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朱朱与小雅
  • 点击:加载中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夜,很冷清。
  我拉紧了风衣的领口来抵御着初冬的寒意。当大口呼吸的时候,冰凉的空气就顺着喉咙滑下去,说不出是舒爽还是令人颤抖。
  心沉在郁闷而烦燥的角落,这使得我不愿意多看一眼路边的风景,只埋了头匆匆地往家里赶。
  就在三十分钟之前,我因为拒绝了男友的吻,而使得约会变得尴尬而了无趣味,只得匆匆结束。
  他是一个温柔的男生,从来没有勉强过我做不喜欢的事情,然而,这一次,他终于忍无可忍,对我大声喊道:"我们已经交往了三年!可是你从来没有让我碰你一下,如果你真的这么讨厌我,那就直说好了!"我避开他的眼睛,只是持久地沉默着。他的话一出口,似乎也后悔说得太重了,因而闭上了嘴。我们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然后便简单地道了晚安,各自分开了。
  我一个人孤单的脚步声在街上敲出冷清的声响,路边的路灯似乎有了故障,一闪一闪地摇晃着微弱的光。如果是夏天该有飞蛾围绕着它扑闪着翅膀,可是现在,连那种橘色的光都似乎失却了生命而给予人冷冷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性冷感的女人吗?我自问着,我应该不讨厌他,可是,每当他碰到我的时候,我都下意识地有一种排斥的感觉。而他又是一个过份温柔的人,碰到这种情形便讪讪地停止了动作,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这三年来,我与他一直保持着守之以礼的关系。
  也许我去找一个心理医生看看会比较好,毕竟我并不想失去这一段感情。心里有了决定似乎就轻松多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快步向前走去。
  或许是我走得太急了,一转弯,就砰地一声撞上了一个人。
  我的鼻子首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高级香水的味道,刚才撞到的地方也给人以柔软的感觉。是个女人?慌忙地说了对不起后,我抬起头。
  灯光从那边向我照过来,所以我的脸应该被她看得清清楚楚,而我只看到一个苗条的脖项与高高盘起的发髻的剪影。
  她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声:"哎呀,你不是朱朱吗?"她认识我?是谁?我略带迷惑地眯着眼,避免灯光直射入眼,努力辨认着她的脸庞。而她早已亲密地挽着我的手,转过我的身体来,这么一来,我就能看清她了。
  一张干净白皙的瓜子脸,闪亮的眼睛旁边用浅浅的蓝晕描出妩媚的感觉,丰润而饱满的双唇,涂了淡淡一层像草莓一样有着透明清香的红色唇彩。似乎是陌生的一张脸,然而,眼里蕴藏的那种活泼与俏皮的熟悉神情,却怎么也从脑里抹不掉。
  "是小雅?"我惊喜地问。
  她点点头,向我嫣然一笑。
  "真是太好了!自从你十三岁那年随着父母离开这个城市,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衷心地说。她却轻蹙起眉头,用手指轻轻地抚了抚我的眉心:"……怎么了,一张郁闷的脸,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啊……这个……是因为……"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了下来。
  她善解人意地笑笑,不再问下去,拉起了我的手:"好啦,不开心的事就把它忘了吧,我现在就住在附近,你今晚要不要住在我这里?已经分别了十年呢,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聊聊。""嗯,我也很高兴。"儿时的记忆从脑中一一涌现,久别重逢的感觉令我不禁也变得开心起来,"记得那时,我最喜欢和你一起玩游戏了……知道你离开那天,我还大哭了一场呢……""是啊……我也最喜欢和你一起玩了,还记得吗?那种‘游戏’……"似乎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她的语气添了一层暖昧之意,稍顿一顿,略带放肆地大笑起来。
  我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幸好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拉着我,一起走进了一栋公寓。
  "这里很高级啊,房租一定很贵吧?"在房间的玄关,我一边脱鞋子,一边问。"也没什么啦,反正都是我男朋友帮我付的。"她甩掉鞋子,毫不在乎地将包往茶几上一扔,就倒在了沙发上。
  "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是啊,又有钱,又英俊,又温柔……"说着这些让人羡慕的事情,她的脸上却没有相应的得意之色,反而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惆怅,"可是……""可是什么?"我在她的身边坐下来,有点迷惑地问。
  她不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似乎要一直看到我的内心深处。
  "怎……怎么了?这么看我?"我有点慌乱地问。
  "喂……你一定没忘记吧?那个时候,我们最喜欢玩的游戏……"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动人心魄的韵律,脸上像是淡淡地抹上了一层胭脂,一泓秋水般明亮的眼神变得朦胧不清,像是被什么魔法给诱惑了似的,她轻轻地捧着我的脸,在我的耳边吐出炽热的气息。
  像是着了魔,我没有动,也没有挣扎,她香滑的舌尖顺着我的脖项一直添下去,在全身唤起一股奇异的共鸣。
  "来啊……"她的声音含糊不清,"我……一直没有忘记,没有忘记那个只属于我们的秘密……""不……不行……"我软弱地推拒着,"那时候,是因为我们还小……不懂事……""不是啊,"她抬起头,用水汪汪的妩媚眼神看着我,手轻柔地滑进我的上衣,接触到我的肌肤,不知是冷还是什么,我一阵颤抖,"那个时候,我们什么也不懂,是完全凭着本能的呢……你明白吗?"她的手向上移动,推开胸罩,握住我的乳房,轻轻揉捏着,我的全身尤如触电一样,一种酥酥麻麻的甜美快感抽去了我的最后一丝力气,我已经无法阻止她。
  "只是本能而已……你和我都一样,是天生……就渴望着‘那个’的女人啊!"她吻上我的唇,吸吮着,舌尖交缠着。在一缕幽幽的香气中,我恍惚着,像是坠入梦的云端。
  她的手从我的裤腰滑进去,慢慢向下移动,向最深处伸了进去……我呻吟一声,这是一种我从未听过自己曾发出过的宛转柔媚的声音,然而我还来不及吃惊,她的手灵活的动作又使我坠入了另一个快感的乐园。
  "啊……"
  她抚摸了一会,把手抽出来,低声笑道:"你看,朱朱你已经这么湿了哦。"我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看到她修长的手指上粘粘的液体在灯光下发出银亮而淫靡的光泽,不禁脸上像火一样烧了起来。
  "朱朱你好可爱……别担心,没什么可害羞的,全部……全部交给我就行了……"她吻着我的脸,有技巧地挑逗着,一边慢慢地解开我的衣钮,"放心,屋里暖气很足,不会受凉的。"我紧紧地闭上眼睛,不知是害羞还是为了让全身心最大程度地享受那种快感,不知不觉间,我也开始回应了,被她接触过的身体像火一样燃烧,而她被我抚摸的时候也一样颤抖。
  小雅的衣服脱掉了,我的手可以直接触摸到她裸露在空气中的光滑肌肤,丰满而有弹性的乳房在我的手下跳跃,除去一切衣物,我和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被快感冲袭着的头脑有些晕眩,正当一切更加热烈地进行时,小雅欠起身,打开一个柜子的抽屉,似乎从里面寻找一些东西。
  感觉到一丝凉意,在紧要关头突然停止,我不禁感到有点失望:"怎么了?""是这个啊。"她低声笑着,"你忘了吗?以前我们最喜欢的东西。"她拿出来让我看,是一捆红色的棉绳。
  我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坐在我身上的小雅已经把我的手按在了地上:"来,乖乖地让我把你绑起来吧。"我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身体内一股燥热蠢蠢欲动。从看到绳子开始,我就感觉到下体加快了润滑液体的分沁,这让我感到相当吃惊,已经这么久了,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渴望着绳子的捆绑吗?
  我和小雅十二岁的时候,常常两个人在房间里玩游戏,有一天,小雅说要学电视里的强暴场面,于是就用丝巾把我的手捆了起来,还脱我的衣服,这期间我一直用力挣扎,但只不过是为了增加游戏的真实度。自从那次后,我们就常常试着相互捆绑,有时候用吊绑,有时候捆住手脚装到袋子里,还有时候把两脚分开捆在床的两头……虽然那时候完全不知道什么叫sm,但却本能地对这种游戏感到一种快感而乐此不疲……"不……不要……"我挣扎着,却不太剧烈。
  "朱朱你还是一样投入啊……"小雅吃吃笑着,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把绳子缠绕在我白皙的身上,越过双乳交叉勒紧,然后翻过我的身体,把双手牢牢地反绑在后面,然后把多余的绳尾绕过我的下体,打上一个结,正好勒在我柔软的花瓣处,向上系紧在胸前。
  绑好后,她用充满赞赏的眼光看着我被捆得动弹不得、只能偶尔扭动一下的赤裸身体:"朱朱你好美!红色的绳子恰好衬托出你白嫩的肌肤,乳房的形状也很均匀漂亮,来……让我们一起回到以前的快乐时光吧……"她的手一寸寸地移过我小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然后,在那个地方轻轻地戳了一下。原本就因为被捆绑而变得分外敏感的我,整个人像一尾鱼般弹跳了一下。
  "啊……不要!小雅,不要碰那里……"
  小雅似乎对这种情形感到特别有兴趣,故意抓住我的膝盖,把大腿往两边分开:"我看到了哦,朱朱那里好可爱,还会流口水呢,其实是很想小雅碰吧?""小雅……不要……"绳结的摩擦使得我的私处早就分泌出了大量粘液,我被迫张开腿,不能逃开,完全呈现在小雅面前,羞得闭上了眼睛。
  "早就湿透了……口是心非的女人,那就把嘴堵上好了。"小雅把内衣团成一团,强行塞进了我的嘴里。"呜呜……呜……"这样一来,我就不能说话。完全不能反抗的状态,反而让我体内更加燥热。
  "嘿嘿,我现在就要强奸你!你已经逃不掉了!"小雅用可爱的脸装出凶恶的样子,扑了上来,把我压在身下,我挣扎着,唔唔地叫着。
  她用手一松一紧地拉着绳子,刺激着我的花瓣,快感直冲脑际,我疯狂地扭动着,却被她紧紧压住,含住我的乳头轻轻吮吸,双重刺激令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嘴被堵住,我早就大声呻吟出声了。
  "别急,现在才要正式开始呢。"小雅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把浸湿了绳结从我的秘处移开,用一个东西抵住我的下体,"我要让你……完完全全地疯狂!"冰冷的感觉让我吓了一跳,是什么?可是嘴被堵住的我,既看不到,也不能问。
  异物挤开阴部,向里滑进的感觉让我产生了一丝恐惧,我拼命地摇头,希望小雅住手,并拢双腿,可是只能夹紧小雅的身体。那东西太大了,产生撕裂般的疼痛,我冷汗直流,呜呜地叫着。"别挣扎,很快就会舒服了……朱朱你不想被小雅强暴,不想和小雅联为一体吗?"小雅的话令我安静了一些,因恐惧而冷却的身体又开始发热,小雅暂时停下动作,温柔地亲吻着我,抚摸着我,然后,缓慢地但是坚定地向前推进。
  到一定的深处,似乎被一层薄膜阻隔住了。小雅脸上掠过一丝惊讶的神色,问:"朱朱,你还是处女吗?"我无法回答,点点头。
  小雅捧着我的脸,凝视着我:"我爱你,把你的第一次献给我吧!朱朱!"被点燃起来的身体渴望着她的抚摸、她的爱,她的占有,她的冲击。我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小雅用力一顶,伴随着剧烈疼痛的快感散发到全身,我身体一阵痉挛。小雅紧紧地抱着我,把那个东西顶到了最深处,然后,慢慢地开始来回抽插。
  "唔……唔唔……"被人强暴的假象令我全身炽热,汗水沁出,闪耀着光泽,我扭动身体,而那会造成更大的快感,绳子因我的挣扎紧紧地勒入身体。
  陷入迷乱与快感相混合的旋涡,几乎不能思考,不能呼吸。
  "啊……啊……"小雅也娇媚地呻吟着,抽插变得越来越激烈,最后,她身体用力一顶,我们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当我们都从疯狂的作爱中清醒的时候,我才看到,小雅用来深入我体内的,是我曾在成人网站看到的那种"双头龙"道具。
  那个晚上,小雅不停地占有我,让我好几次攀上快乐的颠峰。
  一边承受着小雅对我冲击,一边感受着痛苦与快乐交相混合的快感。我闭上眼睛,一串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或许,我并不是讨厌男朋友碰我,而是希望,他看穿我的拒绝下的软弱,用一种更粗暴、更霸道的方式把我紧紧搂住,束缚住,从我身上掠取我所有的一切吧?
  那个在内心深处渴望被虐的灵魂……
1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