,渐渐升腾出有别于主人强悍气质的柔粉色泽。
  "真是诱人哪!"
  好想现在就冲进去!
  夜诱盯着眼前散发着淫靡气息的主人,一边感叹一边吞咽着口水,努力的克制着从内心深处生出的强烈欲望。
  在主人还没有得到足够多的快感时,娃娃是不被允许得到快感的,这是每个娃娃被制造的时候所制定的法则──除非有主人的命令,娃娃才能先于主人得到快感。
  下半身渴望进入主人的部位已经开始坚挺起来,他要尽快满足主人的需要才行!
  "主人,别着急,马上就开始灌了。"
  性感邪恶,诱人犯罪的优美嗓音,在此刻的安卡思脑中却宛如自地狱深处传来的催魂曲。
  "呜呜……呜呜……"被紧紧塞住的嘴不能说话,只能从喉咙中勉强挤出一些含混的呜咽。
  不!我一点也不着急!
  哦不!这根本不是着急不着急的问题!
  放开我!
  听到没有!快点放开我!
  内心的呼喊似乎一点也没有传入这个无法无天的娃娃心里,当灌肠器特殊的触感再次扣入紧紧闭合的粉穴时,安卡思开始后悔刚才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把口塞解除,他努力的扭过头,冰蓝的眼珠死死的盯着正专心致志挤压着淡粉色的液体的夜欲。
  冰冷的液体开始抚触私秘的内部粘膜,注射的力量拿捏的恰到好处,没有任何疼痛不适,可这样的感觉却让伯爵大人充分的品尝到了自出生以来最彻底最黑暗的绝望。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