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拷问俱乐部秘闻(2)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柳晴站在中间被众人打量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来了一个移动柜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五花八门的鞭子,鳄鱼夹,钩子,剪刀,鎯头,钉子,脚刷,假阳具,夹板,钢竹签,木马,麻绳,吊架,烙铁,匕首,电刑全套,辣椒水,老虎钳以及很多天祥也没见过的叫不出名字的刑具。
  这些金属器具看的柳晴浑身直哆嗦,一想起这些可怕的刑具将要用在自己的身上,就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不把事先告诉她得密码说出来,决不能受了罪拿不到钱。
  随着工作人员的逐渐离场,预示着拷问的正式开始,旁边的观众又开始沸腾起来。
  胖子扭动着肥硕的身躯走到柳晴面前,捏住柳晴的下巴,把还在害怕颤抖的柳晴的脸抬起来。
  「小美人,告诉少爷我你叫什麽名字?」
  柳晴看到胖子狰狞淫邪的脸更加厌恶的别过了头。
  胖子并没有生气,反而淫笑了两下,当众脱下了裤子。
  「来,小美人,给少爷我含含」
  露出的丑恶阳具和刺鼻的骚臭味让柳晴差点吐出来,看来胖子平时并不太注意卫生。柳晴紧闭着双唇,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彷佛随时会哭出来的样子。
  「怎麽,不想拿钱了吗。不给老子含,一会可别怪少爷我心狠手辣」威胁起到了效果,柳晴屈辱的张开了嘴。胖子顺势一挺就滑进了少女的嘴里。
  感受着龟头包裹在这个娇弱少女的嘴唇中的快感,胖子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舒服地啊了一声。
  似乎是收到了刺激,胖子猛地把住了柳晴的脑袋,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彷佛要把柳晴的脸蛋压扁一般。
  被强迫深喉的柳晴还没有准备就突然被施暴,痛苦的呜了一声,却无法反抗,只能被胖子暴力的按住头抽动。
  柳晴的头在胖子的强迫下,前后摆动着,虽然痛苦,但是没有任何呕吐反应,也没有太激烈的抵抗。这让现场的观众有些愕然。胖子还在舒服的叫着,觉得有点要射精了,忙着把阴茎从柳晴嘴里抽出。
  这下真相大白了,原来胖子勃起后的肉棒才7 厘米左右,这样的长度玩深喉确实太可笑了。
  「喂,我说死胖子,你那东西也太小了吧,别丢人了,让老子上去插插看吧。」「哈哈,这胖子肉都长肚子上了,那东西跟圆珠笔似的」「这胖子不会是阳痿吧,哈哈」周围的群众开始哄笑。
  胖子被说的怒火中烧,本就难看的脸被挤得更加丑恶。回头看了看柳晴,只见柳晴的眼中也充满着鄙视和不屑。这下子彻底把胖子惹怒了,向退在台子边缘的特种兵招招手。
  特种兵会意,上台来将柳晴架起,不顾柳晴的挣扎,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按在了刑架上,并且用麻绳紧紧地困住了她。特种兵的捆绑技巧不是盖得,在柳晴的剧烈挣紮下,竟然没能动弹丝毫。
  走过来的胖子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愤怒中缓解了过来,看着眼前全裸的美人,细细地打量着柳晴的身体。
  不得不说,不亏是千金小姐,身体上一丝赘肉都没有,放佛浑然天成的雕塑品一般。挺翘的双乳,乳头是粉红色的,但是却看不出来乳晕,就想是白色中点缀的一点粉红。下身的双腿修长,两腿间的阴毛稀疏,只有顶端下腹部有一小撮淡淡的绒毛,显然是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剃掉的。
  「小美人,现在说出密码我还可以饶了你」
  「呸,你这恶心的猪,离我远点」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柳晴不经意间骂出了口。刚说出口就知道不妙,以前的大小姐脾气又发作了。可是现在的自己不是大小姐了,而是认人拷打玩虐的刑奴,这样做只怕是让施刑者更加残忍。她害怕的抬起头望向了胖子。
  果不其然,胖子被气的脸上扭曲,赘肉挤成了一团。
  随手拿起展架上得麻巾就绑在了柳晴的嘴上。柳晴惊恐的看着胖子,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残忍的折磨,刚想赶紧说出密码,却发现自己什麽话都说不出,勒在嘴上的布条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胖子拿起了鳄鱼夹,走到柳晴面前。柳晴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惊恐的疯狂甩着头,发出呜呜,啊,恩啊的叫声,放佛在说不要一样。
  但是回答她得是嘎吱一声,鳄鱼夹狠狠的加在了小晴的乳头周围,瞬间娇嫩的皮肤被撕裂,血珠从夹子口旁渗了出来。柳晴疼的浑身一哆嗦,终于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一直是娇生惯养的她哪里受过这份苦。赶紧又开始疯狂的甩头,用留下眼泪的大眼睛祈求的望向胖子,想要让胖子解开她的口巾,好让她说出密码,这样旁边的工作人员就会终止项目并判定刑奴失败。但是,这只是妄想。
  又是咯吱一声,柳晴另一边的乳房上也被夹上了鳄鱼夹。柳晴又一次疼的大声哭叫,齐肩的长发被甩的一团糟。
  「哈哈,贱人,滋味好受吗,别怪少爷我,我可给过你机会了。知道吗,小美人,本少爷我最喜欢的就是毁掉美丽的东西,最喜欢看美女痛苦的挣扎,女人越是痛苦我越是高兴,叫啊,接着叫啊,哈哈。这是最轻的,一会有你哭得。」说完胖子不顾少女更剧烈的哀求,转身拿起了一条长鞭,并且将之浸在旁边的水里。柳晴知道自己今天跑不了一通残忍的折磨了,不再挣扎,低着头暗下决心,不论是多麽残酷的刑罚都要挺过去,一定不能说出来。可是在胖子浸湿鞭子的短短数秒,这种恐惧却仍然让柳晴的双腿不自觉的颤抖,彷佛痉挛一样。就好像面临死刑的囚犯那样,自己的最后时间都被恐惧所淹没。
  胖子浸好鞭子走到柳晴的面前,抬起柳晴的头,看着柳晴惊恐的面容,顿时一种暴虐的冲动彷佛支配了他的行动。
  嗖,啪刷的一声,带着风声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柳晴的腹部,顿时光滑柔嫩的腹部浮现出了一条可怖的伤痕。
  柳晴眼睛的大睁,在接触的一瞬间除了火燎的灼烧感以外并没有太剧烈的疼痛,然后在之后的1 秒,柳晴却体验了地狱般的痛感。一种钻心的疼痛从腹部蔓延至全身,心脏狠狠的跳动着,双腿紧绷,嘴中的麻巾被咬的咯吱带响。然后这疼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缓解,取而代之的是腹部内脏的痉挛和伤口旁火辣辣的沙麻感。再看小晴腹部的鞭痕从右乳斜下蔓延至左腹,皮肉开始翻卷,殷红的鲜血慢慢的渗出,伤口的颜色从一开始的浅红到后来的深红猩红色,洁白的皮肤上点缀着可怕的深红色条纹,更衬出少女的凄美。
  周围的观众似乎也受到胖子的感染,喝彩,口哨,谩骂,鼓掌声不绝于耳。
  天祥在安娜旁边看的惊心动魄,那条害人的伤口表明胖子用的不是一般的刑具,是真正的拷打用鞭子,会给犯人造成极大的肉体伤害。更可怕的是那条鞭子似乎还是规格很大的长鞭,施刑者不需要太大得力气就可以抽出很猛的力道,这种力道莫说皮外伤,抽多了会直接导致对身体内部内脏等器官爆裂出血。aa而现在的小晴被绑在刑架上,捆绑的又是特种兵的手段,根本丝毫动弹不得,原本应该被抽的左右摆动的小晴确实原地不动的挨了一下,导致了原本可以通过摆动而卸去的对内脏的冲击原封不动的给了小晴。
  「疼吗,小贱人,一定很疼吧,哈哈、知道吗,我浸的可不是一般的水哦,而是高浓度的盐水,会便避免你出血过多而休克,同时还帮你消毒,看哥哥我人多好啊」胖子戏谑的说着,听着旁边观众对自己的残暴表示出的肯定,欣赏,鼓励,胖子骄傲的抬着头,一股从未有过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胖子转过头,把小晴脸上还在不停涌出的泪水擦乾,但是怎麽擦都没有,眼泪像是不自觉的从眼眶中蹦出一样。由于浓盐水的效果,伤口反而比刚抽中时的疼痛更加剧烈,而且持久悠长不带散去。
  小晴感到自己的眼泪不受控制,剧烈的疼痛让她得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用视线模糊漫步泪水的双目狠狠的盯着胖子。
  「哈哈,小美人还有力气瞪我,看来我还是太温柔了啊。」说完拿起鞭子又浸在浓盐水里,这次鞭子一入水,盐水就被染成淡红色,一缕缕血丝和碎肉都漂浮在浓盐水的水面上。鞭子上沾的小晴的碎裂的血肉完全被洗乾净后,胖子又来到小晴面前。
  「这次可不是一鞭了哦,大家伙帮我数着哦,小美人,我会让你体验人间极乐的。」说完可怕的鞭子就又带着风声呼啸在了柳晴的身上各个部位。
  周围的观众也沸腾了,1 ,2 ,3 ,4 ,5 ,6 ,7 ……观众们配合着胖子的鞭子开始数数。
  「打死这贱人,抽死她!」
  「抽掉她身上的夹子,把她得乳头抽烂!」
  更有被暴力行为所感染的人狂的叫道:
  「抽她脸,让她毁容!!让这婊子再发骚」
  「再狠点啊,你这力道太小了吧,用力把她得皮全抽烂!」旁边的天祥听见后,略微有些害怕,真怕胖子真的按照观众的要求把小晴打死在展台上。听着观众的呼喊,鞭子抽击皮肤的闷响和小晴撕心裂肺的嚎叫呜咽声,天祥开始对小晴感到同情以及害怕。
  「不用担心,这里毕竟不是7 层的2 级摧残拷问,这里有规定是不能出重手致残的,更不要说打死了,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医师会抢救而且会罚顾客30倍罚款的,那胖子再疯也不会愿意交这笔钱的。」安娜彷佛看出了天祥的顾虑,安慰道。
  天祥再次看向场中,果然胖子虽然残暴但是每一鞭子都抽在不同的部位,这样可以避免鞭子的冲击导致的内出血。
  噼啪声仍在作响,观众的口中喊出了shi liu岁的喊声。胖子彷佛抽累了一样,停下来歇口气。对于连续不停的挥舞重鞭对于他的体力也是不小消耗。毕竟还有11个小时要拷问呢,他也得多留点体力让自己尽情的享受拷问的过程。
  看了看刑架上得柳晴,早已疼的昏迷过去。原本秀丽的小脸上已经扭曲成恐怖的表情,整个脸蛋都是湿的,还有般般血迹,那是身上溅出的血,还有很多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的透明液体。身体横七竖八都是翻卷的皮肉,兀自留着血,一道道血流顺着满是鞭痕的大腿流到脚趾并滴落在地上,地上已经是般般血迹。
  乳房上得夹子已经被打掉了一个,乳头旁被夹破的皮肉被彻底撕裂,导致一个乳头旁好像断裂一般耷拉着,只有一半还连着皮肉。只不过shi liu岁鞭就把人活活打成这样,天祥恐怖的看向胖子手中的鞭子。只见鞭子被染成深红色,甚至有很多碎肉竟然肉眼可见的黏在鞭子上。
  医师赶紧上前检查,说并无大碍,只是昏厥,给柳晴打了一针止血针就有退回了台边并示意胖子继续。胖子让特种兵把昏迷的小晴绑在了刑床上,并支起刑床,变成刑椅。并且还解开了堵住小晴嘴巴的布。
  一盆冷水泼在了小晴脸上,慢慢小晴呻吟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胖子意识到了自己还没有死,还在拷问中。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女人的魅力,到处的翻卷开得皮肉伤口和美感已经丝毫不挂钩,只能和吓人相连,如此之深的伤口肯定是永久性的了。意识到自己的美丽身体被毁掉,小晴又一次留下了泪水,同时不再抵抗,躺在刑椅上,一动不动,彷佛是自暴自弃一般,任由胖子施暴。
  「我们的小美人醒了,哈哈,现在你要不要说出密码啊」胖子彷佛经过刚才的暴虐也消了口气。但是已经自暴自弃的小晴一点反应都没有,空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上闪亮的灯光。反正已经被他毁了那乾脆就让他随意吧,虐死我最好,这样一笔巨额赔偿金就可以寄到我母亲那里了。虽然小晴的母亲在集团出事的第二天就逃离了中国,但是从小养育她长大的母亲仍然是小晴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喂,你怎麽回事?说话啊」
  不明情况的胖子还以为是刚才自己下手过重导致小晴被虐疯了,心里有着莫名的担心害怕。俱乐部的赔偿条款足以让他倾家荡产。
  「你这只肥猪,肮脏的变态,性无能。有什麽本事就用在本小姐身上吧,无论这麽折磨我都不会告诉你密码,有本事你虐杀我啊!」前一个小时还对酷刑恐惧的小晴现在竟然有勇气说出这种话来激怒胖子。胖子不但没被激怒还被吓了一跳。胖子其实也是欺软怕硬的人,最喜欢看女人的恐惧,但是这种傲气无畏的女人让胖子有点心生害怕。
  「喂,死胖子,你怕什麽,人家都说了要你折磨,你还不动手,还是不是男人,果然胆子和你老二一样小,哈哈」台下不知道哪个观众的喊声,让胖子一激灵,虽然有点害怕,但是胖子自信心很强,这种情况下不能下不了台。转头看看一动不动的小晴,心里莫名的一顿心火,下了狠心又挑选起刑具来。
  「小丫头,既然你这麽说,我也不能让你看不起我,一会有你好受的,放心,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体验比死还难受的痛苦。」「哼」回应他的是小晴不屑的哼声,这再次激怒了胖子。
  「兄弟们,你们说要我用什麽刑具来虐这婊子。」「用竹签!把她指甲剥光再扎烂她!然后用铁刷子沾盐水刷怎麽样」「用烙铁,把她烤熟了,烧红了捅她骚穴,烧烂这贱人的阴道」「用剪刀剪掉她乳头!」观众的呼声越来越高涨。听到这些呼声的胖子有些无奈。心想这就是你们不在台上,万一弄残了她你们不负责任才敢这麽说。但是注意已经拿定。
  胖子拿起老虎钳子,走到小晴面前晃了晃,狰狞的说道「小美人,快招了吧,这钳子可是很厉害的哦,会生生的把你手和脚的指甲全部拔掉,可是很疼的,我也是第一次用着东西,万一一不小心使重了你克就后悔了。」「哼,有本事就来吧,本小姐受着,不就是疼吗,有本事你更残忍点,疼死我啊,你这阴茎短小的废物。」「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抽在小晴脸上,脸颊立刻高高肿起,但是小晴回过头冷笑的看向胖子,眼中的不屑,藐视不言而喻。小晴只是一心想着激怒胖子,让他下重手,虐杀自己,这样就不用再在这个地方受苦,让母亲得到钱同时还可以害胖子交高额的赔偿费。至于接下来要来临的酷刑,小晴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完全放弃自己的身体,让他随便摧残,多疼多痛苦多残暴也要忍下来,让他失控。
  「妈的,这是你逼我的!」
  胖子暴怒下,抬起小晴的右手,老虎钳子夹住一片指甲就开始撕扯。小晴咬紧牙关摸摸忍受着,汗水又再次浸湿了脸颊,死忍着眼泪不留下。十指连心这话不假,特别这种生生扯掉指甲的暴行是疼痛的极限,因为神经丰富的手指嫩肉长期处在指甲的保护下所以比其他的部位更加敏感。
  此时,胖子已经扯掉了小晴左手大拇指一半的指甲,指甲的边缘出现深红的血痕,并开始冒血,有的地方还有手指上残留的肉连在指甲上没有被弄断。胖子仍在慢慢的拉扯,彷佛是想让小晴更加痛苦。
  终于小晴再也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高分贝的彷佛不是人间该有的高音锐利且刺耳,听得天祥心里一揪。终于指甲被完全拨了下来,小晴也停止了喊叫变成了小声的抽泣。
  「哼哼,疼吧,你再忍啊,你看你忍到什麽时候,恩?快说,密码是多少?」小晴喘着粗气,痛苦的表情下却带着坚毅的眼神,向胖子示意接近她,彷佛要说出密码一样。
  胖子一看高兴了,要知道他虽然残暴但是面对不畏疼痛而且一心求死的女人确是束手无策的,一想到可以赶快结束今天的项目就放心的深呼吸一口,至少不用花钱了,而且生怕自己一激动真的把这美女玩死了怎麽办。
  小晴看胖子凑过头来,笑了笑,大声说道「密码就是我是个不能勃起的男人,又胖又丑,从没有女人在我身下高潮!哈哈哈哈哈」说完随即不停的大笑,这笑声有小晴的也有观众的。
  胖子一愣,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而且被侮辱了,而且是这个被自己残虐的女人。
  胖子眼睛充血,不顾观众们的嘘声和嘲笑,拿起老虎钳子就夹,疯狂的撕扯,不消片刻就拔光了小晴两手的指甲,然后又低下身子开始拔小晴的脚趾甲。
  满场充满着观众的嘲笑声,胖子的愤怒的吼声,老虎钳子夹击和指甲掉落到地上的声音。小晴脖子后仰,全身紧绷,手脚因为紧绷而抽筋,没有一个指甲掉落就引起小晴的一阵痉挛和撕心裂肺的哭喊,小晴别着脸,死死抵住刑椅的边缘,泪水成滴的滴落在地板上。终于指甲全部拔完,现在小晴原本秀丽的小手和小脚上光秃秃的一片,只有指甲部位血糊糊的一片,远处一看好像是涂了红色指甲油一样。
  胖子似乎还不解气,拿起铁刷子,沾了盐水,真的按照观众的要求开始刷小晴那没了指甲的嫩肉。胖子特意挑选的是粗糙且锐利的刷子,而且异常用力,刚刷了两下脚指甲的嫩肉就刷出了骨头。这时候的胖子已经丧心病狂,疯狂的连续刷一个指甲,直到嫩肉全部被刷烂,血流满地之后,继续刷骨头,这种残忍的行为让台子边的医师看了都面露惧色。
  「哎呀--啊--疼,疼死了,太疼了,住手啊」小晴一声声撕裂心肺的惨叫,一双玉腿的肌肉不住的收缩,洁白的脚腕被捆着的皮绳扣出几道血印,她的头向后仰起晃动,一双眼珠像要从眼眶,口水,鼻涕泪水都不约而同的流满俏脸,她拚命的抬起身子却无助于自己的脚骨脱离钢刷的折磨,aa几秒钟后「砰」的一声她的身躯重新落回刑椅上,彻底晕死了过去。
  但是胖子并不顾她得晕死,继续用铁刷子刷其他的脚趾肉,刷完后还开始刷脚心,直到脚心被刷的鲜血淋漓,满地碎肉,骨渣,血更是积了一滩有一滩,血流顺着舞台地板的缝隙慢慢流向台下。
  台下的观众也没见过如此残忍的景象,原本嘈杂的会场现在鸦雀无声,只有胖子粗重的呼吸声。
  医师上台来检查小晴的伤势,又是一阵补血剂和止血剂打了下去,用冷水泼小晴的脸,但是无论做什麽,小晴都毫无知觉,陷入了深度昏迷。
  胖子终于又一次清醒过来,意识带自己闯下了大祸,这女人不会被活活疼死了吧,想像着被刮骨的疼痛,胖子越发觉得今天要倒霉了。
  医师用毛巾擦掉小晴脸上的呕吐物,泪水,鼻涕,胃液,口水,并测了下脉搏,并告诉胖子她没事,只是深度昏迷,下次让他别用这麽残忍的手段,如果你非要负罚金那我们也不拦你。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