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拷问俱乐部秘闻(3)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胖子一听,心中大石落地,而且听医师的意思,没有要他罚款的意思,看来还好这个女人没有残废。医师给小晴注射了强心剂后和胖子交谈了起来。医师建议胖子放弃这次娱乐项目,胖子的钱照付,不过没有罚款,至于小晴医师们觉得听不容易想向高层申请提前结束这场拷问并且支付小晴工资。
  胖子一听欣然接受,只要不罚款他就支付的起。何况一看小晴的双脚和双手,原本娇小秀丽的那里现在一片血肉模糊,特别是双脚,在经过刷骨和刷脚心之后,已经看不出原先肢体的样貌,只是两团血块挂在脚腕下。胖子虽然嗜虐,但是不是杀人变态,他也觉得自己的暴行太过分了。
  第二章
  正要决定表演结束的时候,小晴悠悠醒了过来。隐约听到胖子要结束表演。
  就喘着粗气,忍着非人的剧痛说「呼--呼,这就完了?果然是个废物,想让本小姐屈服,呼,好疼,这点手段是不可能的。而且这边不是有硬性规定吗,不到12个小时不能结束拷问,除非我说出密码,现在我没说出来,所以不能结束,来啊,你这猪,继续折磨我啊,你该不会说你怕了吧,啊?呼,呼,啊」一边忍耐剧痛,一边抽泣着说出这话的小晴实在很难想像是几个小时前被特种兵架上台子的娇弱少女。
  胖子听见眉头一皱,但是再也生不来气了,而且现在的他真的对这个拷问俱乐部的新人千金小姐感到由衷的惧怕。
  旁边的医师听到小晴的话,也皱了皱眉头,确实俱乐部的规定如此,而且他们也不确定高层会不会同意中特殊情况。两个医师对了下眼,简单交谈几句就回头对胖子说「晴小姐说的没错,这是公司规定,虽然我们说了去申请,但是100%是不会批准的,规定就是规定,所以还请您继续吧」啊?还继续?不仅胖子惊讶了,台下天祥也长大了嘴巴,就连身旁的安娜也有些震惊,但是她更多的是对于这个新人少女的坚强感到震惊。但是如果让她知道了小晴其实是一心求死,不知道她会怎麽想。
  胖子气馁的上了台,惊恐地看着小晴。
  「我说,晴大小姐,你疯了吗,你不疼吗?难道你想害我下重手?不,不会啊,谁都是怕死的。再弄下去只会是更加残忍的刑罚。」胖子从医师嘴中得知了小晴的名字之后,现在连称呼都变了,从贱人婊子变成了大小姐。
  「疼,当然疼,疼的我想要马上去死。怎麽你这胖子真的怕了?本小姐都给出身体让你摧残破坏,我还没说怕你先怕了?来啊,还是那句话,什麽残忍的血腥的招数你尽管往我身上招呼,看看咱两谁先认输,哼」胖子这下真的怕了,他也不确定眼前这娇弱身躯的少女能抗住什麽程度的刑罚,万一,胖子想不下去了。
  「我说大小姐那你想我用什麽刑罚?」
  这次不仅台上观众目瞪口呆,鸦雀无声的看着这个奇葩的女人,而且胖子也不敢自己挑选刑具了。就灵机一动,想到让她自己挑选,这样估计她不会让她自己吃苦,会选些轻度的。但是结果出乎胖子医疗,大小姐说道「哎呀,你怎麽还要问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要用烙铁,把我烤熟了,烧红了捅我下面,烧烂我的阴道,不是还要剪掉我的乳头吗?怎麽,现在不敢了?如果这两个过去了还没到时间而且你没拷问出密码的话,那你就再用之前的鞭子抽我直到时间结束呗,这次你可以随便抽,就算我晕了你也可以继续,我同意了」说完,瞪视着之前说出这两种刑罚的台下观众,示威般的仰起头。那两个观众被看的心里发毛,都赶紧低下头不敢对视,毕竟这里是俱乐部,还不是荒郊野外,而且眼前的少女又是如此年轻。如果真的因为他们的主意而被胖子虐死,那估计他们一辈子也逃不出杀人帮凶的阴影。毕竟这里的都是年轻一代的富二代,不是见惯了杀人血腥场面的军队军官和军部高层。
  胖子吓坏了,但是被小晴瞪视着,不自觉的拿起旁边火炉中烧的通红的烙铁,犹豫着。
  「等等。」小晴突然说出口。
  「怎麽,终于害怕了,现在说出密码就可以赶快结束哦,没准监于你的表现高层还会特批给你工资呢。」胖子一听小晴开口就乐了,终于害怕了,可以结束了,这丫头太疯狂了,原来也还是怕死的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密码你虐死我我也不会说,我的意思是你要用烙铁得给我绑的更严实,这样我就躲不了了,你想怎麽烙就怎麽烙,烙坏了我所有器官我也没办法,这样不是更安全,省的我挣扎再误伤你。」胖子一听又吓了一跳,看来这大小姐是铁了心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了。难道她得受虐欲觉醒了?不会不会,再变态的M 也不会愿意承受烙铁这种可能造成重度伤害且极易致残的刑罚啊。虽然心里担心,但是胖子可不想下不了台,但是他自己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赶鸭子上架了。
  「好吧,既然大小姐坚决不说出密码,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待会你就是想死都死不了,哼,来人,给我牢牢绑住她」一番折腾,特种兵把柳晴从刑椅上抬下(柳晴的脚已经彻底报废,所以走路是不可能的了),又重重绑在了刑架上,比之前绑的更牢了。
  胖子拿来烙铁正要往水里浸。这种烙铁是军方的新发明,温度比普通的烙铁高出数倍。
  「等等。」
  「又怎麽了,我的大小姐?」
  「不要冷却,直接烙我吧,这样更疼,伤害更大」「啊?」这。胖子再次犹豫了,其实烙铁这种东西是一旦冷却就不会造成太严重的烧伤,顶多是烙出血泡。但是如果是烧红的直接按上皮肉,会直接破坏皮肤组织和皮下血管,会粘在皮肉上,拿下的同时会扯掉皮肉和组织,这样被烙的地方就彻底无法复原了,而且组织也不会再生。也就是所谓的重度烧伤。这还是普通的烙铁,更何况这种新科技烙铁。
  罢了,我短时间的烙她一下,注意时间的话就没事,还可以让她知难而退,明白这种刑罚不是她能承受的。
  想着就颤抖着手将高热发红甚至透白的烙铁伸向小晴的大腿。
  「呵呵,终于像个男人的样子了,来啊,狠狠的烙我吧,让我在你的暴虐下哭泣,痛苦,变成残废吧」胖子被小晴的话一吓,手一哆嗦直接烙在了小晴的腿上。只听嗤啦噼啪的声音响起,一阵青烟从小晴大腿上冒出。一股烤肉的烤焦味瞬间弥漫至胖子的鼻子里。胖子被这情景吓傻了,手上提不起一点力气来把烙铁拿离少女的大腿。
  再看小晴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她的喉咙在剧烈的上下抽动着,她被捆紧的双手发疯似的在绳子中扭动着,拚命的蹬踏着被捆紧的脚,不顾已经几近残废的双脚的剧痛,还在抖动着。由于咬紧的牙关,使得嘴唇上的嫩肉被咬的稀烂,鲜血从嘴角大量的涌出。没有尖叫,是因为没有强忍疼痛而咬着的嘴一点都张不开,彷佛放松张开口,不咬住嘴唇就会马上昏迷过去。已经5 秒过去了,胖子被吓的仍然一动不动。小晴的眼神也变得迷离,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在台下观看的天祥终于忍不住了,「快把烙铁拿开啊!」听到喊声的观众一起看向天祥,这才反应过来,烙铁还在烧烙。
  胖子一激灵,赶紧手忙脚乱的拿开烙铁,但一时紧张竟然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烙铁根部,顿时烫的胖子一声惨叫,咣当一声,烙铁掉在了地上,地板都被烫的裂开了。胖子赶紧查看自己的手,只见手指已经被烧破,刚才碰触的一瞬间手指上得肉就被黏在了烙铁,刚才的甩动把一块肉甩掉了。
  胖子傻傻的看着手指,彷佛忘记了痛楚,随即想起这样的烙铁刚刚只是不到0.3 秒就烙下了他的一块肉,那按在小晴身上至少6 秒的烙铁会怎麽样。胖子艰难的抬头看向小晴,只见小晴的腿上一个血窟窿,周围的皮肉焦黑发黄,是油脂。
  由于高温血窟窿并没有大量流血,而是腿里的肉冒着滚滚青烟,翻卷着,开裂着,看情形再往下烙一点就是动脉和骨头了。观众们也都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情景,一个个彷佛呼吸都停止了一样。
  台边的医生赶紧冲了过来,显示查看胖子的手指,再看柳晴的情况。烙铁被一个特种兵拿湿毛巾层层包裹着拿了下去。从观众席上还可以看到黏在烙铁上得黑糊黑糊的肉块,看来是整个从小晴的腿上烧烙掉了下来。台边的医生再次给小晴注射了强心剂。在之后的6 个小时里,小晴一直在昏迷中。距离项目结束只有一个小时了。
  胖子颓废的坐在台子边缘。心里想着这下今天的罚款是跑不了了。身后的观众席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有些是大饱眼福,有些是对于今天的残暴表演有点内心的恐惧。天祥由于关心小晴的情况,还在台边观看着。
  「为什麽不赶紧把她送入医院?这样拖着她得伤势会越来越严重啊。」天祥问向身边的安娜。
  「不要紧的,我们这边的规定就是这样的,不到时间绝对不许结束,怎麽,祥少心疼了?小晴和你可是素不相识哦」「不是心疼,怎麽说呢,我觉得规定是死得,如果关系到她人生命的话,规定也要改一下吧,何况她是个这麽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就算欠债也应该有更加美丽的人生才对。」「那只是你的偏见而已,小晴的遭遇是她得命运,谁也改变不了的,而且我们俱乐部也有很多原本一贫如洗,但是通过多年的工作受虐而发家致富获得晋陞的。」说出此话时安娜的表情很是自豪。
  「嗯,也是」天祥沉默了。
  「等等,你说获得晋陞,你该不会就是?」
  天祥彷佛猜到了什麽,迟疑的问道。
  「呵呵,祥少说对了,我以前就是刑奴,而且是三级服务的刑奴,aa像今天小晴受到的刑罚在我以前遭受的看来不过是前戏而已,那时候我穷的吃不起饭而被迫做了这份工作,但是你看我现在不仅富有而且也不用再做刑奴的工作,这不是很好嘛」「三级服务的刑奴,而且小晴的这些刑罚是前戏?那你不是早该死了,怎麽可能还活到现在。」「切,就盼人家死啊,好过分,祥少果然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呢。三级服务的vip 配置和这里是不一样的,那边是有抢救措施的,而且是没有时限的,还有在人昏迷中让其强行苏醒并继续被残虐的药物哦。怎麽样,祥少有兴趣?如果祥少真的有兴趣,我可以给您破例做会刑奴,虽然我很久没做了,但是相信忍耐功夫不会退步。您可以在我身上享受报复性的残忍摧残,破坏肉体,弄残女性性器官的乐趣哦。其实我是知道的,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受折磨,痛苦的哀嚎,只不过有些显现出来了,有些没有而已,何况vip 房的医疗水平非常高,只要不立即死亡就都能救回来,而且器官修复手术也不是这里能比的哦。」「呃,以后有机会的吧」祥少担心自己的心脏能不能承受vip 房的服务,想来也可笑,这里的服务不仅要求刑奴的承受能力,对顾客的残忍和心理承受能力也有要求。想到这里也就明白为什麽vip 房的顾客这麽少了,不仅是因为高昂的费用,更是因为能接受的顾客少。
  「呵呵,那就说定了哦,祥少以后想来vip 的话就来找我,我就牺牲自己让祥少随意摧残折磨我哦,呵呵」祥少听后心跳加速,不知为何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面上却在说「不过我可不是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哼?明明刚才小晴受刑的时候,你一直都,呵呵」安娜打趣的说,话不说完,却把手指指向天祥的下身,只见天祥下身已经是一支帐篷了。
  天祥尴尬的摀住下身,却引得安娜一阵笑声。
  此时,台子中央大腿被包紮好并昏迷了6 个小时的小晴苏醒了。看了看四周,看到了胖子和天祥安娜,顿时笑了笑。
  「喂,死胖子,你可真够狠的啊,这麽残忍的烙本小姐的腿,疼的本小姐都迷糊了。只可惜没有虐杀成本小姐哦,而且你的罚金是交定了,哈哈,你后悔吗」胖子听到小晴的话,颓然的叹了口气,就没有什麽反映了。
  小晴看了看天祥,随即露出了狡黠得笑容,让天祥一愣,彷佛自己被算计了一样。小晴又转过头向胖子说「这罚金会让你倾家荡产哦,你后悔不?哈哈,现在一切已经晚了,你的结局已经注定了,而本小姐就算是残废至少有很多钱可以还清债务了,哈哈」胖子狠狠的转过头盯着小晴,后悔今天为什麽要来这玩了。等待自己的将是高额罚款,而且这个俱乐部是军方所属,所以自己是没有反抗余地的。
  「喂,怎麽不说话了,刚才虐待我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很残忍吗,还以为你是个男子汉,现在看来你还是个性无能啊」听到这话的胖子再也忍不住,冲上去就是啪啪的一阵脆响,小晴的脸上被连续抽了10几个巴掌,力道很猛,抽完就高高的肿起,几道鲜血从鼻子和嘴巴旁流出。
  胖子受了刺激也想明白了,反正也被罚款了,今天不如就虐死这贱人,让她害我,胖子也开始破罐子破摔了。想罢,又寻找起烙铁,但是那高科技烙铁因为沾满小晴的皮肉而报废了,只有普通的烙铁,铁棒和钢签还在炭火上烧烤着。于是拔起一个烧红的铁棒就冲向小晴。
  旁边的天祥看见了想冲上台去组织,却被安娜阻拦住,安娜还示意别插手。
  两个医师也赶紧冲过来想阻拦胖子。
  「你们别拦他,是我害的他倾家荡产的,让他来吧,在他倾家荡产之前再让他体验下折磨女人的乐趣,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你只能用现场的刑具哦,能不能虐死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哈哈」小晴在此时突然说道。
  小晴的话不仅让天祥一愣,连两个医师也一愣。
  「对了,两位师傅,麻烦你们退下吧,一会不管他怎麽对待我,摧残我,就算我昏死或者真的折磨死我你们也别上来救我。可以先给我打一针强心剂,让我一会不至于昏迷,我要亲眼看看他的残忍」她又对两个医师说道,两个医师惊讶的看着严重体无完肤,浑身鲜血淋漓的少女说出这等话,刚想反驳却看到远处的安娜给他们打了手势,于是乖乖退了下去。天祥由于在安娜身前所以没有看到安娜的小动作,自己还在吃惊为什麽两个医师突然就退下去了。
  胖子已经失去了理智,拿着烧的通红的铁棒,在医师放开他的一瞬间就冲向了小晴。
  小晴没有害怕,反而看着他冲过来一笑,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男子气概。」胖子二话没说直接把铁棒残忍的插进小晴的阴道里,瞬间青烟冒出,又是烤肉烤糊的味道,这次胖子没有收手,也没有吓傻,反而握住铁棒疯狂抽插起来。
  不一会满屋子充满了烤肉的味道,小晴的哀嚎和尖叫响彻会场,但是却并没有晕死,即使她得身体一直在痉挛抽搐。胖子持续抽插一直到铁棒逐渐冷却才抽出。
  上面沾满了阴道的表皮组织和血污肉块,还有一部分子宫的表皮,显示胖子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并不想马上虐死小晴,所以没有破坏小晴子宫这种内组织,否则子宫大崩血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要了小晴的命,这样胖子可不满意,他想慢慢的折磨死小晴。让小晴受尽人间地狱的折磨再在极度痛苦下死去。只见小晴的阴部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在铁棒抽出的瞬间一大捧鲜血搅着碎烂的阴肉喷了出来。
  对,是喷了出来,而不是涌出。地板上一大片血摊诉说着小晴受到的刑罚的残忍程度。
  两片小阴唇被烧烙的焦黑。
  小晴的身体还在不停的痉挛抽搐,但是实际上小晴自己感觉不出下身的剧痛了,这就可以看出受的伤有多重。恐怕阴道内的组织已经被彻底烙坏了。身体不自觉的痉挛抽搐恐怕是身体受到重创的自然反应。
  小晴的脸上也是极度扭曲,已经哭成了泪人,红肿的双目仍在努力挤出泪水。
  「啊,啊,呼,你,你好残忍,当真要虐死我吗,现在你满足了吗」响应的又是啪的脆响,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个贱货,害我倾家荡产,今天我就要你死,然后我也自杀。我要让你的身体死后都分辨不出是男是女!你要后悔就后悔碰到我,还有自己是个女人」「是吗,我从没后悔自己是个女人,如果我不是女人,你也不会享受到开心的拷打虐玩女人,来吧,之前的观众不是说还要烙遍我全身,还要剪掉我的乳头吗,来吧,我等着。」「臭婊子,我就不信疼不死你!」
  说完抄起烙铁直接烙向了小晴的脚,本就遭受重创的脚又被烙铁折磨,现在没了表皮的保护,直接烙向了肉和骨头。
  「啊--你这混蛋--畜生--啊--」小晴又失声惨叫,泪水从她痛苦扭曲的脸上再一次涌现。「好疼,疼死了,我受不了了,别烙了,我求你了,呜呜呜呜」「现在知道疼已经晚了」看到小晴的脚仅存的血肉几乎被烤熟之后,有抽出刚签。向着小晴的乳头比划了一下。
  看到这里,小晴知道他是要把这高温的铁签插进乳头,再通过高温破坏乳房内的输乳管。痛苦的闭上眼睛,小晴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残忍破坏。
  一个小时眨眼过去了,天祥看的一阵发蒙,怎麽可以这麽残忍,小晴也太可怜了,这麽剧烈的疼痛她一个女孩子家怎麽承受的了。会不会就这麽死掉啊。天祥的拳头攥的紧紧的,看着台上胖子的一举一动。
  只见小晴的乳房已经被破坏贻尽,每个部位都有烙铁和鳄鱼夹的痕迹。两根铁签还插在小晴的乳头上,顺着铁签的尾端,滴滴答答的鲜血流到地上。小晴的肉体剧烈痉挛着,眼睛翻白,脸色也是惨白一片,看的出来她是快休克了。
  旁边的胖子不顾小晴,拿起剪刀对准他事先用铁签烙出的一圈假想乳晕。当然实际上小晴并没有明显的乳晕,所以胖子就想到做个标记,就是为了现在剪掉小晴的乳头方便。剪刀对准标记位置胖子用尽上半身的力量咔嚓一声金属撞击声,原来是剪刀碰到了深深插进小晴乳房深处的铁签。剪刀已经剪断了乳房的肉,并深深嵌进了铁签里。胖子用力一拉,剪刀连着小晴的乳头和插在里面的铁签一起被拔了出来。小晴的乳头已经变成了血洞,再也没有女人的特徵了,血溅出来到了小晴的脸上。小晴的脸上满是鲜血,都是被胖子的刑具溅出来的,现在血粘着头发显得异常凄惨。
  小晴在失去一边乳头的同时,疼痛让她暂时清醒了,并且喊出了沙哑的惨叫。
  胖子残忍的拿着剪下的乳头给小晴看,并还念念有词「小贱人,你的乳头没了哦,疼不疼,哈哈,别以为这就结束了,这才刚刚开始,你看你一边有乳头,一边没有,多麽的不对称,这影响美感,我再给你修剪修剪」说着上下动了动剪刀,剪刀发出噶吃嘎吱的声音,剪刀上都是血,慢慢形式一滴一滴的血珠并掉落在地板上。
  正在胖子想要行动的时候,丁玲丁玲的声音响起「四十七号房间的客人们以及工作人员注意,本房间的娱乐项目时间已到,请速速离场」胖子一听急了,他还没能虐杀小晴,怎麽就到时间了,都怪自己刚才太不紧不慢了。赶紧拿着剪刀就要继续暴行,但是被身后的两个特种兵强行拖下了台。
  两个医生赶紧冲上来,各种保命的药剂不要钱的给小晴注射,发现小晴只是有点轻微休克和疼痛过度都松了口气。正想给小晴注射麻醉药的时候,小晴说话了。
  「军哥,我做的怎麽样?没有给你丢脸吧」
  这话说的清晰无比,一点不像刚才奄奄一息的小晴。天祥一听愣住了。军哥?
  旁边的安娜笑出了声,示意天祥向后看。只见不知何时出现的李文军径直站在天祥的身后。
  「当然了,我就知道我的小晴最棒了,我一定向7 层的那帮老顽固申请给你加薪,他们看在我老爹的份上一定妥协,今天辛苦你了」李文军说完对着天祥似笑非笑,过了半晌,说道「祥哥,别这麽看着我,兄弟我可不是故意瞒你的,我是怕你接受不了所以让你适应一下。小晴是我在7 层专用的刑奴,耐受力很强,一点不比8 层的那些受虐狂差,今天是我拜托她来给你表演的,刚才也是故意激怒那个胖子的」天祥顿时明白了这一切,感情今天这场戏是专门为他设计的。心里坦然了,但是总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让天祥略感不爽。
  「哈哈,祥哥别生气,大不了下次我带你一起去7 层,咱们两个一起拷问小晴怎麽样,可以玩双刑齐下,同时针对小晴两个部位用两种刑具,我们两个同时拷打怎麽样?」小晴听后,娇嗔一句「死军哥,一个人摧残我还不够,还要两个人一起虐待我,还是两种不同痛感的刑具一起用在我身上,难道不知道我要忍耐多大的痛苦?」李文军哈哈大笑,「我的小晴,我当然知道。我猜也猜得到,那感觉肯定生不如死,疼的想要咬舌自尽,可是谁让我碰到了你,我就喜欢看你哭得一塌糊涂,痛苦的痉挛抽搐的样子」「切,真是恶趣味,不过军哥那你下次可得想出更残忍更暴虐的方法虐我哦,呵呵」小晴不但不生气,反而有些鼓励文军的意思。
  天祥听得直皱眉头,向小晴问道「柳晴小姐,听你们的意思,你似乎在这里工作很久了?aa你今年不是shi liu岁岁吗?而且你难道不觉得这里的拷问很痛苦吗,为什麽要在这里受罪?」「祥哥,军哥总是向我提起你,但是你本人的胆子可比我想像中的差远了哦。
  其实我确实是shi liu岁岁,我是shi si岁岁来这里工作的,已经经历了几百场拷问了。而且原因就如同资料所写,我确实是天金集团的原千金,刚开始来这里也是觉得很痛苦,想要以死亡来换取赔偿金给我的母亲。但是后来我不但偿还了欠款还攒了不少钱,我是这里最年轻的刑奴,我想趁年轻多挣点。至于痛苦吗,一开始是的,后来拷问的次数多了,我发现在剧烈的疼痛中会有一种彷佛吸毒的快感,大脑一片空白,彷佛去了天国一般,不过这也只在极度暴虐中体验过。而且这里的医疗条件超乎你的想像,可以说很少有死亡的例子,而且就算短时间濒死都能救回来。
  受到破坏的身体和器官都可以修复的,而且大概周期不到两周时间。所以那之后我就迷上了这种感觉,知道后来我发现军哥最理解我,也是最能给我这种快感的人。像今天这胖子的拷问让我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要不是军哥求我,我才不会来6 层这里来进行不疼不痒的拷问呢。「不疼不痒??天祥眼角抽搐了一下,今天刑罚他看在眼里都觉得疼,那7 层的究竟是什麽样子啊,那8 层vip 又会是什麽景象。回过头看见李文军那人畜无害的笑容,顿时感觉很是陌生,没准这个认定是铁哥们的朋友在露出残忍一面的时候是个不能想像的暴徒。
  看到天祥的颜色,李文军苦笑,想他第一次来这里也是这样,战战兢兢,看来需要提前给自己的兄弟上上课了,好让他今早加入和自己一样的队伍。
  「我说祥哥,你看了这麽久,不想自己试试吗,小晴的乳头可是还有一个呢」说着把天祥拉到台上小晴的身边,拿起掉在地上的剪刀递给天祥。
  小晴一看,笑了说「来吧,狠狠的摧残我,剪掉我的乳头,让我在你的暴力下颤抖,大名鼎鼎的祥哥一定不会胆小吧。」说着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天祥现在明白胖子的感受了,这叫柳晴的少女不仅是个受虐狂,还是个擅长引人犯罪的胚子。
  天祥颤抖着把剪刀贴在小晴的右乳上,慢慢的用力,剪刀逐渐的剪破了小晴的皮肤,看见血流了出来,天祥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这时小晴的一只没有指甲而且血肉模糊的手握住了天祥的手,并且用眼神鼓励天祥狠一点。
  天祥闭上了眼睛,手上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原来天祥因为军校的原因,从小受到体能上得锻链,握力自然不是胖子可比,这一下直接连着乳头带铁签都剪短了。天祥睁开眼看着小晴本已乾涸的眼角,又哗啦的留下眼泪,感觉到小晴在乳头被剪短瞬间,小手的猛烈抽动,再看着小晴没有乳头的右乳上还有半枚铁签留在其中,天祥直觉脑内一阵刺激,下身不自觉地抽动,竟然就这样射精在裤子里了。
  当然这一切只要他自己知道,同时也意识到自己虐待狂的本性。
  两个医师见没有什麽事情了,给小晴注射了麻醉剂和镇定剂就防在医疗车上推走了。
  天祥也跟着文军出了房间。巧的是,外面碰到了迎面走来的胖子,胖子脸上一脸愧疚。看到躺在医疗车上的小晴,赶紧走了过去。
  「大小姐,我错了,我不知道你那时候是故意的,我还以为我真的要被罚款了呢,所以,就有点失去理智了,我向你道歉,我叫文三,大家都叫我三胖,希望你原谅我,我以后会照顾你下半辈子的」看来这叫三胖的胖子是后来发现俱乐部并没有罚款,反而向他讲述了事实,所以一想到自己的重手让这个可怜的少女残废,被拷问到奄奄一息就让他自己十分愧疚,决定养这少女下半辈子。可见他并不知道俱乐部的医疗条件十分优厚,这样的伤势只有一周所有就能康复。也难怪,胖子一直是6 楼的常客,从没去过7 层和8 层,自然也不知道如果没有这样的医疗条件,7 ,8 两层会每天都有人在拷打中死去。
  小晴看着胖子笑了,用手拨开被血黏住贴在脸上的头发,甜甜的说「三胖是吧,我记住了,以后想找我得来7 层哦,我等你,但是像今天这样可不能让我满足哦,下次要从一开始就像最后一个小时那样把我往死里虐才行,而且要24个小时不间断的强度,放心,我的身体比你想想的耐虐的多,呵呵,我期待你哦」说完医师推着车走了,留下一脸愕然的胖子,还在回味刚才小晴的话。
  天祥回到了家,心里有了打算,无论如何也要办个vip ,今天那突然高潮的感觉太奇妙了,无论如何也要再次体验一下,却殊不知自己离慾望的陷阱越走越近了。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